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BoomEar藝術播客

應對隔離與封鎖的「設計行動主義」

https://s3-us-west-2.amazonaws.com/ftlabs-audio-rss-bucket.prod/.mp3
00:00

#操作小貼士# 在下方目錄中,點擊任意部分,即可直接收聽該時間段的內容。點擊播放後,請耐心等待音頻加載或選擇App內下載。

美國-墨西哥邊境牆兩邊的居民通過蹺蹺板在一起玩耍

BoomEar藝術播客的第15期節目,主播蔣璐陽訪問了2019年因在美國-墨西哥邊境安裝「蹺蹺板牆」走紅全球社交媒體的設計行動主義者、伯克利加州大學建築系系主任Ronald Rael,在當前新型冠狀病毒引起全球恐懼的特殊時期,探討藝術與設計如何應對隔離與封鎖的局面、通過行動促進問題的解決。這是Rael首次接受中文媒體的採訪。

在本期節目中,您將聽到以下內容:

00:00 「蹺蹺板牆」如何走紅全球社交網路

01:04 我們為何在此時談論隔離與封鎖

03:41 美國-墨西哥邊境牆的今昔

04:23 Real談對邊境牆興趣的緣起和發展

08:57 邊境牆與國際局勢的微妙關係

10:54 Rael談邊境牆與對外來者的恐懼

13:57 Rael談「蹺蹺板牆」的理念與實施

19:50 Rael談什麼是「設計行動主義」

23:42 Rael談生土建築與3D打印

26:07 結束語

蔣璐陽與Ronald Rael在伯克利加州大學建築系辦公室採訪

Ronald Rael與他的著作《邊境牆作為建築: 美國-墨西哥邊境宣言》(攝影: Brittany Hosea-Small)


BoomEar第15期主播寄語

本文為BoomEar第15期節目《Ronald Rael: 抵抗隔離與封鎖的「設計行動主義」》主播敘述錄音整理稿

2019年7月的28號,三個粉紅色的蹺蹺板被放置在分隔美國與墨西哥交界處的邊境牆之間,很快就吸引了來自邊境牆兩邊大人小孩們的注意,大家開心地玩兒了起來。45分鐘之後,兩國邊境的執勤人員走來干預,蹺蹺板很快被撤掉運走。雖然僅僅持續了45分鐘,但被邊境牆長期分隔的兩國居民在一起玩兒的照片和視頻很快便在社交媒體走紅,不僅是在美國,而是整個世界。蹺蹺板的設計者的Instagram帳號在幾小時內關注量暴增,全球媒體相繼報導,還被國際重要藝術媒體Artsy評為「2019年度十大最佳公共藝術作品」之一。

「蹺蹺板牆」(Teeter-Totter Wall) 2019年7月28日在美國-墨西哥邊境實施 (圖片來源: Ronald Rael的instagram截屏)

各位聽友大家好,歡迎收聽BoomEar,我是主持人蔣璐陽,在德國的科隆問候大家。

前面提到的這個粉色蹺蹺板,我在當天通過Instagram看到後,立馬去關注了它的設計人Ronald Rael, 結果發現他是我大學母校UC Berkeley(伯克利加州大學)建築系的系主任。很巧的是,建築系所在的環境設計學院,就在我當時上學的Hass(哈斯商學院)旁邊。

伯克利加州大學校園標誌性的鐘樓和建築系所在的環境設計學院 (攝影: 蔣璐陽)

我非常喜歡他用一種輕鬆的方式來處理隔離與封鎖這樣一個嚴峻的話題。今年一月份,我回到曾經生活過的加州舊金山,在那兒跟家人和朋友們一起度過春節假期,在這期間一直通過互聯網密切關注著在中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假期接近尾聲的時候,舊金山矽谷地區也出現了第一個確認感染者。接下來的幾周,如大家所知,病毒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全球化地蔓延。在準備這期節目錄音的時候,我現在居住的德國,在過去短短的幾天內,感染者的數量出現了兩位數的增長,最嚴重的患者甚至就在離科隆非常近的地方。

從舊金山動身回德國之前,我用校友的身份聯繫了Rael教授,希望在這個病毒引起全球恐懼的時候,和他聊一聊隔離與封鎖的話題,以及藝術和設計能在這時做些什麼。他很快回復,答應了我的採訪請求,在一個周末的下午邀請我在他的伯克利的辦公室見面。我們剛見面時也聊起了中國的疫情,我向他介紹武漢這個城市,那裡的人民面臨的封城,也聊到國內其他城市採取的隔離政策。我跟他說,這何嘗不是另一種「牆」的概念呢?而一個月後,我在美國和中國的朋友們開始問我:德國會不會也會封城?在最近寫給Rael教授的一封郵件里,我對他說,因為最近的事件,我對「牆」與「隔離」,又有了新的理解。

