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透過簡訊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私隱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爲您接受。
17週年大視野精選
【高端限免】全球糧食危機會有多嚴重?

食品價格正在下降,但專家表示,2023年全球產量和飢餓率可能會更糟。

食品的高價是否已經過了一個高峯?在聯合國斡旋下,基輔和莫斯科上週達成了一項穀物協議,允許貨物離開烏克蘭的黑海港口。在此之前,食品價格就已經大幅下跌。對經濟衰退的擔憂、俄羅斯的大豐收以及對恢復糧食貿易的希望都壓低了價格。

但價格下跌並不意味著糧食危機已經結束。分析人士說,推動市場走高的根本因素沒有改變。正在進行的戰爭只是衆多問題中的一個,這些問題可能會在未來多年維持較高的飢餓率。

烏克蘭衝突發生之時,糧食價格已經被一系列因素推高——主要是影響關鍵糧食生產國的乾旱,以及應對疫情殘餘影響的供應鏈。在經濟因新冠疫情封鎖而陷入困境的較貧窮國家,戰爭加劇了嚴峻的形勢。

美國糧食安全特使卡里•福勒(Cary Fowler)表示:「這次全球糧食危機與以往類似情況的不同之處在於,它背後有多種主要原因。」

分析人士表示,這一系列因素的真正影響要到明年纔會顯現出來。「我更擔心2023年,而不是2022年,」其中一人說。

地平線上的風暴雲

戰爭無疑是對全球糧食生產的一大拖累。由於烏克蘭的港口被封鎖,替代路線的能力有限,出口量大幅下降。根據烏克蘭農業部的數據,6月份,該國出口了不到100萬噸的小麥、玉米和大麥,比2021年同月減少40%。

烏克蘭本月開始收穫新作物,種植者正在爲新作物爭搶儲藏空間。但如果農民賣不出他們的糧食,將會產生連鎖反應,直到2023年,因爲他們將沒有資金購買下一季的種子和化肥。一名國際糧食政策官員警告說,他們甚至可能沒有作物。

春季末出現的大宗商品價格高企可能刺激了其他地區的更大生產。但這將被許多農民投入成本的飆升所抵消,尤其是用於運輸和農業設備的化肥和柴油。

糧食政策官員警告說,飆升的能源價格(預計在冬季會進一步上漲)也打擊了氮肥的生產,而氮肥是一種關鍵的作物營養物質。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UN World Food Programme)首席經濟學家阿里夫•海珊(Arif Husain)警告稱:「如果我們不解決農業投入(尤其是化肥)的(問題),那麼明年,農業投入的負擔能力危機,將轉變爲供應能力危機。」

到目前爲止,對糧食的主要擔憂是糧食供應,特別是烏克蘭是小麥和植物油出口大國的小麥和植物油。但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大米的價格,大米是整個亞洲飲食的基石。

目前,印度、泰國和越南等主要產米國的庫存水準很高。但是,如果小麥的高成本促使更多的消費者轉向使用大米作爲替代品,那麼人們就會擔心出口限制。

全球糧食總產量只有約10%用於出口,因此任何一個出口國的限制都可能對國際糧價產生巨大影響。

2007-08年,印度和越南的出口限制,加上菲律賓等大米進口大國的恐慌性搶購,導致大米價格上漲了一倍以上。

「我們正在密切關注大米價格,」日本投資銀行野村證券(Nomura)的分析師表示,並補充稱:「如果小麥價格上漲導致大米被替代,這可能會降低現有庫存,引發主要生產商的限制措施,並隨著時間的推移導致大米價格上漲。」官員們也在關注亞洲水稻生產的肥料供應情況。

人爲因素

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糧食不安全就處於創紀錄水準。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由於新冠疫情、乾旱和其他地區衝突,近7.7億人在2021年捱餓,這是自2006年以來的最高數字。

聯合國糧農組織預測,烏克蘭戰爭今年將使營養不良人口增加1300萬人,2023年將再增加1700萬人。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食品價格每上漲1個百分點,就會有1000萬人陷入極端貧困。

在非洲、中東和中亞的大部分地區,對主食的消費超過了生產。大宗商品數據集團Gro Intelligence表示,受全球價格上漲影響最大的正是這些地區的國家。除了食品價格上漲外,許多新興經濟體還面臨著貨幣貶值的額外負擔。

