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精英該如何面對民怨?

沃爾夫:面對西方民眾的不滿,特朗普等民粹主義者拿出了簡單但錯誤的解決方案,如果執政精英繼續對此束手無策,他們將很快被掃地出門。
2016年7月21日

英國脫歐:區域一體化的現實主義邏輯

歐陽俊:被譽為一體化典範的歐盟近年來為何麻煩不斷?一切英國式的算計,都需要在實現理想的路途中加以考慮。
2016年7月21日

經濟學家們不應退出公共生活

哈福德:在英國退歐問題上,經濟學家意見空前一致,卻無力回天。但公共生活太過寶貴,不能完全交託給政客。
2016年7月20日

不必為中國經濟平緩下行而悲觀

陳稻田:未來我們會看到一個較長時期增速平緩下行、但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居民福利水平不斷提高的中國經濟。
2016年7月20日

中國外匯儲備與別國外匯儲備不一樣嗎?

張明:外匯儲備是中國未來經濟發展與金融穩定的寶貴資源,是中國人民的國民財富,應用到更具價值的管道上。
2016年7月20日

精英階層何以喪失影響力?

孫滌:當下西方社會矛盾積累的一大原因,是精英階層沒有關心其他階層權益,沒有切身體驗他們的感受和痛楚。
2016年7月19日

中國潛在增速的未來趨勢:L還是乁?

劉海影:中國最新經濟增速已降低到6.7%左右,大幅低於5年前大家習慣的10%以上的增速。這一速度是否過低?
2016年7月19日

世界需要負責任的民族主義

薩默斯:英國退歐和特朗普贏得共和黨初選,這兩件事說明,條件反射式的國際主義需讓位給負責任的民族主義。
2016年7月18日

金融訊息不可靠困擾中國經濟

金奇:在中國,有償新聞和盲目樂觀的信用評級削弱了金融訊息的可靠性,這轉而加劇了資本錯配並拖累了經濟。
2016年7月18日

「浮動標尺」看美聯儲的非理性

程實:一旦美聯儲忽略新增非農就業的中樞水平,它就會過度看淡當前的就業形勢,從而進一步抑制其加息意願。
2016年7月15日

政治豪賭:英國脫歐公投的悲劇

沈建光:推動脫歐公投的英國,自身卻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凸顯了英國前首相卡梅倫這一政治豪賭失敗的代價。
2016年7月15日

英美貿易協議沒有快速通道

邰蒂:英國的退歐派原以為,擺脫歐盟後,英國能夠和美國迅速達成貿易協議,但美國貿易代表卻表示這不可能。
2016年7月14日

不要對經濟增長的未來盲目樂觀

馬丁·沃爾夫:經濟增長既非必然,也不會勻速。由於技術突破相對狹窄,我們正處於一個增長令人失望的時代。
2016年7月14日

巡視之後,國企改革如何推進?

單小虎、唐海燕:中國國企改革裹足不前的原因錯綜複雜,與目前經濟和政治、改革意願與國資監管機構相關。
2016年7月13日

如何保護零工經濟時代的勞動者?

邰蒂:伴隨零工經濟時代到來,自由職業者不斷增加。但美國的福利、養老金及工會體系完全沒有做好應對準備。
2016年7月12日

退歐會致英國低薪崗位招不到工

奧康納:英國大量低薪崗位的員工來自歐盟其他成員國,退歐後對移民的限制,將使這些崗位面臨招工困難。
2016年7月11日

英國政治真空或致英鎊進一步下跌

馬格努斯:英鎊很可能進一步下跌至1英鎊兌1.15美元。這將是因禍得福,還是預示了未來將更加黑暗?
2016年7月11日

英國脫歐帶來的最大問題是「不確定性」

黃平: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將會持續一段時間,這種不確定性也會造成全球化逆向,並阻礙歐洲一體化進程。
2016年7月11日

透視民間投資困局

駱振心:中國民間投資占社會投資的比重出現了十年來首次下降。這對經濟來說意味著什麼?背後有怎樣的原因?
2016年7月8日

足球的懸念

王軍:足球的魅力體現在懸念上。藉助大規模場景,足球的勝負懸念在無數現場和電視機觀眾面前,被一一撩開。
2016年7月8日

醫療行業的公益性離不開市場

劉遠舉:醫療市場化與政府增加醫療公共開支、健全醫療保險、為人民購買醫療服務並不矛盾。醫療行業的市場競爭,反而能提高公共開支的效率。
2016年3月29日

在中國做生意須「入鄉隨俗」

《中國通》作者祈立天:在中國從事商業活動的外國人應該改變腦中固有的觀念,中國也擁有解決問題的可靠機制,只是這些機制和西方人習慣的機制不同。
2015年9月6日

如何應對移民帶來的兩難?

曼徹斯特大學經濟學教授科伊爾:從政治上而言,政策制定者往往希望限制或減少外來移民的數量。但從經濟上看,移民可能是財政凈貢獻者。
2015年9月21日

美歐自貿談判的「民主難題」

FT專欄作家凱:民調顯示,對歐盟與美國正在談判的自由貿易協定,多數歐洲人表示反對,理由是擔心「投資者與國家爭端解決機制」可能變成企業過度維權的武器。
2015年2月11日

精神疾病難題折磨英國經濟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英國每六個成年人中就有一人罹患抑鬱症或者焦慮症,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治療。這造成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損失,簡直是一個醜聞。
2014年7月16日

英國是小政府嗎?

FT專欄作家哈福德:不管你是喜歡還是憎惡英國本屆政府,人們一致認同,它正拚命為政府機構瘦身。那麼,英國政府到底有多大呢?
2012年2月17日

英國需要向中國學習

WPP集團首席執行官蘇銘天爵士:奧運會證明了中國的實力,而英國也不能聽任自己的衰落,必須進行重大改革。各個行業領域、官僚作風、海外形象等等一系列問題上,英國都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2011年9月12日

患者至上

FT專欄作家斯斯特恩:事實證明,為全體國民引入更好的醫療保健,從根本上講是一項管理挑戰。醫療機構應當致力於滿足患者的需求,更加以客戶為重。
2011年8月24日

布朗:被現實擊敗的中間派

即將離開政壇的英國首相布朗是一個被現實擊敗的中間派。他嘗試為西方左派勾勒出一套社會主義之後的經濟哲學,但他也似乎未能走通「第三條道路」。
2011年5月11日

算算抑鬱症的經濟成本

倫敦經濟學院經濟表現中心安康計劃負責人萊亞德:英國有1百萬人因精神疾病無法工作,這比失業人口總數還要多。那麼英國經濟遭受的損失呢?
2011年2月13日

回望2010

FT總編輯萊昂內爾•巴貝爾:2010年是傳統觀念遭到挑戰、重塑乃至徹底顛覆的一年。非常事件層出不窮,全球金融危機及其餘波繼續讓決策者傷透腦筋,全球化趨勢不再一往無前。
2011年1月4日
|‹上一頁‹‹29329429529629729829930030130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