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爲您接受。
17週年大視野精選
【高端限免】生意回來了:航空公司準備好應對夏季出行高峯了嗎?

在經歷了兩年的疫情中斷、成本削減和大規模裁員後,航空業正在努力擴大運營以應對激增的出行需求。

在新冠疫情的近兩年時間裏,倫敦蓋特威克機場(Gatwick airport)的兩個航站樓之一一直空着,因爲乘客們都呆在家裏,旅遊業也在苦苦掙扎。

停用的南航站樓成了一個陰森恐怖的地方:商店和餐館都拉上了百葉窗,行李轉盤和登機口都關閉了,閃爍的自動感應燈打破了黑暗。警方利用這片空地進行訓練演習,許多飛機被無限期地放在停機坪上,發動機被包裹在保護罩中。

蓋特威克並非孤例。世界各地爲控制新冠疫情傳播而實行的旅行限制,導致飛行需求大幅下降,航空業陷入深度凍結。

航空公司和機場高管哀嘆這是一場歷史性危機,許多政府直接提供現金支持,以幫助航空業維持生存。航空公司削減了數以萬計的工作崗位,增加舉債,並停飛飛機以度過危機。

但經過24個月的危機管理後,乘客們突然如此迅速地迴歸,以至於航空業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英國《金融時報》對諮詢公司Cirium的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在於2020年4月下降到僅三分之一後,本月的定期航班數量已恢復到2019年水平的89%。

隨着世界大部分地區放寬邊境限制,機場和航空公司紛紛擴大運營、重新招聘員工並讓飛機重新起飛,復甦隨之而來。

一些市場比其他市場更有韌性,尤其是美國和中國等較大型國家,它們受到持續的國內飛行需求的保護。但現在全球範圍內的航空業正在復甦,甚至在邊界剛剛重新開放的亞太部分地區也是如此。

對許多市場來說,復活節是兩年來的第一個繁忙期,也是北半球7月和8月夏季高峯的預演。

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首席執行官埃德•巴斯蒂安(Ed Bastian)表示:「我們在過去五週看到的需求是歷史性的。在(我們的)公共歷史上,我們從未在哪個時期售出過這麼機票......這太了不起了。」

航空公司的老闆們堅持認爲,一旦旅行限制取消,旅行需求就會恢復,這一激增證明了他們是正確的,並將爲現金緊張的航司注入關鍵的收入。

但是,需求的增長也暴露了該行業在壓力下的問題,因爲許多機場和航空公司難以應對不斷增長的乘客數量,尤其是在危機期間將成本削減到最低限度之後。這使得可用於重啓的財力資源有限。

「這些選擇不值得羨慕,」飛行員工會Balpa的負責人馬丁•喬克說,「員工不足的航空公司要麼放棄市場份額、減少航班數量以應對中斷,要麼接下(生意),冒着無法完成航班的風險。」

航空網絡面臨的挑戰

美國航空業的復甦領先於世界其他大多數國家,其強勁的國內市場航班使航班數量在去年夏天就達到了疫情前80%以上的水平。

然而,美國的情況並不是一個好兆頭,因爲自那以來,由於難以應對不斷上升的預訂量,該行業經常遭受間歇性的中斷。在2021年假日季節,被取消的航班數量達到了創紀錄水平,包括Spirit、JetBlue和Alaska在內的航空公司表示,它們將削減春季和夏季的航班安排,以避免進一步的取消或延誤。

代表美國航空飛行員的工會對該公司發起了訴訟,並聲稱該公司「顯然對航空運輸量的反彈準備不足」,並且「毫無疑問」將難以應對夏季時間表,特別是在極端天氣事件之後,因爲沒有足夠的飛行員來順利處理這樣一份滿負荷、緊張的時間表。美國航空稱其爲夏季出行做了充分準備。

美聯航(United Airlines)首席執行官斯科特•柯比(Scott Kirby)在週四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整個(航空業)基礎設施尚未建立起來,無法迅速恢復滿足這些快速增長。」

「不僅僅是我們:還有(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燃料供應商……所有這些限制都可能阻礙可靠的航班安排。」

在沒有出現嚴重中斷的蓋特威克機場,當3月底南航站樓重新開放時,機場的日吞吐量從300架次一夜之間增加到570架次。

蓋特威克機場的首席執行官斯圖爾特•溫蓋特(Stewart Wingate)將後勤運作比作試圖從零開始建設一箇中型機場。該機場提醒乘客提前抵達,以免排隊,因爲成千上萬的人擠在候機樓裏。

