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新常態所需的企業家精神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毛壽龍:新常態是要建立一個公共治理的權利秩序,來支撐市場秩序的常態化發展。為此企業家須關注治理秩序的擴展,以降低治理意義上的風險。
2016年1月26日

FT社評:中國是否應選擇資本管制?

資本管制並非長期解決方案,卻是當前北京方面可採取的正確步驟。要使資本管制收到理想效果,中國還須擇機闡明推動經濟再平衡以及放開人民幣匯率的相關政策。
2016年1月26日

香港蟬聯「全球房價最難負擔城市」

最新的統計調查顯示,去年第三季度,香港房價中值是家庭稅前年收入中值的19倍,這一比率遙遙領先於悉尼、舊金山和倫敦等國際超級都市。
2016年1月26日

投資緬甸經濟特區風險莫測

FT投資參考(東盟)研究主管鮑令:中緬經貿往來降溫之際,皎漂經濟特區項目被授予中國財團的消息無疑令人振奮,但商業前景以及政治亂局卻成了隨之而來的煩惱。
2016年1月26日

黑田東彥建議中國加強資本管制

日本央行行長在達沃斯表示,臨時加強資本管制將使中國無需為捍衛本幣而浪費外儲。對此IMF總裁拉加德呼應稱:「大規模動用外匯儲備不是好主意」。
2016年1月25日

方星海說什麼,不如港幣重要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瑾:比起官員清談,市場已經釋放了足夠多訊息。港幣格局註定其對市場反應更為敏感,堪稱礦井中的金絲雀,風吹草動也反映市場對人民幣的擔心。
2016年1月25日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因何受限?

埃坎諾皇家學院奧特羅-伊格萊西亞斯:「強大的國家擁有強大的貨幣」,中國當然配得上擁有強大的貨幣,但這需要付出代價。若中國希望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就必須從制度上轉變政府角色,使其從金融體系的主角轉變為主要監管者。
2016年1月25日

中國農商行股東「上淘寶」賣股

中國農村商業銀行的股東近來紛紛在中國最大的在線拍賣網站——淘寶(Taobao)上拋售股份,這個跡象表明資金緊缺的投資者正採取日益絕望的舉措。
2016年1月25日

如何拯救人民幣的「失血恐慌症」?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用技術解決根本問題,向來是中國改革的首選。但技術與創新的背後應是市場與制度,缺少健全的市場機制,人民幣的實力和信用就難以真正樹立。
2016年1月25日

投資者要對今年全球金融市場保持警惕

安邦諮詢:當前國際金融市場蘊藏著很大風險,美國、歐洲等主要經濟體的形勢也不容樂觀。對投資者而言,高度警惕風險、保持謹慎將是明智的策略。
2016年1月25日

高新技術會帶來多少道德難題?

FT副主編桑希爾:隨著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和機器人領域的技術進步,每個人都急於弄清楚其對社會、經濟和道德層面的潛在影響。不妨先考慮三個問題。
2016年1月25日

方星海:中國在匯率政策上溝通不佳

但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人民幣貶值不符合中國的利益。這次論壇與會者的廣泛共識是,中國經濟比市場動蕩所顯示的更加健康。
2016年1月22日

技術帶來的七大變化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人們習慣把「技術」看成一個經濟部門。這個定義太狹窄。我們需要在更大背景下評估當代創新。技術是工具,既提供機會,也暗藏危險。
2016年1月22日

1月MNI企業信心指數略有下滑

1月份,MNI中國企業信心指數(MNI China Business Indicator)從去年12月的52.7降至52.3,不過該讀數仍高於50這一閾值,表明企業仍持樂觀情緒。
2016年1月22日

中國經濟靠服務業再續輝煌?

