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蓮•邰蒂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靠服兵役彌合社會隔閡?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面對社會分化,前美國陸軍將軍斯坦利•麥克里斯特爾提議美國重新實行義務兵役制,以為年輕人創造一段共同的經歷。
2012年7月12日

在辦公室小憩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允許員工在辦公室小憩也許有助於提升工作效率,改善員工普遍存在的睡眠不足問題。更多的企業和員工都應以開放心態接受工作時間小憩。
2012年6月28日

機場X光機「吃了」我的包

FT專欄作家邰蒂:我在半睡眠狀態下將黑色行李包放到X光機的傳送帶上,但等我走出全身掃描機的時候,我那黑色的滑輪包就不見蹤影了。
2012年6月12日

賣空禁令是否有效?

FT專欄作家邰蒂:紐約聯儲最近發布了一篇論文,認為賣空禁令充其量只起到中性作用,而且還損害市場流動性。這應令一些歐元區政府警醒。
2012年8月31日

美國邊緣政策不可取

FT專欄作家邰蒂:邊緣政策越肆無忌憚,就越容易侵蝕市場信任,最終引發市場對美國國債或其它資產類別的恐慌。
2012年8月24日

美國企業全球化讓華盛頓傷腦筋

FT專欄作家邰蒂:隨著大型美國企業更加國際化,受美國經濟影響程度下降,企業家在參與美國國內政治時的態度變得更加搖擺不定。
2012年8月20日

迎接「大數據」時代

FT專欄作家吉蓮•邰蒂:全球每天生成的數據已達2.5艾字節。監控包括來自社交媒體數據在內的「大數據」,可在減災和掌握窮國狀況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2012年8月17日

讓動物啟示人類合作

FT專欄作家邰蒂:人們假定,經濟生活像動物王國一樣,由個體的求生本能和盈利動機驅動,但倫敦金融城資深律師克里斯普認為這是錯誤的。
2012年8月13日

歐元區銀行還剩多少「家當」?

FT專欄作家邰蒂:隨著歐元區危機加劇,有些政界人士希望歐洲央行通過又一輪長期回購操作,再次為銀行提供支持。但問題是,此舉能否奏效?
2012年8月10日

人類學家教我們理解風險

FT專欄作家邰蒂:人類學家認為,關於兩大關鍵變量的假設決定風險控制:組織內是否存在操控全局的個人?組織的權力結構是否是有益的?
2012年8月10日

社交媒體的心理遊戲

FT專欄作家邰蒂:網路的經濟規律意味著,過於細膩、複雜或逼真的「真實」生活,通常不受大眾歡迎;傳播開來的往往是虛假故事。
2012年8月8日

美國金融體系的軟肋

FT專欄作家邰蒂:貨幣市場基金沒有任何存款保險為其提供擔保,投資者還可隨時贖回,這是美國金融體系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2年8月2日

歐洲人需要夢想

FT專欄作家邰蒂:美國人從不懷疑願景和使命的重要性,而歐洲在困境中陷得越深,就越是覺得即使在夢裡也難以有夢想,更別提追求夢想了。
2012年7月17日

提防「夏季的詛咒」

FT專欄作家邰蒂:歐元區危機、美國政治和債務問題、中國經濟放緩、Libor醜聞和倫敦奧運會這五重不利因素籠罩市場,今年「夏季詛咒」可能再次降臨。
2012年7月9日

美國電視節目的出新

FT專欄作家邰蒂:在被指低俗的美國電視業,一種睿智、富有創意的新體裁正在開花。這些節目不一定高雅,但它們細膩、睿智、別具一格。
2012年7月6日

Libor醜聞彰顯銀行業核心問題

FT專欄作家邰蒂:近幾十年,每當英美大銀行欲為高利潤、詭異創新提供理由,他們都會端出亞當•斯密。但Libor醜聞顯示,他們並非斯密傳人,而是機會主義者。
2012年7月2日

歐洲人應該向海外移民

FT專欄作家邰蒂:過去半個世紀,到海外謀生的大多是新興市場國家的人。如今形勢不同了,巴西人奧利維拉呼籲,西班牙和葡萄牙那麼多失業的人應該到巴西工作。
2012年6月20日

由「嫉妒高盛」到「嫉妒貝萊德」

FT專欄作家邰蒂:六年前,華爾街和倫敦金融城到處瀰漫著一種「嫉妒高盛」的情緒。而今,「嫉妒」對象似乎變成了貝萊德。為什麼?
2012年6月20日

我去迪士尼「朝聖」

FT專欄作家邰蒂:儘管迪士尼心機深藏,而且商業味太重,但它至少在儘力搭建一種場所,讓不同背景的美國人還能夠聚在一起。
2012年6月4日

美國政治僵局是結構性悲劇

FT專欄作家邰蒂:美國社會現在似乎變得更加兩極分化,強大的利益集團正利用手裡的財富來推進自己的訴求,進一步加劇了這種分化。
2012年6月1日
吉蓮•邰蒂(Gillian Tett)擔任英國《金融時報》的助理主編,負責全球金融市場的報導。2009年3月,她榮獲英國出版業年度記者。她1993年加入FT,曾經被派往前蘇聯和歐洲地區工作。1997年,她擔任FT東京分社社長。2003年,她回到倫敦,成為Lex專欄的副主編。邰蒂在劍橋大學獲得社會人文學博士學位。她會講法語、俄語、日語和波斯語。
|‹上一頁‹‹1314151617181920212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