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時間解讀》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股市「鼠疫病菌」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不管中國證券監管有多嚴厲,股市的欺詐仍將存活,就象鼠疫的病菌,它只會潛伏,而不會滅亡,一旦氣候條件合適,它又會重新出來繁殖。
2007年3月27日

「空頭」的失敗

FT中文網評論員陳旭敏:謝國忠、易憲容等「預言」的失敗,實際上不是他們個人的失敗,而是整個金融市場「空頭」的失敗。
2007年3月23日

中國房價為何居高不下?

FT中文網經濟事務評論員陳旭敏:從土地增值稅到住房結構、從宏觀調控到土地出讓金的規範,中國對房地產的調控可謂不遺餘力,但中國房價仍然居高不下,主要源於中國政府顧慮重重,至少從目前看,中國對房價的調控口徑一直是控制房價的漲幅,而不是促使其下跌。
2007年3月21日

中國加息:用稻草壓駱駝?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以6.39%利率阻止31%的利潤增長的誘惑,中國央行想用這個幅度的利率上調,來壓制目前膨脹的貸款投放,無異於想用一根「稻草」來壓「駱駝」,而且是壓一頭膘肥體壯的「駱駝」。
2007年3月19日

中國消費:殺貧濟富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也許我們不能想象,中國一旦放開宏觀調控,讓企業、政府和居民一起消費,中國和全球經濟將會怎樣;但是我們絕對可以想象,只要中國一天不放開宏觀調控,貿易順差、流動性過剩、貸款衝動,投資膨脹的惡性循環將一直纏繞著中國。

2007年3月16日

誰在給中國經濟下「蒙汗藥」?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或許沒有什麼能比就業更能嘲弄中國的宏觀調控:2007年中國新增了2400萬城鎮待業大軍,其中包括600萬應屆和上一年大學畢業生。
2007年3月15日

世界不是平的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很難想象,富國和窮國這種拉開的收入差距,目前能讓全球化進程一帆風順地延續下去,或者說,佔全球人口總數近五分之四的發展中國家,如果其購買力不能隨著跨國公司產品供給能力的增長而增長,目前的全球化能夠自我循環?
2007年3月13日

基金狂購潮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曾經一度門可羅雀的基金,去年開始卻很快被搶購一空。許多人以為,只要搶到基金,離暴富就近了一步。
2007年3月9日

外匯投資公司即將浮出水面

FT中文網評論員陳旭敏:在日前的「兩會」上,中國央行副行長吳曉靈證實,此前炒得沸沸揚揚的國家外匯投資公司正在籌建,但具體成立時間要看籌備進度確定。
2007年3月7日

中國民生的困惑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象往年一樣,這些最基本的民生問題今年又一次象雪片一樣堆到了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中國政治協商會議委員們的桌上。但是這些問題何時能得到解決,卻是一個奢侈的困惑。
2007年3月5日

中國股市加入「國際俱樂部」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中國A股與全球金融市場互動,是中外經濟互融的結果,但中國股市以暴跌方式融入全球市場,卻是人們始料未及的。
2007年3月2日

「你知道,這是牛市」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股票作手回憶錄》中有句話:「你知道,這是牛市。」 大意是:投資股市賺錢主要是看準趨勢,而非依靠股價波動賺錢。
2007年2月28日

年年有「余」新解

FT中文網經濟事務評論員陳旭敏:是中國的傳統美德錯了,還是中國儲蓄過度?或是目前的國際貿易規則本身就有問題?
2007年2月26日

中國需要反思宏觀調控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全球化時代,中國宏觀調控應與時俱進,放棄囿於本國的總量調控思維,而在市場經濟中更多發揮「主人公」意識,促進中國產業加入全球競爭。
2007年2月12日

先「攘外」,還是先「安內」?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最重要的是,人民幣的升值,將會扼殺中國生產要素價格市場化改革的空間。一旦人民幣升值幅度較生產要素價格改革先達終點,那麼中國整個要素價格市場化的步伐將不可避免地放慢。
2007年2月9日

「泡沫」鴉片

FT中文網經濟評論員陳旭敏:爭論中國股市有沒有泡沫本身就是一個「悖論」。如果認為股市有泡沫的人堅決離場,否認泡沫論的人繼續持有,股市自然會在一個理性的價格範圍內穩定。
2007年2月8日
|‹上一頁‹‹3456789101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