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陸堅:溫和是一種強大的力量

作為領英中國的掌舵人,陸堅不斷地在人生的旅途上嘗試為自己設定更高、甚至是開始認為無法達到的目標,並為之努力。陸堅相信,一個人的潛力是超乎自己想象的。

見到陸堅,是在領英(LinkedIn)中國位於北京CBD的辦公室。跟互聯網公司喜歡扎堆中關村不同,領英作為聚焦各類職場人群的全球知名職業社交平台則是從一開始便在中國最繁華的商業圈落戶,這似乎透露著它的野心:距離目標用戶更近一些。

而將全球化社交平台和本地用戶需求進行融合,是領英全球發展的重要戰略之一,而陸堅作為領英中國總裁,則是這種兼融的最好體現。在加入領英之前,陸堅在中美兩國都有很豐富的職業經歷,技術背景出身的他不斷地在越來越高的管理崗位上擔任要職,他也有過很接地氣的創業經歷,從跨國公司到本土互聯網公司的轉換他都遊刃有餘。更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在猶如原始叢林一般的全球互聯網生態中,他還依然能夠保持溫文爾雅的性格;在周圍競爭者呼喊「狼性」的時候,他思考的是「不做惡人,也能把公司做好」。

在陸堅的帶領下,領英中國團隊一直在努力彌合全球市場和本土市場在職場文化、管理方式和戰略決策之間的差異,克服「跨國公司在華困境」,尤其是打造了營運和用戶增長中心(Operation Center)的案例,在全球的範式之外建立起符合本土市場的職能部門;此外,領英中國在幾個月前啟動了戰略升級,他們跳出了互聯網公司對流量、用戶的白熱化爭奪戰之中,而是回歸到用戶本身,從他們的真正需求出發,將創新置於用戶價值之中,這背後便是陸堅所秉承的"be a nice guy"的理念。

溫和的力量

採訪過程中,我最好奇的是陸堅是如何能夠保持如此溫和的脾氣,作為公司的掌門人,他有足夠的理由保持威懾、嚴肅,甚至是暴脾氣,但是陸堅一點都沒有。我笑著問他是否發過脾氣,陸堅笑著想了一會,似乎也沒想起來上次發脾氣是什麼時候。我很想知道,他能夠保持溫和背後的力量來自於哪裡?

陸堅給我了一個很特別的答案,他從「信任」開始講起。陸堅曾經同時管理過中美兩個技術團隊,在這個過程中他感受到了兩邊管理方式的很大不同,仔細思考之後他發現了更深層的原因:Trust is given or earned(信任是主動給予的還是努力賺來的)。陸堅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大學畢業之後在美國蘋果公司擔任工程師,作為新人,他的上司給了他充分的信任,包括工作時間安排等,相信他能夠自己做好工作計劃;而中國的團隊則是以不信任為始,設置一系列的規則和管理手段,表現好的人能夠賺得領導的信任。

這引發了陸堅很長時間的思考,他想知道是否可以在中國的公司採用「信任先行」的模式?他在領英進行了嘗試。我問他會不會擔心這種改變會產生管理上的混亂,導致業績下降?陸堅告訴我,恰恰相反,信任是互相的,每個團隊都感謝從一開始給予他們的充分信任和授權,很多曾經的管理難題也迎刃而解。不過這一切都要在管理制度清晰、戰略明確的基礎上進行:「如果管理很混亂,但是又給了員工很多自由度,那麼才是災難的開始」。

一旦你建立了信任,那麼很多情況下你就不會輕易發脾氣,保持溫和就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陸堅透露了他真正的秘訣。他笑著坦言說,最開始他的大老闆、領英全球CEO Jeff Weiner對自己很擔心,擔心他這麼溫和的人,來到競爭激烈中國互聯網叢林社會,怎麼打得過人家呢?「不過一年多之後,他再次見到我,他看到了我們的業績進步」,說到這裡,陸堅才稍稍有些激動,很快他又恢復了平常的語速,「其實我有一個信念,就是人不需要變成一個惡人,才能做成一件事情,我希望有解決問題的智慧而不是脾氣」。

潛力是被「逼」出來的

作為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平台的中國市場掌門人,陸堅自己的職場故事也相當精彩。他在美國博士畢業之後便來到蘋果公司工作,在那裡他接受了成為一位工程師的最好訓練,當然也被挖掘出了不少人生「潛力」。

