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片星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體育課真能讓孩子愛上運動嗎?

徐海娜:中國的教育體系一向重視體育,但學校里的體育課是否真能培養起孩子對運動的熱情,卻要打個問號。
6天前

預防青少年自殺,要先解決兩個問題

徐海娜: 我想談兩方面感受,一個關於人生價值和意義,另一個關於如何有效與青少年溝通。父母子女一場是相扶相攜,不要「相愛相殺」。
2019年4月22日

別讓教育成為桎梏:從高校里的「告密者」談起

徐海娜:如果我們的基礎教育培養出來的學生,到了高等教育階段仍然對何謂「正確」有著「非黑即白」的認識,那麼一定是教育的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2019年4月2日

「長大」是孩子不容忽視的權利

徐海娜: 有些父母將孩子不願意接受照顧等同於「不珍惜付出」,他們和孩子爭奪「控制權」,卻很少意識到「長大」也是一種權利。
2019年3月12日

如何讓不愛讀書的孩子轉變?

徐海娜:只要有心尋找,總會找到適合自己孩子的方法。如果家長有時間便滑手機,寧可打麻將看視頻也不給孩子讀一個故事,卻指望著孩子「看書學習,自動自覺」,還真是天方夜譚呢。
2019年2月20日

想象一個沒有作業的寒假

徐海娜:父母和老師忘記了終日努力的孩子也有疲勞需要休息的時候,更加忘記了課業並不是學習的全部,還有自然、家庭、社會等更廣的天地需要孩子們探索和學習。
2019年1月22日

孩子「勤奮」的底線在哪裡?

徐海娜:我們從小就一直被鼓勵要勤奮,但孩子們的努力究竟有沒有底線?真的是「只要學不死,就往死里學」嗎?
2019年1月9日

20年後,想要學生如何記起你?

徐海娜:男子毆打20年前老師的事件,令許多做老師的思考,希望學生如何在二十年後記起自己。
2018年12月25日

「天賦」不是開端——正確認識「天賦」如何幫我們教育孩子

徐海娜:我們越來越發現,孩子學不會,很有可能真的是我們不會教。當我們把教育的目標落實到個人賦能,而不是訓練考試機器的時候,才能得到真正的人才。
2018年12月12日

育兒道路上,爸爸的作用比想象的還要大

徐海娜:爸爸在育兒中是不可忽略的存在,但是男人常常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怎樣參與育兒,而同時不被太太抱怨。實際上,男人們往往比自以為的更有能力使整個家庭快樂。
2018年11月29日

少年自殺,是因為缺乏「挫折教育」嗎?

徐海娜:「挫折」不等同於羞辱、責罵、體罰、語言暴力,而且真正需要挫折教育的是孩子,還是成人呢?究竟是孩子們不能面對失敗,還是家長不能面對失敗?
2018年11月15日

除了懲戒,還能怎麼面對「不聽話」的學生?

徐海娜: 要求「懲戒權」的和」必須讓學生有所懼怕」的,都沒有認識到教師特有的專業性何在,所以他們才想象不到,除了懲戒與規訓之外,還有很多令學生「聽話」的方法。
2018年11月9日

什麼樣的老師才是「好老師」?

徐海娜:老師也是一種「專業」,信任學生、善待學生,為學生創造公平教育機會,都是專業精神應有之義。
2018年10月24日

請勿用陳腐方式教育現代學生——從 「學生不交作業,家長一起受罰」說起

徐海娜:當老師把威脅、羞辱當成教育的手段,怎麼還能期望教育出懂得尊重他人的學生呢?當家長敢怒不敢言,又如何教育我們的孩子成為剛正不阿大寫的「人」呢?
2018年10月15日

越難讚美的孩子和家長,越要讚美他們

徐海娜:對於「好學生」來說,父母和老師開口讚美似乎並不難。但假如是一個怎麼幫他成績都不見起色的學生呢?假如是一個上課搗亂,下課又騷擾同學的學生呢?
2018年9月12日

閱讀怎樣帶給孩子成長的力量?

徐海娜:為了讓孩子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放到學業上來,而拿走孩子喜歡的課外書一定是不明智的。拿走他的快樂,他怎麼會有力量去努力學習呢?
2018年9月5日

如何教孩子真正學會尊重?

徐海娜:在今天優裕的環境中長大的許多孩子,卻不懂怎樣尊重父母、師長及其他人,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2018年8月9日

羨慕又抵觸?——如何健康面對「別人家的孩子」

徐海娜:當我們只會教育子女與人競爭,從羨慕「別人家的孩子」到謀害「別人家的孩子」似乎也沒很遠的路要走。
2018年6月21日

給孩子看的繪本,為什麼要家長讀出來?

徐海娜:為孩子讀繪本不僅可以培養孩子的大腦愛上閱讀,還可以增進親子關係,更是我們重溫自己童年的過程。
2018年6月14日

停止語言暴力,別做孩子心中的「暴君」

徐海娜:恣意出口傷人,學生依然聽話,往往老師家長都很高興,但這豢養了成人和孩子彼此內心的暴君。
2018年5月8日
徐海娜,前電視媒體人,曾任欄目主編等職,後赴港讀書將自己歸零。香港城市大學碩士畢業後開始對兒童教育感興趣,之後又取得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特殊教育文憑」。曾擔任兒童導師,做過兒童教育課程設計。在香港BROADLEARNING教育機構eClass平台出版電子互動童書10本。同時還曾擔任香港雜誌及報紙的特約記者和長期撰稿人。2017年遷居新加坡,從事特殊兒童教育、童書以及繪畫創作。同時也是一位普通的媽媽,願意在此專欄將育兒的那些成功失敗的經驗和對教育的觀察與大家分享。
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