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對話》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未來糧食進口的生態代價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執行編輯萊維特:為了滿足國內肉食需求,中國農業綜合企業將會進口數百萬噸的動物飼料,為巴西等國帶來集約農業和更嚴重森林破壞的風險。
2012年9月14日

中外對話:上海沒有做好準備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執行編輯博伊德:洪水和其他自然災害,給中國沿海巨型城市上海造成的威脅日益增加。面對氣候變化威脅,上海尚未做好準備。
2012年9月7日

中國南水北調工程中的「不合理」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執行編輯萊維特:目前人類消耗的水資源中,食物生產佔去了絕大部分,其原因何在?為什麼中國需要重新思考南水北調工程?
2012年8月31日

俄羅斯自然保護區的奧運「陰影」

倫敦奧運會已落下帷幕,人們開始把眼光落到2014年在俄羅斯舉辦的冬奧會上。但珍妮•約翰遜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文指出,國際融資和旅遊收入期望已使俄國對自然保護法律做了令人擔憂的改變。
2012年8月17日

中國碳交易試點破冰之難

中國將於2013年在七省市啟動碳排放交易試點。環境網站「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副總編徐楠和北京記者劉爽撰文,解析其中的難處和困境。
2012年8月10日

氣候學家的生命堪憂

有關全球變暖的爭論常常充滿火藥味。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的一位高級顧問告訴瑪麗亞姆•奧米蒂,氣候學家被害是遲早的事。
2012年8月3日

中國「頁岩氣革命」的喜與憂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在美國,頁岩氣開放有可能形成新一輪的「淘金熱」,不少人對此表示擔憂,但中國的政策持續釋放著鼓勵信號。
2012年7月27日

工業化養殖的環境代價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主編伊莎貝爾•希爾頓以美國和蘇格蘭的工業化養殖為例,指出:中國食品進口需求的不斷增加,引起了出口國對相關污染和疾病的關注。
2012年7月20日

北京:艱難「煤改氣」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2011年底以來的PM2.5輿論風潮,使北京市的天然氣替代燃煤發電計劃得到臨門一腳的推動,但在中國,推行「煤改氣」的難度,可能遠大於動力。
2012年7月13日

不丹旅遊業能否走上新道路?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駐廷布記者扎西多吉:對發展旅遊經濟一直持謹慎態度的不丹王國,試圖走出一條既能促進旅遊業蓬勃發展、又不會破壞其自然環境的新道路。
2012年7月6日

里約峰會:失望中的希望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主編伊莎貝爾•希爾頓:對於上周剛剛結束的里約+20峰會,各方普遍表示失望。但商界在峰會中的討論,比政府更有遠見,突顯聯合國接近癱瘓。
2012年6月29日

北京空氣指數之爭

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周嶸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稿:中國指責美大使館發布空氣質量指數,在政治和法規層面或許合理,但難獲公眾信任。
2012年6月15日

中國核電走向全球?

安東尼•弗羅加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稿:從巴黎的核會議,到哈薩克的鈾礦,世界核產業在焦急地等待著來自北京的消息。中國核技術正在日益受到青睞。
2012年6月8日

綠色建築評估體系的中國困境

清華大學訪問學者康納利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寫:在建築上,如果中國和世界其他發展中國家都步美國後塵的話,全球氣候就會災難重重。
2012年6月1日

外資電力撤出中國

中國記者陳楠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寫:中國日漸繃緊的煤電價格,正在引發外資電力從中國退潮。深層次的制度困境,再次繃緊中國電力行業的神經。
2012年5月25日

歐洲可以做得更好

迪爾米德•托尼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稿:中歐應加深就氣候變化問題的合作。但是什麼阻礙了這一進程?是歐洲各國不能「異口同聲」,還是它們無法認真傾聽?
2012年5月18日

美國城市農業回潮

吉爾•理查德森為環境網站「中外對話」撰稿:美國的各個城市都在修改不準養雞的法律,使原來偷偷摸摸養雞的行為合法化,掀起了新一波的後院農業浪潮。
2012年5月4日

中國電動車普及長路漫漫?

北京記者韓子遇:政策的大力扶持為電動車在中國汽車銷售市場中贏得了一定的份額,但電動車想要在市場上大放異彩,僅有利好的政策是遠遠不夠的。
2012年4月27日

國際汞公約挑戰中國限汞進程

北京自由撰稿記者譚斯穎:在世界汞排放總量中佔據25%以上比例的中國,正面臨全球性限汞所帶來的壓力和挑戰。
2012年4月20日

中國環境記者的「黃金時代」

獲得2011「年度中國最佳環境記者獎」的馮潔見證了中國記者的「黃金時代」。然而,她告訴劉原,報導污染和水資源短缺並不容易。
2012年4月13日
|‹上一頁‹‹678910111213141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