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時度勢》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對李克強報告的三點疑惑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總理李克強任後的首個政府工作報告顯示,北京希望繼續釋放改革紅利,促進經濟增長,但在增長目標、房地產政策、財稅改革等方面仍存疑問。
2014年3月6日

反思「四兆」恐懼症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四兆」該受詬病之處到底在於反周期的宏觀政策,還是經濟體系本身存在的缺陷?二者本質不同,應對方式也大相徑庭,一旦混淆不僅不利於總結經驗,反而容易矯枉過正。
2013年8月20日

把握人民幣國際化良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金融危機與量化寬鬆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討論的導火索,人民幣海外歡迎程度超出預期,2020年有望步入國際儲備貨幣行列。
2014年7月21日

全球量化寬鬆拐點下的中國抉擇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經歷了金融危機以來的再平衡,如今全球經濟格局已發生深刻變化。海外三大拐點到來讓中國經濟面臨的外在環境更為複雜。
2014年6月17日

避免南轅北轍的貨幣政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貨幣政策越來越多地依靠定向流動性工具,這或降低政策透明度與威信,並使得央行從「最後貸款人」邁向「第一貸款人」。
2014年5月28日

難以服眾的中國一季度GDP數據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一季度中國經濟數據有不少意外,實際情況恐怕不如數據顯示的那麼樂觀。為防止經濟繼續探底,中國政府應抓緊落實穩增長政策,並適時降準。
2014年4月18日

中國可以避免「明斯基時刻」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儘管中國經濟已經出現諸多矛盾,但因此判斷大危機將至難免過於草率。本屆中國政府危機意識空前增加,這是把握防範危機的最關鍵因素。
2014年4月9日

中國改革的「解與未解」之惑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討論上,當前中國決策層對經濟增長已有危機感。房地產今年分化格局將更加明顯,而金融改革與財政改革協調性無太多改變。
2014年3月23日

中國金融改革五大矛盾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金融改革與國企改革、財政改革等配套改革存在步調不一致,大量預算軟約束企業仍存在,這將增添經濟與金融運行的不確定性。
2014年2月21日

信託警報解除是誰的勝利?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信託「剛性兌付」不破結局看似皆大歡喜,但顯示決策層未對應對首次債務違約做好準備,長期解決思路還需從規制設定上努力。
2014年1月29日

2014:中國資本市場前瞻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A股在去年全球十大主要股指中表現最差,今年能否一改頹勢?三中全會發出的改革信號能否落實、並釋放資本市場的改革紅利?
2014年1月15日

中國式宏觀調控的終結年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經濟周期已明顯縮短,宏觀調控的難度越來越大。傳統以需求管理為手段的宏觀調控作用越來越受到制約,宏觀經濟政策對增長的作用顯著縮小。
2013年12月18日

深化改革協調性至關重要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當前金融改革可謂領先一步,但如果其他改革不能有效推進,單兵突進效果恐怕很難令人滿意,如何協調推進諸多改革措施方面缺乏明確指引。
2013年12月3日

全面深化改革的源泉是「以人為本」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三中全會提及改革力度略超筆者預期,例如強調市場決定性作用、司法改革、組織成立深化改革小組等,但在國企改革方面變化不大,顯示改革仍然面臨利益困境。
2013年11月13日

上海自貿區的四大難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上海自貿區成立至今,總方案對金融改革部分卻措辭謹慎。自貿區雖承擔了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的重任,四大問題也反映了實施困境。
2013年10月29日

美聯儲不退市加大中國政策難度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美聯儲推遲退出QE引發市場積極反應,投資者仍依賴非常規貨幣政策;但這並不值得歡呼,美國不確定性會對中國的經濟政策產生負面影響。
2013年9月24日

上海自貿區應成為升級版特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政府大力推進上海自貿區,意義絕不僅僅在於推行金融、貿易改革試點,其對法律、行政管理模式的探索,與深圳特區有異曲同工之處。
2013年9月5日

應告別「穩健」的貨幣政策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錢荒」之後,央行依舊用「穩健」來闡述未來貨幣政策。筆者無意咬文嚼字,只是希望決策層能提高政策透明度,及時準確地將政策導向傳遞給市場。
2013年8月7日

如何反擊「唱空中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投資者對於中國經濟增長底線認識模糊,市場對反周期經濟政策是否推出、何時推出也判斷迥異。回擊唱空的最好方式在於提高政策透明性與一致性,同時發揮逆周期的宏觀經濟政策。
2013年7月30日

克強指數顯示經濟或破下限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速或引發決策層與市場擔憂,真實情況可能更糟。若宏觀經濟政策難有作為,7.5%的增長率下限無疑將被突破。
2013年7月16日
沈建光,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前瑞穗證劵亞洲公司首席經濟學家,赫爾辛基大學經濟學博士。少時曾求學歐美,希望縱橫四海,遊歷全球;如今重心回歸中國,專欄立意審視中外經濟,建言宏觀大勢。曾任國際經合組織顧問和歐洲央行資深經濟學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芬蘭央行經濟學家,現亦為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客座教授。
上一頁‹‹123456789››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