陸堅至今還記得他在蘋果的第一個項目,那是在1997年,他所在的團隊要幫助蘋果的流媒體視頻以最小的帶寬進入撥號上網的互聯網用戶電腦中,「我負責壓縮工作,我當時的經理就像是擰螺絲的工人,我做好一個新版本,他就過來跟我商量,能不能再想辦法壓縮再小一些,」說到這裡,陸堅自己都無奈地笑了,但是不可思議的是,他在壓力之下竟然想辦法做到了,「當時不覺得怎麼樣,但是多年之後我自己回過頭去看,還真是挺驚訝自己能做到」。需要給自己的人生一個目標和壓力,也許就能做到那些曾經我們認為無法做到的事情。

他的第二次嘗試來自於對創業的渴望。「在矽谷,如果你老是待在大公司,會被認為是沒有用的人,」陸堅不僅感受到同齡人的壓力,而且他自己內心也渴望做一些更有創造性的事情,「如果在大公司,你受職位所限,很多工作是不可能接觸到的;但是在創業公司,你有很多機會去接觸不同的工作、了解到不同的世界。」

為了創業,陸堅曾經「兩進兩出」蘋果公司。第一次是在1999年前後,結果遭遇了美國互聯網泡沫破滅等問題,創業被迫中止。即便如此,陸堅還想繼續嘗試,「其實我有一陣子還在街上晃著,還想找一個創業公司,」他笑著回憶,但是因為第二個孩子快要出生,所以他還是需要回歸穩定工作,照顧家庭,這便有了「二進蘋果」。

在蘋果三年多時間,陸堅始終沒有放棄創業的想法,他也在尋找新的機會。終於在2006年,他開始了第二段創業,「這是一個從somebody到nobody的過程」,陸堅回顧當時。過去在蘋果這個大公司,出去自我介紹會很受尊重,但是現在創業,那簡直就是無名之輩。為了開拓市場,陸堅不僅嘗試著做了很多過去從來沒有涉足過的工作,工程師出身的他甚至開始想辦法提升自己的社交能力,「不斷地去見人、聊天、換名片」。

陸堅還有一個殺手鐧,「白天換完名片,晚上就到領英上去搜這些人,然後加上他們,這樣就能夠保持更緊密的聯繫。」那時候的陸堅可絕對想不到,日後他會成為領英中國區的掌門人。不過這也印證了領英中國的願景——幫助用戶連接機會,解決他們在每一個職業發展階段遇到的痛點,依託於全球社交網路和數據、同時契合本土用戶需求和習慣的戰略,成為「一站式職業發展平台」。

陸堅與領英似乎有著莫名的緣分。領英更像是一條埋藏在陸堅人生旅途下的軌道,默默牽引著他每一次人生的抉擇。

更大的命題

對於人的關注,是陸堅來到領英中國之後最為關注的方向。尤其是在數位化、人工智慧迅速發展的時代,技術如何推動職場人變化、改變今天的社會形態和商業模式、人類的命運會由此發生怎麼樣的改變,都是他關心的話題。見微知著,是他在領英最深的感觸,這裡是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平台,他們每一個人在大時代浪潮里所發生的變化匯聚起來就是整個時代的圖譜,通過數據對職場人提供最實際的幫助,比如提供基於大數據的轉行和薪酬訊息參考的職業指南,應對不斷變化的就業環境,也是領英最有價值的一個部分。

陸堅很喜歡閱讀領英經濟圖譜團隊出品的《粵港澳大灣區數位經濟與人才發展研究報告》等經濟圖譜作品,在這裡他能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中國:人才真正在哪裡聚集,究竟有多少人流入、多少人流出,這個地區未來真正的潛力如何等等,他有了一個新的視角去看到這些大命題,「這些數據能夠為決策提供洞察和依據」。

在訪談的最後,陸堅推薦了最近他頗受影響的一本書《the Rise of Robots》(機器人的崛起),這也是FT英國《金融時報》2015年的年度圖書。在這本書名字上看起來是講述機器人和技術的書,實則是探討技術對整個社會經濟、人類生活和工作方式的巨大影響。他希望從這樣的書里,找到對人和未來的新思考,而這才是領英應該聚焦和關注的地方。

在領英上,很容易看到一些職業正在消失,而一些職業正在崛起,還有很多我們完全想象不到的商業模式正在出現,「美國高考SAT已經讓機器人在閱讀作文了,而準確度跟人類老師的閱卷相比,準確度為99%」,陸堅在不久之前的大連達沃斯期間,出席FT中文網舉辦的CEO夜話時舉了這個例子,「未來看似不可預測,但卻是有跡可循,而我們正在做著這樣的工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