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全球股市

貿易戰並非影響市場的唯一因素

奧瑟茲:人們喜歡把市場波動歸咎於關稅鬧劇。但中國的審慎政策所導致的經濟放緩,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

過去10年里,當人們心存疑慮時,指責中國是有點道理的。自2011年以來,股市牛市受到的最大幹擾發生在2015年和2016年初,當時中國對人民幣貶值的不當處理嚇壞了投資者。

自今年1月以來,全球股市經歷了自那以來最嚴重的挫折。這在一定程度上屬於股市明顯被高估之後的典型回調。但人們也很喜歡把這次回調歸咎於關稅鬧劇,這一鬧劇數周以來一直佔據著經濟新聞的焦點。但我覺得,我們應更多地關注中國國內的形勢。

標普500指數(S&P 500)很難與MSCI編製的對中國敞口最大的100隻發達國家股票構成的指數有多大區別——後者包括許多科技股,但在美中貿易衝突中,這些股票肯定會受到最嚴重的衝擊。今年迄今,這兩個指數都上漲了近30%。與此同時,中國國內A股已大幅下跌,自1月初見頂以來已累計下跌約27%。

這清楚地表明,中國國內形勢再次影響了市場。具體來說,中國的貨幣政策旨在遏制危機後的過度信貸。在此過程中,它可能抑制中國經濟增長,以及那些依賴中國的經濟體和工業部門的增長前景。例如,過去一個月,銅價已下跌17%。

正如瑞銀(UBS)的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所言:「只關注貿易問題,就忽略了真正影響全球經濟的因素,要了解後者,你必須看看中國是如何實施貨幣政策的。」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權力不斷增加的一個積極方面是,他有更大能力在短期內採取不受歡迎的行動——在過去18個月里,這意味著「打擊影子銀行,管制理財產品,抑制地方政府債務和限制房地產貸款」。違約現象正在增多。

M2貨幣供應量和固定資產投資(傳統上是中國現代經濟的支柱)的增長都在放緩。這兩項指標的增長率目前都低於10%,在本十年初曾達到30%。

正如布里斯科所言:「這一政策如何影響中國國內經濟,會直接作用於全球增長,而中國國內經濟放緩的跡象開始變得明顯。」或者說至少,如果不是因為關稅噪音,這些跡象將是顯而易見的。

與此同時,美國股市本周初本已爬升回2月初以來的最高水平,但在前日的交易中發生逆轉。自2010年以來,美國股市表現一直領先於世界其他地區,但其過去3個月的行情則令人驚嘆,標普500指數漲幅比世界其他地區高逾10%。在圍繞貿易戰的言論不斷升級之際,美股在這段時期的出眾表現,成為這十年來最輝煌的時期之一。關稅擔憂沒有產生什麼明顯的影響。

這是為什麼呢?最清晰的解釋是「逃向安全資產」,或者「逃向高質量資產」。投資者紛紛購買美國國債已足以將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壓低至2.9%以下,這支撐了股市行情。

對美國企業利潤的樂觀情緒異常高漲,這促使股票型基金經理重新把資金部署到美國。

另一種解釋是,投資者預期美國將打贏貿易戰,畢竟美國總統認為,這場貿易戰應該「容易打贏」。

這可能是危險的。正如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在一份報告中所指出,一些人認為,中國將會「落敗」,因為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要大於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然而,報告指出,「中國領導層已承諾對受美國關稅影響的企業提供支持」。

中國政府和中國央行有能力緩解企業的痛苦。鑒於北京方面擁有各種各樣的管理手段,可以假定中國政府將盡其所能減輕貿易戰對經濟的影響。中國央行也表達了這方面的意願。

美國的情況有所不同,特朗普總統威脅稱,如果美國公司因關稅問題將生產轉移到海外,那麼它們將受到進一步制裁。

德國商業銀行表示:「在這種背景下,美國經濟存在相對大得多的扭曲和再分配的風險,這當然會帶來調整成本。」

因此,顯然存在一種風險,即關稅問題可能最終突然爆發,並對全球市場造成損害。但就目前而言,造成全球市場困境的似乎是習近平的審慎行動,而不是特朗普的魯莽行動。

譯者/邢嵬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