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地緣政治

特朗普為何厚此薄彼?

特朗普稱朝鮮不再對美國造成核威脅,卻認為沒有核武器的伊朗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政權」。這種區別對待合理嗎?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稱,他與朝鮮獨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的會晤是一次巨大的突破,使平壤不再對美國造成核威脅。但他認為沒有核武器的伊朗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政權」,最近還撕毀了各方花費多年時間才與德黑蘭達成的核協議。特朗普政府對兩國的處理方法有何不同?兩種方法成功的機會有多大?

朝鮮和伊朗構成的威脅有何不同?

專家們強調,朝鮮的核威脅比伊朗更嚴重,因為平壤已經開發出可能使美國面臨風險的核武庫和運載工具。特朗普上周三稱,來自朝鮮的核威脅不復存在。但科學家們估計,平壤有數十枚核彈頭,還擁有理論上可以打到美國本土的遠程彈道導彈,而且其核計劃的許多內容依然披著神秘的面紗。

相比之下,伊朗沒有開發出核武器,對自身鈾濃縮設置了上限,還接受國際檢查。該國的彈道導彈的最大射程為2000公里,據信並沒有開發洲際導彈的計劃。

伊朗在中東地區還有許多敵人,特別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而且幾乎沒有靠得住的盟友。朝鮮與其鄰國中國和韓國有交往。文在寅(Moon Jae-in)領導下的韓國政府特別熱衷於建立持久和平,以結束朝鮮半島數十年的緊張局勢。

兩種處理方法有何不同?

特朗普為自己締結重大協議的能力而自豪,他的政府當然也確實在處理一些棘手的外交政策問題。

但是曾在奧巴馬(Obama)政府時期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軍控和核不擴散高級主管的喬恩•沃爾夫斯塔爾(Jon Wolfsthal)表示:「如果伊朗能夠簽署朝鮮在新加坡從特朗普那裡收到的那種協議,它將會激動不已,但它沒有得到這樣的機會。」

曾在美國國務院負責核不擴散事務的托馬斯•康特里曼(Thomas Countryman)表示,特朗普要求伊朗做的事情——比如放棄彈道導彈並改變其地區政策——是他並沒有向朝鮮要求的。「要求不一致。」他說。

支持者還認為,存在將平壤從敵人轉變為朋友的更高層面的努力。熟悉雙方首腦會議籌備工作的人士表示,「伊朗始終會是個壞傢伙,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的盟友。但對朝鮮的目標則要大得多:從壞人變為好人」。

特朗普想要與朝鮮簽署比被他撕毀的伊朗協議更全面的協議嗎?

是的,這是一個更加艱難的前景。上述人士說道:「如果能夠實現,它將比伊朗協議更穩健和有力。」

美國國務院前軍備控制官員亞歷山德拉•貝爾(Alexandra Bell)強調,以前從沒有嘗試過這麼複雜的事情。「我們從來沒有說服過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放棄核武器,」她說,「我們試圖跟朝鮮人達成的將是有史以來談判過的最複雜的核協議,這個協議會使伊朗協議看起來像小菜一碟。」

特朗普對朝鮮做出了比對伊朗更大的讓步嗎?

是的,但專家們表示,這可能是值得的。現在擔任核危機小組(Nuclear Crisis Group)主任的沃爾夫斯塔爾表示:「伊朗對美國的威脅程度仍然較低,因此美國可以試圖運用自己的強力來指定條款(儘管我不相信這會起作用),但朝鮮方面只要取得任何進展都是進步,因為它的威脅要大得多。」

熟悉談判準備的那位人士表示,特朗普取消美韓軍演的決定——這一舉動讓國會和批評人士感到不安——是一個明智的讓步,也避免了讓步太多。「總統讓金正恩能面上有光地回到朝鮮——這是一個明智之舉。他在制裁這個重要的實質性問題上寸步未讓,但給了金正恩一個面子上好看的機會。」他還說,金正恩在國內面臨著支持傳統反美立場的精英們的壓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