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5月份人民幣對美元貶值1.6%

中國人民銀行(PBoC)改革了設定人民幣每日中間價的方式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5月下跌1.6%。人民幣在去年8月貶值2.6%。
2016年6月1日

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降至五年低點

中國央行將每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在五年來的最低水平,以追蹤較為疲軟的市場匯率。目前,美元的反彈正令人民幣匯率承壓。
2016年5月25日

美元跌至15個月低點

美元匯率昨日觸及15個月以來低點,反映了市場愈演愈烈的疑慮:美國經濟能否實現足以讓美聯儲(Fed)達到其利率目標的增速?
2016年5月4日

巴西央行入市干預阻止本幣上漲

昨日巴西貨幣雷亞爾逆轉了在眾議院投票決定彈劾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總統後出現的大幅上漲勢頭,並跌至更低位。此前巴西央行出手干預阻止其升值過快。
2016年4月19日

中資企業押注人民幣走弱

中國一些最大的國有企業在去年下半年把美元債務置換成人民幣債務,並增加美元存款,這樣做既可避免支付較高美元利息,又押注人民幣貶值。
2016年4月11日

中國外匯儲備5個月來首次增加

根據中國央行(PBoC)發布的新數據,3月份中國外匯儲備上升至3.212兆美元。分析師原本預計,中國外匯儲備會比2月份的3.202兆美元低60億美元。
2016年4月7日

「富裕國家的中國溢出效應將越來越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中國等新興市場對發達經濟體構成越來越大的風險;隨著中國進一步融入全球金融市場,中國產生的溢出效應很可能不斷加大。
2016年4月5日

易綱:中國外儲符合流動性標準

中國央行副行長周日表示,中國官方所公布的外匯儲備只包括高流動性資產。此言意在讓投資者放心:中國當局有足夠彈藥阻止人民幣大幅下跌。
2016年3月7日

中國官員對增長前景表示樂觀

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齊聚上海之際,中國央行副行長易綱發表安撫人心的言論,稱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的需求仍會維持保持較為強勁的狀態。
2016年2月26日

退歐擔憂致英鎊匯率跌破「地板價」

英國退歐引發的擔憂推動英鎊匯率跌至1英鎊兌1.39美元下方,這是2009年以來首次跌至這一水平,2009年那次與英鎊面臨的危機有關。
2016年2月25日

李克強敦促各部委「積極回應輿論關切」

受中國市場動蕩連累的投資者近來紛紛抨擊北京方面溝通欠佳。現在中國政府用自己定義的良好溝通作出了回應——指示各部委告訴世界,一切其實都不錯。
2016年2月18日

分析:中國貨幣政策的溝通「赤字」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最近對《財新周刊》發表的言論似乎表明,中國央行的溝通「赤字」已經變得過大。有人認為,中國對其貨幣政策缺乏系統性溝通。
2016年2月17日

Lex專欄:春節黃金周釋放樂觀信號

從中國春節長假期間的零售和餐飲銷售額、影院票房、景點人氣等指標來看,中國經濟的某些領域表現不錯。央行行長周小川的表態也安撫了市場。
2016年2月16日

誰該為全球市場動蕩負責?

從歐佩克到主權財富基金,從人民幣到中國股市,從美聯儲到美國經濟,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東方快車謀殺案》,當前市場動蕩也有12個嫌疑人,最令人擔憂的是,他們都對拋售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2016年2月14日

「中國1月資本外流逾1100億美元」

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月中國有1130億美元資金流出,中國政府該月動用了900億美元,以支撐人民幣匯率,導致中國外匯儲備降至近4年來最低。
2016年2月14日

中國將限制在香港刷卡買保險

中國計劃嚴格執行針對境內富人購買香港保險產品的資金使用限制,此前這些限制常常沒人遵守。這是北京方面遏制資金外流的最新舉措。
2016年2月4日

分析:A股暴跌引發資本外流擔憂

上證綜指下挫6.4%,收於自2014年12月以來的最低點。這也是自1月7日A股「熔斷」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股市再度暴跌可能加劇對於資本外流的擔憂。
2016年1月27日

