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百馬」毛大慶:領跑優客工場

每一個42.195公里,路過風景,路過死亡,也路過了自己。

站在跑完第100個馬拉松的百馬分享會上,毛大慶的一條腿立得不太直。2016年一次滑雪摔傷,令他的膝蓋韌帶損壞得嚴重。因為已經定下了要跑完100個馬拉松的計劃,毛大慶不太遵醫囑,忍痛用自己在跑步中恢復的方式直奔目標。今年5月5日跑完布拉格馬拉松,在50歲時,他完成了個人百馬這個「媽媽從來不信」的事兒。

「100個馬拉松算什麼啊 ,我都跑了190多個了」,一個跑友開著玩笑懟毛大慶來著。跑步的人都會加入不少跑團微信群。在近年馬拉松成為國民運動的浪潮下,一波一波跑馬達人的準專業成績都能把前浪拍死在跑道上。

毛大慶說,我也知道百馬在跑圈那不叫個事兒。我在一跑友群裡面,找到了87個完成百馬的跑者。「其實倒沒想把這個事兒整得山呼海嘯,特土豪似的,就是想找個方式紀念一下,因為這是自己特喜歡的事兒」。

在跑馬這件事情上,毛大慶挺專注的,但精力充沛的他其實是一挺「斜杠」的中年。一不留神,他就翻譯一本書《鞋狗》,過了沒兩天又要開一個「大慶朗讀」的書店,而站在人生百馬的節點上,他的創業事業已經走過四年。截至2018年底,優客工場已在全球44個城市佈局200餘個聯合辦公空間,這位前凱德、萬科高管,現優客工場的創始人,一直沒有停歇。就像百馬之後也將繼續奔跑一樣 ,毛大慶在創業賽道上一直在思考的是,聯合辦公的閉環商業模式以及優客工場未來的發展去處。

「我還挺有用是一件美好的事兒」

「跑步看起來是一項挺簡單的運動,但是很多人跑步的理由是複雜的。」 每一個42.195公里,都讓毛大慶路過風景,路過死亡,也路過了自己。

「我第一個馬拉松是一位大姐帶我跑下來的,當時我就想,以後我跑成大姐這樣,也要帶著別人跑。」 後來,毛大慶也這樣做了。

在百馬分享會上,一位小夥子綻開的勝利笑顏映入眼帘。毛大慶指著這張照片說,這是一位抑鬱症跑團的成員叫張強(化名),這些跑步的人跟曾經的我一樣,患有抑鬱症。

毛大慶當時被分配到的任務是,陪張強跑下北京首馬。在張強認為自己不可能完賽的心理質疑和生理痛苦中,毛大慶要鼓勵他、專業輔導,最終陪他完成了人生第一個馬拉松。

「當年他是一位5小時外的選手,而今已經是一位3小時15分完賽的選手,我已經不可能再陪他跑了。」 說這話時,毛大慶看著遺憾,其實有點自豪。

而後,張強也如毛大慶一樣把帶抑鬱症患者跑步當成自己應該做的事。張強跟毛大慶說,「這讓我覺得,我這個人還有點用」。毛大慶回味著這句話,掂著手說,「我這個人還有點用,這是一個多美好的事兒」。

往後的毛大慶樂於當起了陪跑的「兔子」。這是馬拉松運動中充當速度標尺的領跑者。要打破自己習慣的節奏,以穩定的配速作為參照物在選手中陪跑。在他的100個馬拉松中,當了十幾次「兔子」。印象深刻的是當「關門兔」,除了充當速度標杆,毛大慶還樂於「撿人」。

「瀕臨極限時,有些人已經對速度和距離沒有概念了」,毛大慶回憶。一次賽事中,一個跑者在臨近終點三四公里的地方痛苦不堪,哭喊著就要放棄。毛大慶上前連忽悠帶鼓勵,拖著他過了終點,一看完賽成績居然是4小時37分。

「這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在毛大慶看來,帶那些瀕臨放棄的人跑過終點,完成他們的目標,是對一個跑者意志和人生信心的塑建,值得。

「跑完百馬,我還準備跑呢。不過再往後跑,數字就沒有意義了,希望幫助更多喜歡跑步的人,帶很多初跑者跑首馬,也去支持一下小城市的馬拉松賽事。」毛大慶說。

人生的效率與安全區

要說毛大慶去跑步這個事兒,其實也是被「擠兌」出來的。

「王石對我影響挺大的,在萬科工作時高管都運動,不沾點運動這活兒也沒法干啊」,毛大慶說,「後來我說我去跑步,一個從小與體育絕緣的人跑馬拉松,我媽都不信這事兒。還有人說,我一定會出事兒。」

而事實是,毛大慶花6年跑下了100個馬拉松,收集了100個號碼布,拿到了100塊獎牌,這些獎牌加在一起有18.4 公斤重,但是從來沒有一次是在半路退賽的,也沒有一次因賽受傷。

「馬拉松的要義是什麼」,毛大慶很嚴肅地說,「是跑出去,還要安全地跑回來。」

於跑步中,毛大慶直面過死亡。一次賽事中,一個跑者在他前面不遠處,狠狠地砸下,讓他覺得地都在震動。這讓毛大慶更深刻地向別人講述,人生是要勇於脫離舒適區,但是必須知曉安全區的邊界。