在這兒我想給大家推薦Rael教授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書《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邊境牆作為建築》)。我很少會看到一個建築師,把牆、特别是邊境牆這樣一種分隔空間、分隔國界的功能性單元,當作一個建築專題來研究。

Ronald Rael在他的著作《邊境牆作為建築》上簽名

在採訪中,他告訴我,對邊境牆的興趣得從他的成長曆程談起。他小時候生長的環境就是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地帶,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他從小就在不斷地跨越各種邊界。雖然後來他也在紐約這樣的全球大都市接受教育,如今又在美國西岸生活工作,他的研究方向依然根植於童年的經驗和興趣。

說到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牆,大家應該很熟悉現任美國總統Trump(特朗普)從競選期間就在叫囂要建的邊境牆「Trump Wall」,用來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但其實早在2006年,美國就已經出台了一個Secure Fence Act(安全牆法案),建造了一些邊境牆,現在正在建造的「Trump Wall」其實是這種邊境牆的升級版。

2017年的美國-墨西哥邊境牆地圖(Földhegy根據《華盛頓郵報》上的數據製作,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2019年,正在「升級」中的美國-墨西哥邊境牆地圖(攝影: Mani Albrecht,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Rael教授對於邊境牆的研究,其實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了,他對我說,在很多年裡觀察邊境牆怎樣塑造它周圍的空間,還有周邊的人與自然事物怎樣以超乎想象的方式來抵抗這個牆的存在,都帶給他帶來了非常多的靈感。

【Ronald Real談對邊境牆興趣的緣起和發展】

「Wall is not defining two different places. It is dividing one landscape.」 Rael教授剛講到的這句話:「牆不是定義了兩個不同的區域,而是分隔了同一個風景」給我了很多啟示。在近幾年的國際局勢里,大家關注的Trump Wall,中美貿易戰,包括英國脫歐這些大事件,或許都可以從這樣一個理解「牆」的思路來理解。我跟Rael採訪這天,國內的疫情開始加重,隔離已經逐漸開始。我跟他說,我很擔心國內的家人和朋友們,突如其來的隔離,讓我聯想到他的這個「牆」的概念,以及柏林牆、中國的長城,以及互聯網。

Rael認為,探討「牆」這個概念,最有普適性、也最微妙的,是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羅伯特·弗羅斯特)的一首詩《Mending Wall》(修牆),這首詩首次發表是在1914年,柏林牆是1961年建立的,在1962年,已是88歲高齡的Frost應邀訪問蘇聯的時候,也曾經朗讀過這首詩,包含著對柏林牆的批評。

肯尼迪向弗羅斯特頒發國會金質獎章, 1962

整首詩講的是人們對於牆的一種矛盾的感情:既需要建立牆來劃定邊界,又需要打破牆來創造可能。這首詩經常被引用的是最後一句「Good fences make good neighbors」(好籬笆造就好鄰居),但很多人忽略了它的第一句,「Something there is that doesn't love a wall」(有某種東西不喜歡牆)。1963年美國總統肯尼迪訪問當時的西柏林時,就曾經引用這一句詩,來表達他對柏林牆的態度。

在我和Rael的訪談中,他特别指出,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牆一直被用來製造一種對於移民、對於「外來人」的恐懼。就像現在全世界對於新型冠狀病毒攜帶者的恐懼,在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來的邊界和隔絕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Roald Rael談邊境牆與對外來者的恐懼】

了解過Rael對牆的看法,我們就更容易理解他的《Teeter-Totter Wall》,就是《蹺蹺板牆》這件作品,可以說他是巧妙地利用了這種空間邊界和政治邊界上的漏洞,以一種遊戲化的、非常率真的方式,去觸碰關於人的流動、人的隔離這些在今天非常嚴峻的問題。雖然這件作品在現場只持續了45分鐘,卻通過全球社交媒體上產生了這麼大的影響,Rael說連他自己也沒有預料到。

美國-墨西哥邊境牆兩邊的居民通過蹺蹺板在一起玩耍 (圖片來源:©Rael San Fratello)

