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拆分北京

2015年7月,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北京將在通州區加快建設「行政副中心」,這一政策後來被民間形象地解讀為「北京遷出北京」,或者說把「作為首都的北京」和「作為北京的北京」拆分開來。

「遷出」和「拆分」對於北京這座城市來說,或許是必有之義。然而,這次大搬遷最終能否達到決策層所期待的效果?目前生活在北京市的兩三千萬人口,他們的生活已經、即將受到何種深遠影響?

在官方規劃公布一年之際,FT中文網邀請資深媒體人黎岩撰寫「拆分北京」系列報導,試圖梳理這一政策出台的政治、歷史淵源,並分析這一重大行政決定與一代人的生活軌跡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一年裡,十幾所優質初高中、三甲醫院落戶消息先後傳出,興建中的環球主題公園更是塊望之可即的餅。和物價高企的城區相比,相對親民的通州新城無疑能夠讓那些立志留京的「北漂」心動。而行政力量所期望的,正是用一代人雙腳投票的行動,投出一個東六環外的新北京。
--選自《拆分北京》第二章


從根源上說,「用行政力量控制城市人口」的邏輯與計劃生育是一樣的。行政管理者認為每個人都會佔用有限的資源,所以必須嚴防人口數量突破資源承載力。北京到2020年時人口控制到2300萬這一數字的由來,就是測算了北京的水資源承載力後倒推計算得出的。所以,行政之手在控制人口時所採取的方法,也和計生中的強制流產、扒房牽牛等同樣不近人情,而收效也同樣微乎其微。
--選自《拆分北京》第三章


2016年4月27日,對於教育資源一向貧瘠的通州來說是個改寫歷史的大日子。這一天,北京二中、首都師範大學附中、中國人民大學附中、北京理工大學附中4所名校通州校區正式揭牌,這讓原本只有一家潞河中學的通州區示範校資源大增。而在同一天,一個似乎完全不搭界的消息,恰在四所示範校落戶通州的同時也傳了出來——美國第74屆雨果獎初賽結果公布,中國科幻作家郝景芳的作品《北京摺疊》入圍。
--選自《拆分北京》第五章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