FT首席國際金融記者桑曉霓:儘管經濟增速放緩,但中國仍在以驚人的速度創造新的就業崗位,其中許多崗位都在服務業。此外,勞動者的收入也在提高,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可以更多地依賴國內消費,而不是繼續大興土木。
2016年1月22日

德拉吉暗示將推出新一輪貨幣刺激政策

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暗示,歐洲央行(ECB)準備最早於3月推出新一輪貨幣刺激政策,這提振了今年剛剛遭遇慘重損失的美國和歐洲股市回升。
2016年1月22日

印度首都「限號治霾」的爭議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為應對空氣污染,新德里力排眾議試行了一項激進的交通管制措施——汽車單雙號限行。有人質疑,此舉邏輯上可行,但並沒有顯著減少霧霾。
2016年1月22日

全球股市陰雲難散

富時環球指數(FTSE All-World Index)昨日下跌2.8%,至2013年年中以來最低點,比去年達到的紀錄高位下降了近20%——超過20%就是通常定義的熊市範疇。
2016年1月21日

「去年中國資本外流比預計更嚴重」

位於華盛頓的國際金融協會稱,2015年中國資本凈流出規模達到6760億美元,但表示其中有一部分是生產性的,因預計人民幣走低的中國企業紛紛還清美元債務。
2016年1月21日

達沃斯:智能機器將改變世界

2016達沃斯論壇傳出的反差鮮明的訊息是:人工智能將刺激經濟增長,創造新財富,但隨著機器人取代人類,數以百萬計的工作者將需要重新培訓。
2016年1月21日

在華美企感覺受歡迎度下降

周三公布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在華經營的美國企業正受到中國經濟放緩的拖累,但他們最大的擔憂是「不一致的監管解釋和法律不清晰」。
2016年1月21日

中國經濟:增速v絕對增量

中國經濟增速已顯著放緩,但以絕對增量計算,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仍然大於10年前。近些年來,中國每年名義GDP絕對增量相當於一個發展中大國的經濟總量。
2016年1月21日

船運業的全球化困局

FT專欄作家邰蒂:全球貿易增長曾比全球經濟增長快出不少,但近年來已急劇放緩。這一現象背後的結構性轉變,導致船運業陷入了困境。
2016年1月21日

資本管制可能捲土重來

FT專欄作家明肖:自撒切爾時代以來,資本自由流動成為現代全球資本主義的信條之一。但取消用於實施資本管制的政策工具是否導致了一系列金融危機?
2016年1月21日

達沃斯:世界經濟處於十字路口

出席達沃斯論壇的頂尖經濟學家們表示,世界經濟既有可能持續復甦,也可能遭遇全球金融危機的第三階段。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展望突顯2016年全球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
2016年1月20日

中國向里根尋求改革靈感?

如同上世紀80年代美英推行供應面改革那樣,中國領導層擬為企業減稅鬆綁,從而藉助消費和服務行業緩解重工業衰落。然而,在一些重要領域,中國特色的供應面改革與美英不同。
2016年1月20日

FT社評:中國須防經濟最強支柱疲軟

工業利潤萎縮、償債負擔和房地產市場萎靡可能共同抑制家庭收入增長,危及正在成為中國經濟最強支柱的消費支出。中國應構築穩固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堡壘,以抵禦消費疲軟跡象。
2016年1月20日

中國需繼續破除「公有制迷信」

天則經濟研究所茅於軾:當前中國面臨的經濟困難,病根子在於仍然沒有突破對公有制的迷信。該公有的就公有,該私有的就私有,實事求是,才是正確的做法。
2016年1月20日

重新定義中國經濟結構變動

北京大學教授張帆:中國長期發展依賴於結構更新,增長點需要通過與其他行業關聯實現擴散。對產業結構升級途徑和新增長點的尋找要基於中國特點。
2016年1月20日

財政實力是新興市場央行政策的後盾

FT社評:墨西哥央行行長建議央行通過干預債券市場阻止信貸緊縮,但這不適用於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政策的可信度需以財政實力做後盾。
2016年1月20日

FT歷屆「年度人物」盤點

從1970年開始,FT記者和編輯每年評選「年度人物」,其中兩次當選FT年度人物的,只有兩個人: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
2015年12月18日
|‹上一頁‹‹63463563663763863964064164264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