這對依賴從烏克蘭和俄羅斯進口的中東和非洲國家造成了嚴重影響。埃及已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尋求援助,土耳其通膨率飆升至近80%,而世界銀行(World Bank)則將黎巴嫩危機描述爲過去10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一。

即便是那些不從俄羅斯或烏克蘭購買農產品,但農產品淨進口國數量較高的國家,也面臨著進口成本上升的問題。麪包、意大利麪和食用油等主食的價格上漲最快。保加利亞6月份一條麪包的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了近50%。西班牙現在的食用油價格幾乎是一年前的兩倍,波蘭的食糖價格上漲了40%。

在食品支出佔消費者支出很大一部分的低收入國家,削減開支以補償不斷上漲的生活成本要困難得多。在食品和非酒精飲料佔家庭支出三分之一以上的埃及,人們面臨著食品價格上漲24%的問題。在食品預算佔比更高的衣索比亞,食品價格上漲了38%。

「如果你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家,日子好過的時候,你會把可支配收入的50%至60%以上花在食物上。在那之後,沒有多少空間來應對這種規模的衝擊,」海珊說。

聯合國國際農業發展基金(UN International Fund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主席吉爾伯特•洪博(Gilbert Houngbo)表示,尤其是在非洲,「明年有發生饑荒的風險」。他補充說,這反過來「可能會造成社會動盪和大規模的經濟移民」。

2007-08年和2010-11年的食品價格飆升都導致了世界各地的騷亂,而飆升的食品價格是最近發生在斯里蘭卡的騷亂的一個關鍵因素。到目前爲止,其他受影響最嚴重的政府已經設法利用補貼來控制社會動盪。

巴克萊(Barclays)分析師邁克爾•龐德(Michael Pond)表示:「這是一個創可貼。但在某種程度上,壓力可能太大,政府無法提供那種創可貼。這就是形勢可能爆發的地方,」他補充說。

不會恢復正常

並非所有人都認爲危機會變得更加嚴重。本月早些時候,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發佈了一份關於未來食品價格的樂觀報告,暗示2023年的食品價格漲幅將低於預期。報告說,隨著緊張局勢的緩和,包括烏克蘭在內的農民增加糧食產量,將緩和食品通膨。

然而,儘管一些國際貿易商希望重新開放烏克蘭穀物的黑海貿易路線可能標誌着「事實上的停火」的開始,但俄羅斯的意圖仍然存在不確定性。它正在繼續攻擊烏克蘭港口周圍的地區。

即使戰爭明天就結束,烏克蘭的農業和港口基礎設施也需要重建,海岸線附近的水域也需要排雷。該國的農民可能無法或不願意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工作。

許多西方政府官員和分析人士預計,目前的糧食危機將持續數年,因爲在氣候變化、大流行病和世界各地的其他衝突之外,又疊加了戰爭的因素。龐德說:「這些推動食品通膨[走高]的因素中的任何一個,都可能持續下去。」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級研究員韋爾斯利(Laura Wellesley)說,在糧食和植物油依賴烏克蘭的國家之間實現進口來源多元化,意味著價格將在更長時間內保持高位,能源方面的情況也會類似。「整體形勢看起來是供應趨緊、價格高企,短期內不可能有所緩解。」

經濟學家警告說,消費者可能需要習慣食品價格的永久上漲。資本經濟(Capital Economics)預測,由於天氣波動加劇,市場價格將「保持在歷史高位」。該研究公司首席大宗商品經濟學家卡羅琳•貝恩(Caroline Bain)表示,由於氣候變化的影響越來越大,過去幾年「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看到了產量和收成下降」。

一些分析人士想知道,這場衝突是否開啓了一個進程,摧毀了一個旨在向全球各地運送包括食品在內的低成本商品的貿易體系。

韋爾斯利說,使我們能夠獲得各種食品的全球食品交易體系不會很快恢復正常。「這進而可能意味著食品和化肥價格將持續走高,貿易依賴關係將重新配置,或許會更加關注區域性供應鏈。」

費代麗卡·科科(Federica Cocco)倫敦補充報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型大小×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