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第一時間解讀》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必要時可對朝鮮半島施壓

中國亞非發展交流協會理事曹辛:如果金正恩走得過了,美韓就可能有借口對朝鮮進行外科手術式打擊,使局勢變得無法控制。因此,中國當前需要同時給半島南北雙方施加壓力。
2016年3月11日

勿堵塞「階層塑化」之路

陶短房:北京超越紐約成為全球「10億美元富豪之都」,發自肺腑感到高興的恐怕只有利益攸關的極少數人。在中國經濟增長進入「新常態」之際,對貧富分化加劇可能造成的社會衝擊,必須有清醒的認識並積極予以應對,最需要警惕的是切勿繼續堵塞「階層塑化」之路。
2016年2月26日

「小區拆牆恐懼」考問中國城市文明

FT中文網公共政策主編劉波:當前中國最需要的不是心態開放、能接受政府隨意「拆牆破院」的民眾,而是心態開放的政府,以尊重市場規律、城市規劃原理而不是「拍腦袋」方式決策。
2016年2月23日

朝鮮氫彈試驗傳遞的三條訊息

中國亞非發展交流協會理事曹辛:朝鮮氫彈試驗聲明表明,它以美國「敵視朝鮮」為幌子發展核武,對中國持既顧忌又不滿的態度,並準備在核武之路上一條道走到黑。
2016年1月6日

中德特殊關係能走多遠?

FT中文網公共政策評論員劉波:歐洲大力發展對華關係並不意味著弱化對美關係,而是要強調自身價值,獲得鞏固對美關係的籌碼,並將自身樹立為世界的重要一極。
2015年10月29日

讓外企擔憂的「中國夢」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霍默靜:對匯聚天津參加夏季達沃斯的全球商界精英而言,「中國夢」已是頗為尷尬的名詞,中國曾是他們獲取財富的夢想之地,但如今中國的反壟斷運動卻令他們「夢醒」。
2014年9月10日

好的城市規劃是公眾參與出來的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霍默靜:這是一個有趣的狀態——印度用從中國學來的參與式管理實現著官員民主思維的轉變,而中國討論「人的城鎮化」規劃的決策時還未引入公共參與。
2014年4月11日

投票混合所有制:等等看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霍默靜:每個中國民營企業家心中都有一種「混合所有制」,但他們對這一壟斷國企的改革方案均持觀望態度,這種默契未必是中國改革者所期待的。
2014年4月10日

黨政一體下的中國「兩會」

FT中文網言論編輯霍默靜: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國權力結構發生顯著調整,政府權力向執政黨收歸。今年「兩會」,無疑會因此帶上更強的「黨性」。
2014年3月3日

中國對南海問題「雙軌思路」顯現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薛力:周末公布的中國南海仲裁案立場文件顯示,在應對南海爭端國際化上,中國立場已調整為,以有限可控的地區化來防範無限不可控的全球化。
2014年12月8日

政法委不作為「是對法治最大幫助」

以依法治國為主題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落幕,引發各界對改革政法委系統的期待。蘇州大學法學教授周永坤認為,如政法委繼續存在,司法獨立就很難實現。
2014年10月23日

達沃斯上的「底線」討論

FT中文網編輯霍默靜:中國宣傳部門高官魯煒亮相達沃斯,與外國嘉賓同席討論,可謂開放透明的積極信號。他也借這一國際場合,再度強調中國互聯網管理的「底線」。
2014年9月12日

UC對阿里的價值

互聯網產業觀察人士王冠雄:在馬雲建設「移動的電商帝國」之際,UC能為阿里巴巴帶來極度寶貴的移動流量,也能讓阿里巴巴在移動搜索領域挑戰百度和騰訊。
2014年6月11日

對中國信心的「倒掛」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霍默靜:在今年博鰲論壇首日有關中國創新能力的討論中,中國學者、企業家及官員普遍對創新環境憂心忡忡,與此相對,外籍嘉賓的態度卻樂觀得多。
2014年4月9日

即將到來的美中衝突?

北京改革和發展研究會理事鄧聿文:近日美中關係火藥味十足。美方處處圍堵中國,是為奧巴馬出訪亞洲盟國造勢,還是反映出它更深層更長遠的外交戰略選擇?
2014年4月9日

不應止於默哀

FT中文網言論編輯霍默靜:中國官方輿論長期對民族問題諱莫如深,媒體集體失語,以致中國公眾對新疆問題無從了解。除了譴責和默哀,「兩會」還能為昆明做些什麼?
2014年3月4日

「媒體監督」的黑色喜劇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劉波:媒體監督食品安全,不僅正當而且必需,但這種監督應當是客觀、公正和專業的。避免媒體這一公共資源的公器私用,也攸關公共利益。
2013年5月7日

稅收立法應收歸人大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劉波:「國五條」再度引發到底何人擁有中國徵稅立法權的討論。中國亟需告別「人大授權」這類過渡性機制,以法律確定稅收主體的權利義務。
2013年3月7日

「收入倍增」首先需要擴張民權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劉波:緩解持續拉大的收入和財富差距,最主要的是要打破那些目前仍在損害個人自由、抑制競爭的制度,保障、伸張和擴大基本民權。
2013年3月6日

空泛的「大部制改革」是捨本逐末

FT中文網公共政策編輯劉波:政府體制改革的「本」在於改變傳統的政府職能,增強公民社會對政府的監督,而至於採取「大部制」還是別的方式,只是「末」而已。
2013年2月26日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