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會員,論壇門票領取倒計時
付費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觀點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大國競爭時代回來了

索沃斯:中俄都在挑戰美國主導地位,只是方式不同。俄羅斯想再次劃定勢力範圍,中國希望建立「兩強世界」。
2016年10月25日

西方應該如何遏制俄羅斯?

達爾德:美俄關係已跌落至30年來最低點。西方需要像當年對付蘇聯那樣,對這個缺乏安全感的大國實行遏制戰略。
2016年10月25日

人民幣貶值「心魔」

程實:基於對均衡匯率測算,人民幣有效匯率不存在長期貶值的基礎,人民幣將以漸進貶值方式趨近長期穩定水平。
2016年10月25日

中國經濟增長目標還能保多久?

中國今年有望達到不低於6.5%的經濟增長目標,但隨著經濟增速一路下滑,政策制定者的迴旋餘地越來越少。
2016年10月24日

重振美國經濟需要兩黨合作

坎特:要抵消人口結構挑戰並提高生活水平,美國需要一個政策組合,對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經濟政策要兼收並蓄。
2016年10月24日

銜接學習與就業:21世紀教育的全球實驗

陳梓舒:關於學生就業,教育機構與市場訊息嚴重不對稱。僱傭者愈發看重利用資源、快速學習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2016年10月24日

日本應急管理:災難來臨如何減少恐慌

段宏慶:在日本,安全培訓是從幼兒園就開始的,緊急情況下如何確保安全應對,是人人必備的生活技能。
2016年10月24日

文革的制度根源與其導致的制度變化

許成鋼:政治、意識形態極端的集權與行政、經濟的地方分權,互為條件;文革制度遺產並未隨著文革結束而結束。
2016年10月24日

中國庭審改革的一絲曙光

孔傑榮、沃泰姆:中國啟動了一個庭審公開網,越來越多的庭審可以高清在線觀看,這對不透明的司法意味著什麼?
2016年10月24日

寡頭能拯救俄羅斯嗎?

巴特勒:面對俄羅斯的困境,當年扶持葉利欽上台的寡頭也許需要再次干預政治,既維護自身利益,也拯救國家。
2016年10月24日

杜特爾特值得中國信任嗎?

李開盛:杜特爾特發展對華友好關係的動機沒有問題,態度也是真誠的,但他的對華政策目前還受到諸多內外因素牽制。
2016年10月21日

FT社評:杜特爾特在中美間的危險博弈

杜特爾特很可能只是在美中間見風使舵,而非要徹底轉變菲律賓的根本戰略立場,但儘管如此,這也是一種高度危險的嘗試。
2016年10月21日

摩根大通為何退出在華合資券商?

Lex專欄:摩根大通退出一創摩根不意外,1/3的持股讓其無法控制合資企業,分手不表明摩根大通放棄中國。
2016年10月21日

「全球知識分子」赫希曼:早年生活和思想探索

韋森:赫希曼是從人類社會觀念史大背景中思考現實世界問題的思想家,他留下的是關於人類社會如何運作的觀念。
2016年10月21日

破解中國「工具」教育之惑

周健:人格教育比知識灌輸更重要,最重要的是以身作則、身體力行。這並非在中國沒有落腳之處,只是大家忽視了而已。
2016年10月20日

服務業未能助力中國經濟改革

中國的服務業並未填補製造業低迷留下的空白,因此,中國政府可能推遲結構調整,繼續通過政府干預拉動經濟。
2016年10月20日

石油價格戰將不了了之?

歐佩克就減產達成一致,說明其力圖把競爭對手擠出市場的嘗試未奏效。油價戰爭或許並未終結,但風向正在改變。
2016年10月20日

中國經濟不能以周期為託辭

陸銘:中國經濟的問題是結構性的、也是體制性的,存在大量改革空間,不應把增長下滑歸結為通常的經濟周期。
2016年10月20日

Twitter「衰落」與微博「中興」

Twitter舉步維艱,原因在於缺乏生態的戰略縱深和潛力。微博卻建立了從文字到圖片、視頻甚至網紅的完整生態。
2016年10月20日

中國經濟如何實施「債轉股」?

黎軻、劉傑:「債轉股」作為剛性債權到軟性股權的轉變,決定其成敗的要素,是經濟復甦與企業價值提升。
2016年10月19日

FT大視野:美國如何面對「後奧巴馬時代」?

佐利克:美國正變得不再受人尊重,其在二戰後幫助創建的國際秩序也在瓦解,新當選的美國總統該如何應對這種現實?
2016年10月19日

「貿易峰值」假說站不住腳

隨著美歐保護主義升溫和中國經濟轉型,有關「貿易達到峰值」的假說流行起來,但高盛不同意這種觀點。
2016年10月19日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和出租車

萬喆:從科斯到哈特,經歷了經濟學理論的許多爭論與變革。當人們在確定中摸索,發現不確定才是真正的科學。
2016年10月19日

技術之外,還有人生

孟薔薇:我算是一個「理轉文」的學生。那麼,在對待生活或者人生本質問題上,文理科人的思考有什麼差異?
2016年10月19日

極權主義的興衰機理

張千帆:極權主義是極難維繫的,但威權(或後極權)是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從某個版本的威權走向民主也很難。
2016年10月19日

日本為什麼那麼乾淨?

段宏慶:「安全、放心」是內在要求,如果只是表面的乾淨、整潔,一個社會不可能真正讓人有清凈之感。
2016年10月18日

中國第三季度GDP的五大看點

中國國家統計局即將公布第三季度經濟增長估計值,中國的減債努力能否與經濟增長目標並行不悖是市場人士關注的重點。
2016年10月18日

產業政策大討論:產業政策、宏觀政策與制度變革

唐世平:中國經濟增長需要宏觀政策、制度基礎和產業政策的共同支撐,對此應有清醒認識,不能厚此薄彼。
2016年10月18日

「債轉股」的歡與慮

胡月曉:「債轉股」本身並不會帶來企業價值提升,當前A股炒作「債轉股」概念的行為,是非理性的。
2016年10月18日

中國互聯網金融下半場的熱點在哪裡?

FT2016年度中國高峰論壇上,幾位嘉賓就中國金融科技未來的機遇和挑戰、傳統金融業與科技結合等話題展開討論。
2016年10月17日

中國:一個不算太成功的「發展型國家」

唐世平:中國只是「發展型國家」俱樂部一員,甚至也不是最成功一員。動不動就談中國模式,是一種可怕的驕傲。
2016年9月1日
|‹上一頁‹‹58959059159259359459559659759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