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治理新視野》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經濟時代:贏者通吃VS贏者分享?

鄭志剛:帶著「贏者通吃」這樣的抽象印象和現實擔心,我開始了新零售之旅。隨著觀察和思考的深入,一些新的印象和判斷逐漸在我的腦海中形成。
2018年7月31日

阿里現代合伙人制度的歷史痕迹:晉商大盛魁的「萬金帳制度」

鄭志剛:無論幾百年前大盛魁的「萬金帳」還是如今阿里的合伙人制度,遵循的邏輯顯然不是「股權至上」,而是「長期合夥」。
2018年7月2日

國企混改理論基礎:從現代產權到分權控制

鄭志剛:國企改革面臨兩大問題:一是「一股獨大」下監督過度問題;二是所有者缺位引發的為經理人設計激勵機制的設計者的長效激勵機制缺失問題。
2018年6月20日

20年後國企改革理論再「爭論」

鄭志剛:當前國企混改理論基礎並非來自新產權派鼓吹的現代產權理論,也非來自新激勵派鼓吹的激勵合約設計理論,而是來自二者的深度結合。
2018年6月12日

國企改革的輪迴

鄭志剛:對混合所有制企業再繼續嚴格界定國有和民營已經失去了意義,政府應該弱化直至取消按企業所有製成分區別對待的政策。
2018年5月21日

從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看中國資本市場運行效率

鄭志剛:上市公司購買理財產品現象表明,中國資本市場在資源配置效率問題上不僅存在總量失效,同時還存在產業和地區的結構失衡。
2018年4月24日

發行CDR就意味著獨角獸「回歸」了A股嗎?

鄭志剛:新經濟企業近年來成為全球資本市場爭搶標的,但僅依靠發行CDR而不去積極進行上市制度改革,就能實現獨角獸「回歸」A股的目的嗎?
2018年4月2日

混改的「聯通模式」?

鄭志剛:現在研判聯通混改是否成功為時尚早,但我們可以從中發現一些經驗,甚至可以總結出所謂的「聯通模式」,供其他正在進行混改的國企借鑒。
2018年2月22日

萬達的「混改」

鄭志剛:當媒體關注萬達如何在「新零售」競爭中「選邊站隊」,以及它是否將「徹底退出房地產」時,我看到的卻是一場別樣的「混改」。
2018年2月1日

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的「苦心」

鄭志剛:港交所此次「同股不同權」上市制度改革並非「給投資者和市場的選擇再多一些」那麼簡單,而是公司治理控制權安排的重要制度創新。
2018年1月2日

幼兒園究竟應該「公立」還是「私立」?

鄭志剛:幼兒園是否公立或私立並非杜絕虐童現象關鍵,企業只有通過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才能贏得顧客信任,最終實現盈利和基業長青。
2017年12月11日

恆豐銀行的「中國式」內部人控制問題

鄭志剛:恆豐案例表明,大股東由於真正所有者缺位,並不能很好地履行監督經理人職能,形成公司治理真空,為內部人控制大開方便之門。
2017年12月4日

新金融語境下的公司治理理念轉變

鄭志剛:學術界應認真思考新金融語境下,傳統金融學發展所面臨的困頓及金融學內涵的「不變」與「變」,進而調整金融實踐中的公司治理理念。
2017年11月27日

激勵機制設計能否賦予產業政策新生命力?

鄭志剛:激勵機制設計僅是基礎性市場機制的修補和完善,而不是市場機制的簡單代替。由此引發一個問題:激勵機制設計的邊界在哪裡?
2017年11月20日

如何解讀中國公司治理困境?

鄭志剛:為何2015年至今中國控股權之爭表現得如此血腥激烈?三條邏輯主線是解讀中國公司治理現實困境的關鍵。
2017年10月31日

諾貝爾獎的權威性是如何煉成的?

鄭志剛:諾獎的引人矚目來自於其權威性,而權威性的背後是諾獎評獎程序對學術市場基本邏輯的尊重與應用。
2017年10月16日

此一時彼一時的國企高管薪酬改革

鄭志剛:希望政策制定者在新一輪國企改革政策制定中少一些行政計劃思維,對市場經濟多一點敬畏。
2017年9月25日

董事會獨立性應加強還是削弱?

鄭志剛:外部董事主導的董事會看上去更獨立,但獨立的代價是專業性的喪失和內部控制的鬆懈,事實真的如此嗎?
2017年9月4日

聯通混改「得」與「失」

鄭志剛:聯通畢竟邁出了重要一步,打開了民資參與國企壟斷的電信業的大門,並為其他國企混改提供更多借鑒。
2017年8月28日
鄭志剛,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盤古智庫學術委員。該專欄專注於剖析中國資本市場進入分散股權時代公司治理的現狀和存在的問題,闡述股東、董事以及機構投資者在治理結構中所應扮演的角色,旨在為中國公司治理實踐改善提供思路和參考。
上一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