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走在路上 - 嘉地酒園莊主春節訪談

日前,英國葡萄酒研究機構酒智(Wine Intelligence)對中國的2000名中上層消費者進行了葡萄酒產區知名度調查,整理出了一份全球各大葡萄酒產區在中國消費者中的知名度排行榜。在這份榜單中,歷史悠久的葡萄酒產地波爾多榮登榜首,而排名第二的是來自中國的寧夏產區,也是這份榜單上唯一一個中國產區。

在FT中國品味合作夥伴、寧夏嘉地酒園莊主、葡萄酒評論人丁健看來,寧夏能夠力壓很多國際知名葡萄酒產區,而成為中國精英消費者心中最知名的產區實至名歸:

首先是因為寧夏地處世界釀酒葡萄種植黃金地帶之一;這裡,風土獨特,沖積扇形成的土壤富含礦物質,砂礫土壤通透性好,加之日照時間長、晝夜溫差大,可以釀造出被業界公認的優質葡萄酒。

第二是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的加快,世界葡萄酒市場格局正在發生巨大變革,中國躋身成為世界最大的葡萄酒消費國之一,而且發展勢頭強勁,「中國的葡萄酒品牌有新產區的優勢和巨大的市場潛力」。

中國春節假期到來之際,FT中文網對丁健女士進行了專訪,探討中國的葡萄酒市場發展前景、消費分級背後的中國經濟洞察,以及對於即將到來春節的葡萄酒消費解讀。

圖:FT中國品味合作夥伴、寧夏嘉地酒園莊主、葡萄酒評論人 丁健

以下為採訪實錄。

FT中文網:你怎麼看酒智(Wine Intelligence)的這份榜單?寧夏作為葡萄酒產區有什麼樣的優勢?

丁健:雖然我看結果也是挺驚詫的,但仔細思考之後,我覺得這份榜單還是很符合中國市場現狀的。你看,排名第一的波爾多知名度是52%,其實這跟波爾多葡萄酒在中國市場佔比差不多。波爾多的葡萄酒在所有進口酒佔比佔50%左右,這是非常客觀的數字。

那麼第二名寧夏,出了很多人的意外,包括我自己。但是一想也對啊,葡萄酒客是求新的,他們歡呼出來一個新產區;其次,有一些寧夏精品葡萄酒莊出色的酒質刷新了國人對國產葡萄酒的認知,再次加上一些精英人群中國民族意識的上升,所以也是情理之中。事實上,寧夏的葡萄酒歷史真是源遠流長,絲綢之路的開拓者張騫兩次出使西域,從西方引進了新的葡萄品種和釀造技術,實現了西方葡萄酒與中國文化的融合。寧夏的氣候非常適合葡萄酒的釀造,這也是為什麼投資者紛紛在寧夏落地生根建酒莊的原因。

我十二年前開始在中國做法國葡萄酒的進口,去了很多著名產區和名莊。大概是七年前,我想在這個行業繼續深入下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感受到寧夏這個寶地,它讓我感受到了未來著名產區的潛質和感覺。

葡萄酒是一種生意,但是更是一種藝術創作的過程,意境和感覺很重要。這樣的感覺讓我立刻下決心,要在寧夏建立一個能夠釀造出代表中國風土的中國酒莊,總有一天釀造出世界知名的傳世佳釀。

事實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因為世界葡萄酒大師傑西斯·羅賓遜在品鑒了寧夏產區葡萄酒後,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話:「毋庸置疑,中國葡萄酒的未來在寧夏。」

FT中文網:怎麼看2019年的消費?有專家分析說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會影響消費,對葡萄酒這樣的高端消費的衝擊更大,您怎麼看?

丁健:消費降級,我是有親身感受的。比如我身上今天穿的這條PU Legging,之前一條是從義大利買的真皮的,像皮膚一樣很舒服,300多歐元,結果被阿姨水洗洗褪色了,另一條PU皮是TomFord的,也不便宜。今年冬天我就在天貓搜了一下,我還沒有淘寶帳號,讓小助理幫我下單買了一條,才100多塊人民幣,我穿著也還不錯,很便宜,從這個角度說,消費確實是降級。

但是從另一方面說,我們可能對自己珍愛的東西,最大的心頭好,是可以花很多錢。比如我在嘉地酒莊的投入上,我們的壓榨機是世界一流,號稱是壓榨機里的勞斯萊斯;那我們的灌裝線是義大利進口的,也是世界第一。

當錢變得不那麼容易了,你就會把它花在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上。所以說,當經濟下行時,往往藝術收藏品和世界頂級好酒不降反升,勃艮第頂級酒已經價格上漲了百分之幾十了。

那麼對於我們的嘉地酒莊,我們的酒是高品質的葡萄酒,葡萄都是手工採摘、手工粒選,採用非常精細的方法和工藝,我們會為了追求品質不惜成本。當然,這並不是充分條件。

FT中文網:您怎麼看您的消費者,他們是消費降級還是消費升級?

