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觀察者》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短期不足憂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經濟上季度繼續減速,引發悲觀情緒,但筆者認為,政府有充足的政策工具在短期提振經濟,最嚴峻的挑戰是改革缺位導致經濟中長期下滑。
2012年1月17日

中國資本流出的政策寓意

澳新銀行劉利剛:今年年初以來的資本流出,不會對中國宏觀經濟穩定產生明顯影響;但對人民幣而言,其單邊升值趨勢已基本被打破,未來走勢將更多回歸基本面。
2012年8月14日

分析:中國發電量放緩為何更快?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電力生產在6月為零增長,同期工業增速卻達到9.5%,引發了市場的疑慮:中國是否低估了其第二季度GDP增速?
2012年7月30日

人民幣成為貿易融資貨幣?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人民幣國際化的下一步,可能是在其作為貿易結算貨幣之外,更多地具有融資功能,不僅可體現在貿易方面,也可以應用於投資。
2012年7月25日

地方政府發債風險幾何?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中國不允許地方政府發債,但地方政府又通過各種方式欠下巨額債務,這一癥結的出路在堵不在疏,好的機制可防止過度發債。
2012年7月9日

保障房建設是頭號目標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如果不放鬆房地產調控,那麼中國政府就必須讓700萬套保障房順利完工。這其實不難達到,中央財政較為理想,也可允許地方政府專項融資。
2012年6月19日

利率市場化的嘗試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這次降息反而是一次存款利率「升息」。利率市場化伴隨著一次降息而展開,算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
2012年6月13日

一次非典型降息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融資成本的降低,加上近期財政政策不斷配合,筆者也認為中國經濟將在第二季度見底,並從第三季度回升。
2012年6月8日

中國新一輪財政放鬆應偏重民生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中國實施新一輪政策放鬆應是大概率事件,但首先應安排預算資金及時投放,優先保障房、醫療以及教育等民生工程投入。
2012年5月30日

降準不是靈丹妙藥

澳新銀行劉利剛:經濟下滑、通脹放緩時,放鬆貨幣政策可行,但效果卻需考量;信貸需求因很多其他政策而被壓制,其中影響最大的當屬房地產「限購」。
2012年5月14日

中國何時降存準率?

澳新銀行劉利剛:存款準備金率下調次數與時間,是一個看似簡單卻又難以捉摸的問題。從近期數量指標到價格指標,或都意味著下一次降準已經迫在眉睫。
2012年5月4日

人民幣將真正「雙向波動」

澳新銀行劉利剛:人民幣單邊升值趨勢可能已基本結束,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雙向波動增強將是平常事件,中國匯率改革又向最終的浮動匯率目標邁進一步。
2012年4月16日

中國資本帳戶開放提速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證監會近日增加QFII 、RQFII投資額度,與此前溫州個人境外直接投資試點等消息聯繫,事實上反映了中國正在有意加快資本帳戶開放。
2012年4月6日

中國房市:房價低迷而投資旺盛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房市今年低迷似成定局,「調控」調子不變,而保障房幾乎達到在建規模三分之一,這將是民眾檢驗政府政策執行力的重要窗口。
2012年3月27日

中國已具備深化改革所需經濟資源

澳新銀行劉利剛:儘管許多社會和經濟問題依然嚴峻,但本屆政府為進一步改革留下了大量資源,包括健康的財政、巨額外匯儲備以及運轉良好的國有經濟體系。
2012年3月15日

中國經濟如何重回「內平衡」?

澳新銀行劉利剛:中國經濟仍需要內部再平衡,並以此作為新一輪經濟增長的基礎。中國結構性改革應該以內部改革作為基石,外部需求不振,事實上為中國經濟提供了改革的催化劑。
2012年3月5日

貸款增長較慢倒逼央行降準

澳新銀行劉利剛:超額存款準備金率變化、外匯占款變動及實體經濟指標變動都將對存款準備金率政策產生影響。對於中國央行來說,保持貨幣政策相對靈活性是唯一選擇。
2012年2月20日

通脹是否會捲土重來?

澳新銀行劉利剛:1月份遠高於市場預期的通脹率,意味著通脹因素並未被完全控制,仍有重來風險。貨幣政策取向將保持靈活性,也需在一定程度上鼓勵資本流出。
2012年2月10日

上海提速建設「人民幣中心」

澳新銀行劉利剛:「十二五」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規划出台,意味著上海在未來發展中明確了改革方向。上海建設人民幣中心構想蘊含著更多政策意圖,也意味著金融體系大變革可能。
2012年2月1日

中國應進一步有序推動金融改革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經濟研究總監劉利剛:中國金融系統改革過去五年謹慎漸進,諸多結構性問題難以根治,下一步應考慮以利率市場化為核心。
2012年1月6日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