在他那本書《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裡面,他提出過很多重新想象邊境牆的方案,蹺蹺板應該是其中最容易實施的一個。Rael教授認為,蹺蹺板的一個核心概念是平衡,因此它也可以是我們今天全球貿易關係、勞動關係、國與國關係的一個隱喻。當然,他更關心的是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把牆兩邊的那些家庭、那些孩子們聚在一起,讓他們可以沒有恐懼地享受這45分鐘的遊戲,讓別處的人們可以看到邊境地帶真實的人、真實的生活,而不是去不假思索地服從Trump和很多媒體製造出來的、對於邊境和移民恐懼。

【Ronald Rael談「蹺蹺板牆」的理念與實施】

在剛才那段採訪錄音里,Rael提到,當他走下卡車,扛著蹺蹺板走向邊界牆的時候,感覺自己像神話里的鬥士一樣,拿著一根長矛去刺穿一個惡龍。這個比喻好精彩!我現在都還記得當時他滿眼冒著光,依然興奮得像個小孩子一樣手舞足蹈地跟我描述這個畫面,我是第一次聽到一個建築師會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

Ronald Rael手持蹺蹺板走向美國-墨西哥邊境牆 (圖片來源:©Rael San Fratello)

在UC Berkeley建築系網站的教師介紹頁面,我們可以看到Rael教授的一個身份是「design activist」(設計行動主義者)。把「activist」這個一般用來指在人權、環保等領域的積極行動人士的詞,和「design」(設計)放在一起,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新的概念。在UC Berkley,Rael還專門開了一門課叫做「Design and Activism」,對他來說,設計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也是一種引發變革的方式。

Ronald Rael在中國福建考察土樓 (圖片來源: Rael之子Mattias的instagram截屏)

【Ronald Rael談什麼是「設計行動主義】

作為一個「design activist」,Rael教授通過設計來解決問題、引發變革的作品可不止有蹺蹺板這一件,他和partner Virginia San Fratello聯合創立的工作室在過去的十多年裡做過非常多的項目,我們節目的資源鏈接中有他們的網站地址。他們二人還一起建立了一個叫「Emerging Objects」的3D打印研究所,致力於使用各種自然材料進行3D打印項目,對建築和我們生活的環境進行變革。

其中我特别喜歡他們用「生土」這種材料創作的3D打印作品,既有非常獨特的質感,又有很深的自然和文化底蘊。Rael教授還出版過一本叫《Earth Architecture》(生土建築)的書,為寫這本書他去了很多地方,考察了世界各地以土作為材料的建築,其中還包括中國福建的土樓。我也請他從對福建土樓的考察出發,向我們簡單介紹一下他關注的其他領域。

【Ronald Rael談生土建築與3D打印】

其實我對Rael教授的很多研究項目都非常感興趣,用一期的節目時長,遠遠不夠。於是,我們相約,下次我再回去伯克利時,還會請他做客BoomEar,深入聊聊他關注的其它領域。

當然,我沒有忘記問他很重要的一個問題:那三個蹺蹺板被取下來後去了哪裡?Rael告訴我說,其實,早2016年,這件作品的方案就曾經參加過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一個探討全球移民問題的展覽「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不安全: 流散與避難所的考察), 展覽結束後,MoMA收藏了這個方案。作品在去年7月真正實施後吸引了更多的關注,今年的四月,這幾隻蹺蹺板會出現美國華盛頓一家博物館的展覽中,離總統的白宮非常近,這也將賦予這件作品更強的干預意味。

《蹺蹺板牆》(Teeter-Totter Wall, 2014)作品方案曾參與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 「不安全: 流散與避難所的考察(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展覽並被收藏 (圖片來源:©Rael San Fratello)

跟Rael教授的談話快結束時,外面天色已暗。我拿出在亞馬遜上買的他的書《Border Wall as Architecture》請他簽名、合影。

因為要趕著開車回舊金山城裡接正在朋友家玩兒的女兒,我匆忙跟Rael教授告別。送我出門的路上我們聊起了各自的孩子,我說我兩歲的女兒有一個中、德、英三種語言混合的名字,講三種語言,我也很好奇她成年後會怎樣去探索她的世界。Rael教授笑了笑對我說:「看看我們自己,不也是在用我們的方式走自己的探索之路嗎?」 他的兒子Mattias今年10歲,在Rael的很多紀錄片里可以看到Mattias跟著父親一道在不同地方調研訪問,用他的相機拍攝和記錄。

夜色中,我走在當年上學時熟悉的UC Berkeley校園裡,想起Rael在他書的扉頁寫給兒子的那句話:「I hope you always listen and speak to both sides.」

