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德國短工津貼能否阻擋疫情下的失業潮

張冬方:德國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終決定了經濟的形勢,而經濟的形勢發展又決定了普通人的飯碗。
2020年4月7日

新冠疫情衝擊下中國企業和政府的對策選擇

傅曉嵐、楊志遠:新冠疫情衝擊下,全球價值鏈日趨區域化、簡單化、多元化和不均衡。中國應主動應對,以科技創新驅動智慧、綠色和健康價值鏈,力爭更大主導權。
2020年4月7日

疫情下半場,中國功夫應在抗疫之外

陳歆磊:在中國,疫情的大規模傳播已經得到明顯抑制,在外防輸入之餘,如何有效恢復社會和經濟秩序已成為當務之急,中國又該如何做呢?
2020年4月3日

全球經濟刺激政策經受「綠色」拷問

在疫情威脅全球人類的緊要關頭,考驗在於政策制定者能否不放棄已經制定的環保進程,加速推動經濟的綠色轉型。
2020年4月3日

經濟重啟應力避全能主義陷阱

翁一:面對新冠疫情這樣的社會危機,民眾期待和呼喚大政府,但大政府決不等於全能主義政府,不能落入全能主義陷阱。
2020年4月3日

放開手腳的美聯儲能否維持全球金融穩定?

邰蒂:與2008年相比,美聯儲似乎擁有了更多的自由來打破常規,如允許別國央行和公共機構以美國國債換取美元。
2020年4月2日

全球大流行病下的人民幣匯率

鍾正生、張璐:美元流動性緊缺,是本輪美元指數疾速破百的主因;中國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全球衰退下如何發揮好人民幣匯率的調節作用?
2020年4月2日

新興市場央行求助於量化寬鬆

疫情當頭,發展中國家的央行紛紛把政策推向幾周前還無法想象的極端,開始在二級市場購買政府和私營部門債券。
2020年4月1日

「美元荒」挑戰美元霸權

周浩:伴隨著新冠危機的蔓延,美元荒再度出現,這推高了美元的匯率;疫情引發的危機,是否會進一步蔓延至更多的金融市場?
2020年4月1日

資本市場因疫情發生的四點改變

麥考密克:為應對新冠疫情衝擊,經濟政策領域的主角從貨幣政策轉換成了財政政策,這會對市場產生巨大影響。
2020年4月1日

財政刺激,或許只是全球經濟的「齊格菲防線」

章俊:G20推出5兆美元計劃,美國通過2兆美元計劃,短期對提振市場情緒會有正面效果,但從中長期來看,無法扭轉全球陷入實質性衰退的宿命。
2020年4月1日

世界負擔得起如此規模的財政和貨幣刺激嗎?

戴維斯:為應對疫情衝擊而推出的大規模刺激會導致政府債務危機和通脹嗎?所幸當前世界經濟中有三點有利因素。
2020年3月31日

直升機撒錢,大通脹還會遠嗎?

錢軍輝:美國社會政治經濟等新變化,提供了通脹大幅上升的環境;疫情所引發的「撒錢式」財政刺激,很可能終結維持了近40年的低通脹。
2020年3月31日

被加戲的「新基建」:初衷和歸宿

吳金鐸:疫情衝擊之下,誰來擔當穩增長大任?「新基建」能否再次成為中國特别時期屢試不爽的穩增長主力?
2020年3月31日

疫情中的政治局會議:如何穩定不穩定的經濟?

徐瑾:在感染危險與縮水錢袋之間,個人有兩難。在穩定經濟與刺激政策間,政策也面臨抉擇。疫情是一次性衝擊,穩定經濟核心在於穩定企業。
2020年3月30日

G20如何拿出5兆美元應對疫情衝擊?

劉英:各國拿出5兆美元刺激經濟本身不易,更需要精準施策,把錢用在刀刃上,拉動民間投資,激發經濟活力。
2020年3月30日

新加坡疫情下的生活筆記(3.27):政府推480億與民眾共渡時艱

徐海娜: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在國會發布了2020年追加預算案,主要目標有三個,「保工作、保企業、保未來」。
2020年3月27日

新冠疫情讓人們重新審視政府與企業

古思里:新自由主義認為跨國企業擁有與一國政府並行的權力。但新冠疫情明確告訴我們,最終擁有權力的還是政府、而非企業。
2020年3月27日

向中國學習「生態紅線」

施密特-特勞布:中國的生態紅線制度將擴大保護範圍,並為其他地區的可持續土地利用規劃提供借鑒。
2020年3月27日

德拉吉:政府應在疫情中支撐經濟

德拉吉:政府應該以足夠的力度和速度採取措施,保護公民和經濟,公共債務水平高企將成為我們經濟的永久特徵。
2020年3月27日

這場大流行病帶來的道德挑戰

沃爾夫:如今面臨的這場流行病,遠不如那些曾反覆摧殘我們祖輩的瘟疫那麼糟糕。但是,我們仍應該明智地應對。
2020年3月26日

各國央行須與財政部門協作抗疫

希爾德布蘭德:面對新冠疫情,各政府將推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自然災害救助計劃,而各央行需要確保利率不會不受控制地上升。
2020年3月26日

美聯儲無限量化寬鬆,魯莽還是勇敢,影響幾何

徐瑾:疫情之下,金融危機陰霾重現。美聯儲全力救市,意味著什麼?在危機中,央行應該發揮作用,從最後的貸款人進化到最後的交易商。
2020年3月26日

美聯儲「梭哈」救市

麥肯齊:美聯儲出台無限量購買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政策。隨著美聯儲成為固定收益市場的最後買家,其資產負債表規模將顯著擴大。
2020年3月25日

要防備新冠疫情造成長期衝擊

布恩:假如疫情不只持續幾個月,為應對暫時性衝擊而設計的舉措如何修正或加強?協調、同步的貨幣和財政行動將愈發重要。
2020年3月25日

金融危機背後的第四條「斷層線」

夏春:每當某個經濟主體債務高到讓人擔心時,央行都會繼續擴大寬鬆力度,令債務周期延長,使原本三條「斷層線」產生的深層結構矛盾都無法化解。
2020年3月25日

富裕國家無法單獨打贏防疫戰

拉詹:在找到解藥或可靠的疫苗之前,除非世界各地都遏制住病毒,否則沒有一個地方能放鬆。防疫必然是一場全球戰爭。
2020年3月24日

美國反補貼新規,中國製造業如何應對?

曾磊:反補貼新規沒將中國列為發展中國家。中國企業如何應對呢?只能靠更謹慎的投資決策和更精細的營運管理。
2020年3月24日

應對全球新冠疫情危機需要什麼樣的財政舉措?

桑德布:針對疫情的合適財政回應,除了要滿足醫療體系需要外,還要維持人們的收入,至少讓他們不會因為擔心自己的未來而減少支出。
2020年3月23日

伯南克、耶倫:美聯儲必須減輕疫情對經濟的長期破壞

伯南克、耶倫:美聯儲已出台措施穩定金融市場,恢復其正常運轉。但更重要的是,要採取更多舉措,避免疫情對經濟造成長期破壞。
2020年3月20日

新冠疫情也是一場突發經濟事件

沃爾夫:作為最後的借款人和消費者,政府必須發揮作用,支撐家庭收入、保障企業免受需求崩潰的影響,防止經濟陷入蕭條。
2020年3月19日
|‹上一頁‹‹34567891011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