「什麼叫跑得好,跑完就是跑得好,PB (Personal Best個人最好成績)從來都不是跑步的目的。」毛大慶說,雖然他在跑了第10個馬拉松的時候就立了百馬flag,對自己在50歲跑完100個馬拉松也是有計劃有要求的,但是從來沒有一次是衝動的去跑,要掌握自己的度。過度的事情就已經沒有了意義。

這兩年,也不是沒人質疑過像毛大慶這樣跑馬的人,認為有些人就是有錢有閒。毛大慶不太在意。在跑馬的賽道上,意志力、體能、系統訓練都比錢有效。

「人生就是一個效率命題。任何事都是平衡的。你沒在做這件事,又是不是合理分配和利用時間去工作和學習了。而有了這個熱愛,是不是可以合理安排好工作和生活。人生可以做多少事,取決於自己願意把時間花在哪裡,如何安排。做正確和對的事情 ,比什麼都重要。」

六年間,無論是毛大慶任職房企高管還是自己創業,工作都不太輕鬆,插空兒去完成了百馬計劃。「在跑馬拉松以前,我還真沒有特別執拗的事兒。現在覺得人最經不起的就是積累, 就是一件事兒重複干。」 毛大慶說。

描畫優客工場的閉環

跑馬讓本就朋友挺多的毛大慶又多了不少體育圈的好友。有一回,毛大慶跑到8公里處想,那些個登珠峰的人不就是豎著爬8公里多麼。回來他把這個事兒跟他的朋友,探路者聯合創始人、登山探險家王靜說了。王靜哈哈大笑,「確實,是海拔8公里多,下次得帶你爬一次」。

玩笑歸玩笑。人生中很多悟道是相通的,對於毛大慶,轉換了賽道,難度和思路、處理問題的方式都會不同。

揮別了萬科,毛大慶已經在聯合辦公領域的創業道路上奔跑了四年。近兩年,行業內發生整合、調整,也令更多的人更加關注聯合辦公行業的盈利前景。

「站在這個節點,我們也是有想法的,要重新梳理商業結構」,毛大慶一直在思考優客工場未來要去地的地方。

「這裡面一個重要的邏輯就是資產營運。」 說到重點之處,毛大慶起身用筆在白板上畫了一個閉環圖:物業資產要通過營運,提升坪效,把裸資產變成成熟的資產後,可以跟基金合作發行REITs, 符合回報率退出,而後在獲取資金買合適的資產。

毛大慶說了兩種賺錢方式,一種是營運本身掙錢;一種是營運讓資產掙錢。

曾在凱德任職的毛大慶拿筆點著寫下的「營運」二字說,凱德就是專業做這個事兒的,現在我們就要干好這個事兒。作為專業的資產營運者,我們要思考在一個樓里,裝什麼東西,去提升它的坪效,讓資產增值。

「幹了四年,我們開始準備走這條路,就是把不動產經營變得值錢的事兒」。毛大慶說。

解決痛點的思考方式

從去年下半年起,聯合辦公領域頗有寒意,不少中小企業消失,也不乏頭部企業戰略調整。互聯網退燒帶來的裁員風波,被視為聯合辦公領域轉冷的一個誘因。近日,甲骨文的大規模裁員訊息,再度被關注。

「甲骨文這樣的知名企業被裁的員工,很快可以裂變成多個創業型公司」。毛大慶認為,池子中的人員數量沒有變化,只是存在的組織形態不同。互聯網行業在優客工場的入駐比例大約佔37%,毛大慶謹慎樂觀,「我判斷,如果經濟繼續膠著,需求我們這種帶著服務的辦公室的用戶會越來越多的。」

面對一些發展質疑,毛大慶習慣了用解決社會痛點的方式思考問題。他始終覺得,聯合辦公跟帶別人跑步一樣,是一件對別人有用的事兒。目前,入駐優客工場的企業中,估值超100億的企業23家,高新企業107家,公益機構39家。優客工場通過提供服務,為這些企業和個人減少了相較於傳統辦公空間30%左右的辦公成本。

目前,在聯合辦公行業還在靠融資發展的階段,營收和利潤從何而來是越來越被關注的話題。毛大慶舉了幾個優客工場「帶收入」的方向。

第一是租金收入,包括固定工位租金以及移動會員包,比如會員可以在出差時,在有優客工場的地方靈活使用當地的辦公室、會議室等。目前,優客工場註冊會員超過30萬。第二,是企業服務裡面最需要的廣告、數字行銷,基於大數據的精準推送。優客工場曾控股了一家數字整合行銷公司省廣眾爍(Zest Digital),今年這家公司的業務規模預計將做到2個億。第三,就是對企業辦公空間的工裝一體化定製服務,空間設計、施工、營運等。僅2018年,優客工場旗下輕資產營運公司大然凌一的企業辦公訂製服務就已簽訂33個項目。第四,是類似優客講堂等的課程輸出。可以把在優客工場里發生的有意思的商業模式轉化成教材,形成商學院和講師課程體系。

「這些集成在一起就是樓宇經濟的新內容」,毛大慶說,這本質是一個連鎖店。而在他看來,經過四年的摸索,優客工場的技術含量就在對連鎖經營有了一整套管理邏輯。

「在我跑第99場之前,我是不知道是否可以完成百馬計劃的」,毛大慶說。同樣,在聯合辦公領域的創業,是毛大慶另一條賽道上的耐力跑,在擁有向終點衝刺的信心之外,「我們還需要一些時間。」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