Ronald Rael在《邊境牆作為建築》的扉頁寫給兒子Mattias的話: 「I hope you always listen and speak to both sides.」

蔣璐陽與女兒在伯克利加州大學山頂

感謝收聽這一期的BoomEar, 我是主持人蔣璐陽,和我的編輯、製片人舶良一道,祝福各位還在隔離中的朋友們平安。希望通過越來越多像Rael教授所說的,能夠通過行動去解決問題、引發變革的人們的努力,這個疫情可以得到平息,我們可以不再被隔離、不再被排斥地去繼續我們的世界之旅。


本期節目中提到的資源鏈接

《邊境牆作為建築》(Borderwall As Architecture):Ronald Rael的邊境牆研究著作

《生土建築》(Earth Architecture):Ronald Rael的生土建築研究著作

Ronald Rael的instagram

Emerging Objects:Ronald Rael聯合發起的3D打印研究所

Rael San Fratello:Ronald Rael與Virginia San Fratello聯合創立的建築工作室

《紐約客》(New Yorker) 對「蹺蹺板牆」的視頻報導

Artsy評選的「2019年度十大公共藝術作品」

美國-墨西哥邊境牆

《修牆》(Mending Wall):羅伯特·弗羅斯特(Robert Frost)的詩

福建土樓

不安全: 流散與避難所的考察 (Insecurities: Tracing Displacement and Shelter):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舉辦的展覽


Ronald Rael與Virginia San Fratello的其他作品

泥土前沿 (Mud Frontiers, 2019),通過3D打印建造的四個生土建築,形態受到美國與墨西哥邊境格蘭德河(Rio Grande)沿岸古代居民生土建築的啟發

重聚 (Reunite, 2018),應美國藝術行動組織forfreedoms之邀設計的公路廣告牌,對曾供職於加州交通局的平面藝術家John Hood的經典設計、警示邊境移民交通事故的道路標誌進行改造,支持被隔離在邊境牆兩邊的家庭重聚

珊瑚礁產卵床 (Coral Reef Seeding Units, 2018), Emerging Objects與SECORE International、加州科學院、Autodesk基金會聯合開發的陶瓷產卵床,以3D打印的特殊形態吸引珊瑚幼蟲入住,並為其提供優質的生長存活條件 (攝影: John Parkinson)

3D打印珍奇屋 (Cabin of 3D Printed Curiosities, 2018), 彙集Emerging Objects研製的多種材料和軟、硬件,通過一座結構穩定、可抵禦風雨的別緻建築,呈現3D打印技術革新人居環境的未來前景 (攝影: Matthew Millman)

盛開 (Bloom, 2015), 一個由840塊特製的3D打印磚建造而成的冥想空間,其形態採用泰國的傳統花式圖案,產生美妙的光影效果,為革新3D打印建築提供一種可能 (攝影: Matthew Millman)

泥屋 (Mud House, 2009), 建於美國德州沙漠小鎮馬爾法(Marfa),受到當地風景、傳統民居和極少主義藝術家Donald Judd作品的啟發,在仙人掌與龍舌蘭叢中遠眺戴維斯山脈 (攝影: Matthew Millman)

普拉達馬爾法 (Prada Marfa, 2005), 藝術家艾默格林與德拉塞特(Elmgreen & Dragset)的作品,由Ronald Rael與Virginia San Fratello擔任建築師,美國德克薩斯州的沙漠小鎮——馬爾法的高速公路邊上建造一座戲仿的普拉達店,馬爾法位於美國-墨西哥邊境以北22英里


本期節目嘉賓

Ronald Rael

伯克利加州大學建築系主任,設計行動主義者,3D打印、邊境牆研究、生土建築領域的前沿學者及實踐者。他的著作包括《邊境牆作為建築:美國-墨西哥邊境宣言》(Borderwall as Architecture: A Manifesto for the U.S.-Mexico Boundary)和《生土建築》(Earth Architecture)。他聯合發起的3D打印研究所「Emerging Objects」致力於通過3D打印革新建築、材料與環境。2014年,他與Virginia San Fratello聯合創立的建築工作室Rael San Fratello獲得紐約建築聯盟授予的「Emerging Voice」榮譽。


往期相關內容

《跟「書籍設計女王」Irma Boom學習欣賞倫勃朗》

《怎樣理解用3D打印的雕塑藝術?》

《Adam Lindemann: 區塊鏈將如何影響藝術收藏?》

(BoomEar特邀音樂創作:陳少琪;FT中文網音頻頻道聯絡郵箱:michael.lin@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