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馬丁•沃爾夫的八大「中國謎題」

作為一位長期的中國觀察者,在馬丁•沃爾夫看來,中國有一些讓人著迷的、專屬於自己的「謎題」,吸引著西方的關注和觀察。
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自1996年起任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至今,以每周發表的專欄和多部著作享譽學界與政界,被公認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宏觀經濟評論人之一,躋身《外交政策》雜誌評選的全球最重要的100位思想家之列。他在世界頂級經濟學家和政策制定者中人脈廣泛,是達沃斯等國際論壇上的常客,支持全球化和自由市場。他多年來密切關注中國經濟,過去25年間幾乎每年都到訪中國。作為一位長期的中國觀察者,在馬丁•沃爾夫看來,中國有一些讓人著迷的、專屬於自己的「謎題」,吸引著西方的關注和觀察。2018年3月23日馬丁•沃爾夫將出席由FT中文網舉辦的「View from the Top」(高端視點沙龍),開啟他新一年的中國之旅。在此之前,我們整理了八道馬丁•沃爾夫的「中國謎題」,期待邀請您來共同參與討論,也期待聽到您的「中國謎題」和觀點洞察。1、對西方來說,最大的「中國謎題」是什麼?為什麼讓他們不安又著迷?對於西方來說,最大的「中國謎題」是,這種現代化進程是由一個共產主義政黨領導的。你知道,對我們西方人來說,共產主義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意識形態,它來自西方,卻被西方所拒絕。現在共產主義出現在中國,這個文明古國宣稱它是共產主義的,我們很難理解這意味著什麼。這真的可能發生嗎?它又是怎麼運行的?中國的政治體制是中央集權的,原則上來講顯然是非民主的,但同時中國又有一個充滿活力的市場經濟。這種奇怪的對比也是獨一無二的。你怎麼能在一個共產主義國家發展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謎題。大多數西方人的假設是,隨著中國經濟發展,中國人變得更富有,出現更多中產階級和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中國在政治上可能會變得更像西方。這一過程確實在韓國和日本發生過,但好像還沒有要在中國發生的跡象。這是一個真正的謎團。相關文章:《沃爾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國謎題」》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2、中國的改革還會繼續嗎?中國需要審慎調整經濟結構,讓信貸助推的投資佔GDP的比重下降,消費佔GDP的比重上升。遺憾的是,中國急需的這種經濟結構轉型並沒有發生,或者至少可以說發生得太慢了。現實情況是,中國經濟並沒有在向消費拉動型經濟模式轉變。事實上,考慮到居民收入與GDP的比例之低,中國經濟不可能是消費拉動型,而是依然嚴重依賴於以債務為資金來源的投資。中國當局面臨一個兩難境地:要麼繼續推動浪費型增長,要麼推動根本性改革——這種改革在短期內可能造成不穩定,長期內卻會結出豐碩成果。不論中國嘴上怎麼說,到目前為止它選擇的道路還是前一條。然而,這條道路也可能帶來令人失望的經濟增速、飆升的債務、甚至一場金融動蕩。相關文章:《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尚未開始》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3、中國巨額債務會引發金融危機嗎?中國仍然需要依靠債務快速增長才能維持經濟增速,而且擺脫這個陷阱的所有方法,看上去都很艱難。以政府提出的增長率目標增長,需要迅速提高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這不可能一直持續,因此會停下來。然而,由於中國政府控制著金融體系,這可以持續很長時間。可是,拖得越久停下來,發生危機、增長大幅放緩或兩者同時發生的可能性就越大。負債的快速增長以及中國金融體系的巨大體量對全球穩定構成威脅。相關文章:《中國如何擺脫債務陷阱?》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4、中國能取美國而代之,成為世界老大?美國正在放棄全球貿易領域的領導地位。取而代之的將是混亂和困惑,還是圍繞中國建立的新秩序?這個問題對全球具有重要意義。如今,亞洲地區——東亞、東南亞和南亞——擁有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經濟體,包括中國和印度(儘管後者遠遠落後於前者)這兩個正在崛起的巨人。整個世界(包括亞洲)正處於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美國領導力和中國領導力之間的不穩定平衡狀態。樂觀主義者可能認為這是一個機遇。悲觀主義者可能認為這是一個危險。事實上這既是機遇也是危險。相關文章:《中國能擔當全球貿易領導角色嗎?》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5、西方的衰落與中國崛起有關?最近幾十年最重要的變化是高收入國家在全球經濟活動中的權重日益下降。這種改變全都與亞洲(以及最重要的是中國)的崛起有關。最能體現中國的進步的東西,莫過於其龐大的儲蓄。中國之所以積累起如此龐大的儲蓄,部分原因是中國經濟規模已變得如此龐大,還有部分原因是中國家庭和企業儲蓄如此多。中國的資本、資本市場和金融機構在21世紀的世界經濟中的影響力,可能和美國的資本、資本市場和金融機構在20世紀的世界經濟中的影響力一樣。相關文章:《描述發達世界失去優勢的7張圖表》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6、中國經濟增速會放緩到什麼程度?未來會被印度取代嗎?過去的37年,印度人均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每年增長約4.5%。同一時期,印度的人均實際收入已從美國水平的5%升至11%。這是全球化時代經濟領域第二重要的看點,僅次於中國更令人矚目的崛起。到2050年,中國的人均GDP將達到美國水平的40%,而印度將達到美國的26%,即中國現在的水平。到那時,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印度將位列第二,美國第三。印度很有希望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並最終在本世紀中葉崛起為一個新的民主超級大國。但印度面對的挑戰是巨大的。過去的成功表明,這些挑戰可以被克服。相關文章:《印度又一次「與命運有約」》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7、中國的經濟世界第二,中國的城市競爭力在全球表現又如何?現在是城市時代。現在,全球逾一半人口住在城市,這是歷史上的首次。全球五分之四的經濟產出由城市地區創造。儘管城市很重要,但有些城市要比其他城市重要得多。東京和紐約的經濟規模相當於加拿大、西班牙和土耳其的經濟規模。東京是全球最大的城市經濟體。洛杉磯、首爾-仁川、倫敦和巴黎的經濟規模超過菲律賓或者哥倫比亞。那麼中國的哪個城市將成為未來的世界級都市呢?北京上海的機會還有嗎?深圳、杭州的機會在哪裡?雄安又有怎麼樣的野心?相關文章:《未來在於城市而非國家》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8、出手闊綽的中國消費者,為何讓西方愛恨交織?據貝恩諮詢公司(Bain)估計:高收入國家消費者只貢獻了2016年奢侈品銷售額的一半多:其中美國、歐洲與日本的貢獻額分別為23%、19%與11%。與此同時,中國消費者則貢獻了30%的份額,其它亞洲國家的消費者則貢獻了10%。但重要的轉折點是75%的消費行為發生在發達國家:美歐日分別為33%、33%與9%。儘管中國消費者購買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奢侈品,但只有7%的奢侈品在中國國內購買——但這一切如今或許會發生改變。雖說購買奢侈品是中國遊客出境游的「保留節目」,但對恐襲的擔憂讓其對巴黎這樣的傳統購買天堂「望而卻步」,而且中國政府還提高了奢侈品的進口關稅。因此,更多中國消費者轉而在國內購買奢侈品。相關文章:《奢侈品行業將回暖》向馬丁•沃爾夫提問,請點擊報名鏈接3月23日,馬丁·沃爾夫將通過簡潔、深刻的經濟學分析框架,與我們一同探討正在變化的世界經濟,洞察正在發生的歷史。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