中國企業進口商品發票被疑「虛報」

虛報從香港進口至中國內地的商品價值是一種常見的把資金轉移到境外的手段。由於中國當局收緊了向外轉移資金的官方管道,這一手段又開始流行。
2016年1月27日

中國官媒:索羅斯對人民幣挑戰不可能成功

金融大鱷索羅斯近期在接受訪談時表示正在做空亞洲貨幣,並稱中國經濟硬著陸「幾乎不可避免」。《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文章稱:「索羅斯對人民幣和港元的挑戰不可能成功——對此,無須懷疑。」
2016年1月27日

黑田東彥建議中國加強資本管制

日本央行行長在達沃斯表示,臨時加強資本管制將使中國無需為捍衛本幣而浪費外儲。對此IMF總裁拉加德呼應稱:「大規模動用外匯儲備不是好主意」。
2016年1月25日

「去年中國資本外流比預計更嚴重」

位於華盛頓的國際金融協會稱,2015年中國資本凈流出規模達到6760億美元,但表示其中有一部分是生產性的,因預計人民幣走低的中國企業紛紛還清美元債務。
2016年1月21日

港元出現逾10年最大單日跌幅

港元在本周四創下逾10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原因是投資者紛紛猜測當局將不得不調整長期實施的盯住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
2016年1月15日

香港人民幣Hibor大幅回落

在兩次升至創紀錄高度之後,隔夜香港人民幣銀行同業拆借利率(CNH-Hibor)終於大跌,這暗示,中國央行(PBoC)在成功收窄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匯率價差之後,已把自己的意圖傳遞給了投資者,局面可能會回歸常態了。
2016年1月13日

中國股市大跌殃及亞洲市場

不久前,亞洲各地市場還在傾向於密切追隨華爾街的腳步。然而,中國股市令人震驚的新年熊市開局卻讓投資者始料未及。市場人士不得不轉而加緊研究中國與鄰近經濟體之間的關聯。
2016年1月12日

離岸人民幣利率飆升至創紀錄高位

中國在抑制人民幣貶值的戰爭中開闢了一條新戰線——買入離岸人民幣(CNH),挫敗迅猛發展的套息交易(carry trade),並把借款成本推升至創紀錄高位。
2016年1月11日

中國加強資本管制 遏制資本外流

中國正在加強臨時資本管制,以遏制不斷加快的資本外流。面對家庭和企業換匯需求高漲的局面,中國的銀行紛紛對購買美元做出限制。
2016年1月11日

墨西哥警告人民幣貶值或引發貨幣戰爭

這個拉美第二大經濟體會是頭一批受到影響的,原因是墨西哥比索是交易量最大的新興市場貨幣之一,常被交易員用作新興市場貨幣的代表。
2016年1月8日

「中國恐慌」再度殃及全球市場

中國當局支撐股價和人民幣匯率的企圖,令人再度懷疑中國政府的經濟管理能力,全球市場隨之陷入動蕩:全球各地的股市和大宗商品價格全線下跌。
2016年1月8日

人民幣匯率現逾十年來最大單日漲幅

中國貨幣匯率出現逾十年來的最大單日升幅,原因是中國國內交易商剛剛度過春節假期,就遇到了來自中國央行(PBoC)的支持性言論以及美元的走軟。
2016年2月15日

中國央行出新規打擊離岸人民幣做空

中國央行周一表示,中國將對離岸人民幣存款徵收存款準備金,此舉旨在吸納流動性並提高針對人民幣貶值的投機成本。
2016年1月18日

人民幣離岸/在岸匯差大幅縮小

此前,投資者押注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導致人民幣在岸和離岸匯率的差距達到歷史最高位。不到一周之後的今天,這兩種匯率曾一度變得一致。
2016年1月12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