該行業的其他部分也受到了影響。曼徹斯特機場的乘客抱怨在機場外排隊長達5個小時,而易捷航空(easyJet)和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s)本月取消了數百架次航班,原因是機組人員中出現的一系列新冠感染加劇了員工短缺。

在都柏林,瑞安航空(Ryanair)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奧利裏(Michael O』leary)呼籲徵召軍隊來幫助都柏林機場的安保人員。與此同時,悉尼機場大排長隊成爲澳大利亞復活節期間的頭條新聞,當時該市機場面臨着兩年來最繁忙的週末。

考慮到無法完成已經公佈的航班安排,歐洲一些航空公司今年春季一直在削減航班數量,以避免在最後一刻出現中斷。根據Cirium的數據,英國航空今年每20個航班中就有一個被取消。

「我們在歐洲已經看到了一些不那麼激進的安排,因爲航空公司開始取消航班,以避免整個航空網絡的運營中斷,」Ascend by Cirium的羅布•莫里斯(Rob Morris)表示,「它們仍處於危急關頭,不需要太多的中斷就可以導致整個網絡開始崩潰。」

莫里斯說,一些航空公司甚至大幅提高機票價格,以試圖抑制需求——表明航空公司的命運正在迅速轉圜。

大規模招聘背後

壓力特別大,因爲就在新年前夕,在高傳染性新冠病毒奧密克戎(Omicron)變體出現後,許多國家仍在實施新的旅行限制和飛行禁令。但問題的核心在於人力資源匱乏。

疫情衝擊之下,航空業進行了大幅裁員。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彙編的研究顯示,到2021年9月,航空業的工作崗位比新冠疫情前減少了230萬個。這些數據包括在機場工作的合同工(如地勤人員)減少29%,導致170萬人失業。

世界主要地勤公司之一Swissport在2020年3月通過裁員和強制休假的方式,將其員工隊伍從6.5萬人削減至1萬人。到今年1月,該公司的員工數量恢復到4.5萬人,目前正在重新招聘1.7萬名新員工。

英國最繁忙的希思羅機場(Heathrow)本月警告「人力資源緊張」,並表示機場周邊企業需要再招聘1.2萬人,以應對即將到來的夏季需求。

200英里外的曼徹斯特機場情況更糟,該機場集團的首席執行官查理·康尼什曾被迫公開道歉。

康尼什說,這個位於英格蘭北部的機場在今年1月的奧密克戎感染潮期間,已經從「生存模式」轉變爲需求的「驚人復甦」。

他說:「一個簡單的事實是,我們目前沒有足夠數量的工作人員來提供乘客應該獲得的服務水平。」

儘管該行業正經歷一場招聘潮,但強化的安保安排讓新員工難以足夠快地進入一線崗位。許多目的地還仍然要求乘客在辦理登機手續時出示新冠相關文件供人工檢查。

康尼什表示,曼徹斯特機場目前有200名員工正在接受背景調查,而易捷航空的老闆約翰•倫德格倫上週表示該公司有100名員工在等待審覈批准。這意味着,任何可以立即開始工作的人都是炙手可熱的資產,英國航空向未來的空乘人員提供1000英鎊的簽約獎金,前提是他們已經通過了必要的安全檢查。

國際運輸工人聯合會祕書長Stephen Cotton說,全球混亂是航空公司和政府「錯誤決策的直接結果」。他說,政府應該提供更多支持,而行業削減成本的做法是「短視的」。

「該行業已經失去了200多萬工人。現在是剩下的工人一個人在做兩三個人的工作,他們還要承受乘客們的抱怨和憤怒。」他說。

航空出行業否認裁員過快,稱兩年前的不確定性意味着當時需要做出艱難的決定。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主席、英國航空前老闆威利•沃爾什說:「我不願意說這是因爲航空公司和機場的糟糕計劃。我認爲公平地說,在危機最嚴重的時候,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裁員。」

一些行業高管和工會擔心,在目前緊張的勞動力市場上,航空業已成爲一個不那麼有吸引力的職業選擇,尤其是考慮到工作時間與社會脫節,薪酬也相對較低。

悉尼的一名行李搬運工表示,行李的數量有時會變得「難以承受」,他的團隊是有史以來最忙碌的。」他說:「在整個危機中一直工作的人都感到震驚,而且有些筋疲力盡。」

他補充稱,「相當多的」同事正在其他地方尋找薪酬和條件更好的工作。

Wizz Air英國董事總經理馬里昂•傑弗裏(Marion Geoffroy)表示,招聘「不容易」,但該公司提高了英國空乘人員的薪酬,以幫助鼓勵新的求職者。她表示:「我認爲這個行業正(再次)變得更具吸引力。」

恢復盈利?