丁健:我感覺葡萄酒生產這個行業特別有意思,它是自己去定義自己的。並不完全由人決定。就是這一片土地,這樣的天氣氣候和土壤條件,周邊的環境,釀造的工藝和手法,從事的人、人的想法和念頭,這一切,就是法國人說的Terroir,決定了這個酒莊出什麼等級什麼風格的酒,然後去找到這個酒的目標客戶和它的市場位置,它是自我定義的。你能做的就是盡量去還原大自然賦予你以及你的葡萄園的。

我特別高興的是,我們嘉地出品的葡萄酒,無論在什麼盲品什麼調研什麼賽事,不論是來自哪裡哪個國家的,無論是專業記者、MW還是MS,甚至國際頂尖葡萄酒大咖,嘉地都能獲得超級一致的好評,沒有懸念的好評,毫無例外。另外一點,不論是普通消費者,還是資深消費者,還是專業人士,都喜歡都能enjoy。很開心,所謂「道不遠人」,真正的好酒應該是所有的人都能欣賞,這一點挺重要的。

嘉地先有「詠嘆調」和「信使」兩款酒,尤其是信使,可以說,是中國目前出產的最貴的葡萄酒,價格在2600元。我們按照專業性定價,你一嘗,它的品質是拉菲、西施佳雅、Opus One的品質,甚至超過他們的品質。嘉地組織過八次公開的盲品比賽,每次都有專業資深人士甚至國際頂級人士。僅2018年,去年5月份諾頓中心北京大師班,北京資深酒評人悉數到場;6月底倫敦品鑒,10位常駐倫敦的MW和MS,還有Decanter榮譽總編Steven Spurrier和 IWC的聯席主席Charles;7月13日,上海交大金融學院,上海大師班,專業人士50餘人;去年9月15日,銀川,25國侍酒師冠軍盲品;12月4日,香港半島酒店,香港品酒會。信使次次第一,從未失分。刨除這些世界名莊的品牌溢價,我們定一個幾分之一的價格。

你可能會說,我看到很多更貴的國產葡萄酒,標價8888、9999的也有很多。但它們都不是在市場上按照品牌經營的方式去銷售,而是通過特殊管道、團購、打個3折1折就賣,那種不在我們考慮範疇的,我們是要走國際品牌之路的。

2017年,我一個外甥的話引發了我的思考,他問我:「那小姨,嘉地酒園的酒我們這種剛畢業月收入一兩萬的就是喝不起唄?」我當時笑著回答他:「是啊,抱歉!」但是卻是引起了我的深思。

要讓嘉地走進尋常百姓家,要讓中國百姓喝上中國好酒。我們形成新的的風格,盡量合理降低成本壓縮利潤空間,推出了不同的產品系列,來滿足消費市場兩端的消費者。嘉地的風信子2016獲得了各大國際權威賽事的金獎,口感更加符合未來趨勢,只要360元一支。2018年底嘉地更是新推出的「如意」,268元一支,它的價格就很親民了。這樣讓更多的年輕人可以消費得起,培養客戶,讓品牌也更有活力。

FT中文網:您覺得來自中國的葡萄酒與全球頂級葡萄酒的差異在哪裡?是硬件還是軟件上的差別?

丁健:每個產區都有不同的風土,這是葡萄酒最別緻的地方。我常說,我們喝德國的酒非常明顯,你就能喝出德國人的感覺,清冽、乾淨、純粹、波光粼粼的萊茵河,德國人的哲學思維,你真的可以喝得出來,這真的不是假話。那麼波爾多的聖愛美濃葡萄酒,則是濃郁、飽滿,黃土塊壘和矮牆,感受到了法蘭西民族的熱情,這些著名產區的酒,你一喝就能喝出民族和文化的感覺。

那麼中國的葡萄酒,自然是要有中國味道。中國的風土不是說做出中國土特產的味,不是這個意思,是要做出中國的,能代表它的精神和文化,也就是中國文化的味覺表達,怎麼在味覺上去表達它。

這就是為什麼葡萄酒大師一杯酒入口,是能猜出葡萄品種、產區、甚至村莊,都可以通過味覺就可以猜出來的。為什麼能猜出來?因為它有一些可以識別的特徵。我們常說這人掉人堆里找不著,是因為沒有識別性。那麼世界上的酒特別多,法國葡萄酒評論機構貝丹德梭的創始人就曾經說過,做一款乾淨的,好喝的酒,其實一點不難,難的是你能形成可識別性,而且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會認出你。

