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讀者評論: 「我翻譯《射鵰英雄傳》的日子」

胥一凝:張菁是英文版《射鵰》的兩位譯者之一,她說翻譯這部巨著是一段漫長旅程,既包括對刀光劍影的「見招拆招」,也包括向世界表達中國武俠文化時的字斟句酌。
2021-12-17 13:22亓俟愨罱 來自雲南省昆明市
有人這麼熱心致力於向外語讀者介紹中華文化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的事。
回復 支持(5) 反對(0)
2021-12-17 11:55 來自美國
有些中文難以被翻譯出來,比如「緣分」。更別說優美的詩句,古文了。
回復 支持(0) 反對(0)
2021-12-17 09:03 來自福建省漳州市
很好奇,外國人看武俠小說會是什麼感覺?
回復 支持(0) 反對(0)
2021-12-16 23:33Dee 來自IANA
我聽到過的一句話是說:「詩詞就是你翻(譯)不出來的那部分(東西)……」 那還真是出自王佐良教授之口…… 這裡所指的大概是「韻味」二字…… 我個人頗為苟同一位聯合國同聲傳譯在情急之下,把一位會員國成員的幽默譯成了:「他剛剛說了一個幽默;請大家跟著一起笑吧……」 這本身就是一個幽默,不是嗎?!所以我們可以牽強地說:某些幽默是翻譯不出來的!
回復 支持(2) 反對(0)
2021-12-16 21:00stuart1272002 來自英國
來自IANA [ Dee ] 的原貼:
在下曾在北美的什麼刊物上讀到一篇對將沈從文先生的作品譯成英文的作者訪談;其中有一句話確實令我詫異:問:「您翻譯的稿費能透露嗎?」答:「(類似這樣的介紹中國作家的作品)那裡談得上稿費?!出版商請一頓飯,已經不錯了…..」 我個人感覺:此文中提及的那位北歐譯者所起到的作用,類似於大陸那對夫婦楊憲益與戴乃迭翻譯紅樓夢時的Teamwork!我並不認為其中Chinglish會是個技術難題;我斗膽猜測:或多或少會有些許當年有「敢吃螃蟹」之人將京劇翻譯成英文在台上演唱的意思!據我所知,將中醫和武術中的語彙和含義翻成英文是中譯英考試中難度係數最高的層級。譯者能涉足此類文學,實屬難能可貴!北外已故的著名老院長王佐良先生是以翻譯彭斯(Burns)的詩為專長的;我們今天很難反問道:「如今的年輕人看手機都看不完;會有興趣讀彭斯的詩詞中譯文本嗎?」 我個人所接觸到的在北美教授武術的拳師們,他們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因學生水平參差不齊,不得不降低標準來授課。至於是拳師還是徒弟們誰人會坐下來靜靜地閱讀金庸先生的英譯本 那我還得下次遇見他們/她們時再一探究竟…… 且聽下回分解……
好見解
回復 支持(0) 反對(0)
2021-12-16 17:26 來自上海市
語言是不可翻譯的。
回復 支持(0) 反對(0)
2021-12-16 15:41Dee 來自IANA
在下曾在北美的什麼刊物上讀到一篇對將沈從文先生的作品譯成英文的作者訪談;其中有一句話確實令我詫異:問:「您翻譯的稿費能透露嗎?」答:「(類似這樣的介紹中國作家的作品)那裡談得上稿費?!出版商請一頓飯,已經不錯了…..」 我個人感覺:此文中提及的那位北歐譯者所起到的作用,類似於大陸那對夫婦楊憲益與戴乃迭翻譯紅樓夢時的Teamwork!我並不認為其中Chinglish會是個技術難題;我斗膽猜測:或多或少會有些許當年有「敢吃螃蟹」之人將京劇翻譯成英文在台上演唱的意思!據我所知,將中醫和武術中的語彙和含義翻成英文是中譯英考試中難度係數最高的層級。譯者能涉足此類文學,實屬難能可貴!北外已故的著名老院長王佐良先生是以翻譯彭斯(Burns)的詩為專長的;我們今天很難反問道:「如今的年輕人看手機都看不完;會有興趣讀彭斯的詩詞中譯文本嗎?」 我個人所接觸到的在北美教授武術的拳師們,他們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因學生水平參差不齊,不得不降低標準來授課。至於是拳師還是徒弟們誰人會坐下來靜靜地閱讀金庸先生的英譯本 那我還得下次遇見他們/她們時再一探究竟…… 且聽下回分解……
回復 支持(2) 反對(0)
2021-12-15 20:34 來自上海市
多此一舉,這個事情應該讓英語國家的人自己來做,而不是中國人去矯情強推。這種硬翻譯一定會出現大量Chinglish,外國人不理解,中國人被雷焦
回復 支持(1) 反對(26)
2021-12-15 17:12 來自福建省龍岩市
Gigi Chang張菁
回復 支持(5) 反對(0)
用戶名: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