雖然航班延誤和中斷會讓迴歸的乘客感到沮喪,但它們也證明了對飛行的被壓抑的巨大需求,這在疫情最嚴峻的時期是幾乎無法想象的。

易捷航空在2020年春天將其機隊停飛了11周,而Lundgren稱其很高興在度過「生存」模式後能回來處理運營問題。

「復甦是一件好事。我喜歡現在召開運營會議,我們可以在會上討論諸如系統中有太多客戶之類的事情……很好,讓我們解決這個問題。」他在一次行業會議上說。

易捷航空今年夏天的飛行班次將接近疫情前水平,而英航的母公司國際航空集團(IAG)計劃將歐美之間北大西洋航線的航班數量恢復至2019年水平。

歐洲廉價航空公司Wizz Air的目標是在夏季最繁忙的幾個月比2019年增加40%的運力。

這輪復甦將有助於開始修復航空業因疫情而嚴重受損的財務狀況。包括挪威航空(Norwegian)和拉美航空(LatAm)在內的多家航空公司已申請破產,而即使是實力最強的航空公司也在增加舉債,以幫助它們度過乘客數量暴跌的難關。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去年表示,在政府向這些公司提供的2690億美元援助中,40%是以債務的形式提供的,這些債務需要付利息並最終償還,從2019年到2020年底,該行業的債務負擔增加了2200億美元。

總體而言,該行業組織預測,鑑於乘客數量不會完全恢復,全球航空業今年仍將虧損110億美元,使2020年至2022年期間的淨虧損總額達到2000億美元。

雖然美國三大航空公司第一季度報告了虧損,但美國航空、美聯航和達美航空均預計第二季度將實現盈利。儘管燃油價格飆升,但美聯航和達美航空預計全年將實現盈利。美聯航預計第二季度的利潤將創歷史新高。

對歐洲的許多航空公司來說,不管是否出現中斷,進入夏季高峯將標誌着從虧損數十億歐元到扭虧爲盈之間的一個轉折點。

伯恩斯坦(Bernstein)航空分析師亞歷克斯•歐文(Alex Irving)表示:「就是如此,2022年是(歐洲)航空公司重新盈利的一年,尤其是以短途休閒爲主航空公司。」

瑞安航空的奧利裏表示,他的目標是在自4月份開始的當前財年實現10億歐元的利潤,而在美國,一些航空公司在去年夏季需求激增期間首先實現了盈利。

這一反彈是由休閒旅行和出國探親訪友推動的,商務旅行的復甦則較爲緩慢。不過,對許多航空公司來說,這一關鍵的利潤引擎也顯示出了復甦跡象。達美航空表示,3月份的國內企業銷售額達到了2019年水平的70%。

航空出行業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通脹飆升的背景下實現了復甦,一些高管質疑此輪休閒旅行激增是會持續下去,還是說只是兩年來疫情限制的一次性釋放。

希思羅機場本月表示:「需求的恢復非常值得歡迎,儘管不清楚目前的出境休閒需求激增是否可持續。」

諮詢師、前航空公司高管埃德蒙•羅斯(Edmond Rose)表示,在前幾次全球經濟放緩期間,出行曾出現下滑,因此經濟前景對航空出行業的命運至關重要。

一些高管私下裏還質疑,有關噩夢般航班延誤的報道是否會讓人們放棄預訂夏季旅行的機票,這將是解決預訂過多問題的一種有效方法,儘管不受歡迎。

航空數據公司ForwardKeys的高管奧利維爾•龐蒂(Olivier Ponti)表示,預訂數據顯示,4月初離開英國的機票銷售出現了「相對放緩」,與媒體報道有關航班延誤的時間相吻合。

「很難知道這種放緩是由媒體報道還是由其他因素引起的,」他說,「抑或只是暫時的波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