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貿易戰

歐美合作破裂是最大的地緣政治風險

昆蘭:幾十年來,歐美聯盟為世界帶來了生產力最高且最繁榮的時期。就此而言,歐美分裂的市場風險相當巨大。

投資者幾乎沒有關注到資本市場上的最大地緣政治風險。它就是分裂美國與歐盟(EU)的日益擴大的鴻溝。

鑒於撕裂跨大西洋聯盟的因素很多,分裂導致世界上兩大經濟體之間貿易和投資壁壘增多的前景並非不可想象。雙方在很多問題上存在分歧,包括伊朗核協議、巴黎氣候變化協定、北約(Nato)承諾以及數據隱私規定。加劇當前有毒氣氛的是美國對歐盟鋼鐵和鋁進口徵稅,以及針對汽車貿易的潛在貿易壁壘。

當前的敵意正侵蝕幾十年來的信任,並令人對經濟合作產生懷疑,過去70年,這種合作一直支撐著全球繁榮與和平。

幾十年來,跨大西洋聯盟一直是全球經濟的基礎,制定並管理全球貿易、投資和金融規則,在此過程中帶動不那麼幸運的國家,包括中國。

歐美經濟合作幫助推動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以名義美元計算)從1950年的不到1兆美元升至2016年的76兆美元。它對於結束冷戰以及民主的全球傳播很重要。簡言之,受跨大西洋合作夥伴關係塑造的世界是近現代史上生產力最高且最繁榮的,也是投資者的最大利好。

從這個角度來看,跨大西洋合作破裂所帶來的市場風險相當巨大。被圍繞中國、印度和新興市場的炒作所吸引的很多投資者並不知道,歐洲對於美國企業界盈利的意義要大得多。例如,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數據,2017年,歐洲佔美國企業海外附屬公司利潤總額(衡量全球盈利的一個指標)的56%。美國企業附屬公司去年在歐洲的盈利(2620億美元)是在亞洲盈利(850億美元)的3倍多。

儘管這種利潤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歐洲對利潤的課稅(或者不課稅)方式,但它們基本上反映了美國企業界過去幾十年在歐洲辛苦積累的巨大投資。在美國企業界的全部外國資產中,據估計有60%(驚人的16.2兆美元)位於歐洲。在這種資本基礎上,美國企業附屬公司在2017年創造了大約3.2兆美元的銷售額,比亞洲的可比數據高出70%。

歐盟一直是美國企業青睞的目的地,原因有很多。首先,美國跨國公司更喜歡歐盟的原因是其市場規模;即使在刨除英國後,歐盟仍佔全球GDP(以名義美元計算)的18%。第二,歐盟不只規模龐大;它也是全球最富有的地區之一,在人均GDP最高的25個國家中,有12個位於歐洲。與財富關聯的是高技能和高生產率的勞動力、較高的人均消費水平、先進的創新,以及世界級的研發基礎設施,所有這些都支撐著歐盟對美國企業界的吸引力。

同樣,美國的規模和財富長期吸引著歐洲企業。2016年(可獲得數據的最後一年),歐洲在美國的投資總存量為2.6兆美元,是來自亞洲的可比投資的4倍多。歐洲企業附屬公司的權益遍布美國,為員工提供了良好的就業和穩定的收入,也提振了歐洲很多最大跨國公司的盈利。

所有這些都突顯出了歐美合作破裂的風險和利害關係。尤其面臨風險的是那些對美國出口(商品和服務)佔GDP比例較高的歐元區國家,特別是愛爾蘭(21%)、比利時(6%)和德國(5%)。為了對沖合作破裂風險,投資者應從小處著眼,也就是考慮小盤股,這些股票相對不受貿易相關破壞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出於貿易擔憂,美國小盤股(根據羅素2000(Russell 2000)指數衡量)今年以來的表現輕鬆超越標普500指數(S&P 500),今年下半年可能會繼續保持這種連勝紀錄。順便提一句,歐洲小盤股的表現也優於大盤股。

投資者還應積極對沖投資組合,使其不受市場和匯率波動性上升的影響;波動性上升是歐美關係觸及新低的副產品。鑒於當前歐美關係的壓力和緊張,投資者需要在管理歐美資產方面保持主動和靈活,不要誤以為跨大西洋的保護主義威脅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慢慢消失。來自本月七國集團(G7)峰會的場景恰恰說明這種威脅不會輕易消失。

本文作者是紐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市場和主題研究主管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