很多中國葡萄酒和世界頂級葡萄酒的差距,工藝和技術還不穩定,再高一個層次就在於形成不了自己的穩定風格。比如,本來這個味道你覺得今年挺好,第二個年份再去找這個口感的時候沒了,釀酒師又換了一個風格。我覺得寧夏大部分酒莊都能做出75分的酒,這是風土和果實就決定了;75能提高到85分是釀酒技術和工藝決定的,85分到90分,是品牌文化決定的;而90分以上、92分還是95分、100分,是審美的高度決定的。葡萄酒就是味覺的審美體驗。

FT中文網:那麼嘉地是怎麼做的呢?如何找到自己的風格和口味?

丁健:作為一個新興酒莊,很幸運的是,我們一開始就找到了自己的路線、風格和口味。一個源於我們經過對世界葡萄酒的學習和對葡萄酒文化的理解,一開始就定準了一個範式——波爾多混釀,所以在種什麼葡萄品種的選擇上、分別種多少、工藝的選擇、甚至選擇什麼瓶型上都沒有走彎路;一開始就懂得去尊重風土和大自然,所以我們是先品嘗評價,根據這塊土地能夠出品的水準進行市場策劃;一開始定好幾個基準,然後有步驟地逐步展開。經過幾年的發展,我們越發對品質的穩定非常有信心的。

新世界的做法,把葡萄酒當成商品,用各種科學的方法和設備去控制,葡萄園裝上很多的感知器,葡萄的葉子、根、莖、測風速,iPad直接可以看到,缺什麼,就按一個鍵,可以通過水肥一體化,用最先進的方法去復刻最理想的狀態,所以它沒有什麼年份差異。但是舊世界的方法就是尊重年份差異,我要我每年不一樣,我要有我的多樣性。嘉地走的是精品路線,所以我們比較尊重傳統的葡萄酒釀造工藝,我們是要體現年份差異的,今年和去年的年份不一樣,我要在酒里有所體現,但還能夠保持一致的風格。

還有你問到如何找到自己的風格?這一點做到很好喝挺好的葡萄酒,還是比較容易的,要想成為世界頂級就非常非常難。就像是繪畫,想要成為一個大藝術家而不是一個畫匠,如果你只是重複前人,你就沒有太多價值,你古典寫實主義油畫畫得再好你也無法超越倫勃朗。你只有找到新的表達方式,同時符合大眾審美共情的美感,你就是劃時代的藝術家。這說明什麼,說明你需要建立在歷史和前者的基礎之上,仍然有新的貢獻。

就像是近些年大眾層面火起來的莫蘭迪色。莫蘭迪是二戰期間,畫瓶子罐子畫花畫靜物。在此之前,這些顏色其實原本都有,但是沒有人沒任何一個藝術家,把好多好多中性色,粉紅、粉藍色呢、灰紫、煙灰,這些高級灰色的中性色搭配在一起,產生無比安靜、溫柔、無比和諧的感覺,二戰期間對於安寧的嚮往。頂級葡萄酒也是,要想成為頂級,它的味覺一定不是簡單地在重複別人,這就是為什麼會說葡萄酒最高的境界就是在藝術性上的體現。

FT中文網:春節即將到來,作為葡萄酒市場的專業人士,您如何看待節日消費?作為葡萄酒這樣高端的舶來產品,如何與中國的文化更好融合呢?

丁健:春節是中國的傳統節日,一年的年度更迭,總結過去祈福新的一年。春節也是酒業零售的一個重要時刻。現代葡萄酒確實起源於西方,世界文化總是歡迎帶著本土文化特色的新成員,既傳承又貢獻,我們也希望參與其中,融合中西文化。2018年底嘉地出品一款新酒,中文名字就非常中國,叫「如意」,是不是很適合節日的氛圍!

嘉地酒園英文名字是Jade Vineyard,我們還缺一款signature的酒,能夠在視覺上、文化上直接表現Jade的酒款。因此,有了如意這一款新酒系列,英文名字叫Jade Vintage,我們祈福來年是翡翠一樣的一個好年。在中國,翡翠常常被做成中國傳統的如意。「如意」這款酒的酒標是我專門為這款酒畫的,水彩,我希望把中國人覺得美好的、寄託情感的元素放上去,融合成為一個東西方都能夠看懂的藝術,我希望在國際舞台上,嘉地能夠彰顯中國文化。

如意的口感,果香和花香,非常純凈、透明、美好,非常快樂甜美、無憂無慮,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這款酒出品於2018的焦慮之中,代表著對無憂無慮的嚮往。味覺無需語言,可以穿透文化,我相信這款如意可以把這種美好感受帶到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