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如何連任?

加內什:如果共和黨能實施民主黨的措施,又不帶上民主黨的文化本能,這是一條制勝之道。特朗普的勝選機會就在這裡。
2020年5月29日

新冠疫情後如何選股?

麥肯齊:新冠疫情增強了科技和醫療板塊近年的領軍者地位,使其他板塊進一步落後。有一種觀點認為,科技和醫療板塊的顛覆性企業前景仍然看好。
2020年5月29日

預防下一次大流行病,需要怎樣的科學研究?

凱瑟琳•厄爾利:新出現的人類疾病中有75%都源於動物,但針對這一領域的研究仍嚴重缺乏資金。
2020年5月28日

趁疫情搞無協議退歐是無恥的

沃爾夫:英國首相的算盤顯然是,疫情期間一團糟,沒人會注意英國與歐洲夥伴及永恆鄰國的經貿關係一下子中斷。這對國家不利,而且可恥。
2020年5月28日

小投資也會對實體經濟造成影響

福魯哈爾:大宗商品「金融化」扭曲了市場,這不僅僅來自機構,越來越多散戶投資者通過ETF等工具涉足大宗商品衍生品。
2020年5月28日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將面臨的衝擊

梁海明:從一個小漁港發展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絕非第一次面對巨大不確定性,幾乎當每一個最壞的時代過去,香港都重振旗鼓走進最好的時代。
2020年5月27日

消費者不消費將拖累美英經濟復甦

戴維斯: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和英國政府採取財政措施維持失業者收入,但兩國的家庭都減少支出,增加儲蓄。這對復甦是不祥預兆。
2020年5月27日

忘記MMT吧,赤字貨幣化與直升機撒錢有什麼不同?

何曉貝:央行長期持有大規模國債、央行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資、 以及「直升機撒錢」,都不能於與央行為政府赤字買單的「貨幣化」混淆起來。 
2020年5月27日

長線投資中國的「黃金三角形」

程實、王宇哲、高欣弘:在全球經濟羸弱的大環境中,經濟轉型充滿想象的新賽道脫穎而出,也為長線資本提供了逢低佈局的結構性機遇。
2020年5月27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爭論的現實意義

沈建光:非常時期需要有非常之法,財政赤字貨幣化弊大於利;當下應該用足現有政策空間,做好政策的協調發力,確保對中小企業的精準滴灌。
2020年5月27日

「預期差」帶來潛在風險

章俊:市場領先經濟是基於對經濟未來的預測;伴隨著後續經濟數據的逐步發布,實際數據與預期之間的「預期差」,將成為決定市場方向和波動的主要因素。
2020年5月26日

新冠疫情的全球經濟「衝擊波」:如何演進?

梁國勇:疫情出現兩大衝擊:「第一衝擊波」從東到西;「第二衝擊波」從北到南。前者已經給世界經濟帶來空前打擊,後者則意味著致命威脅。
2020年5月26日

「兩會」定調後,經濟趨勢如何?

徐瑾:兩會最大看點是什麼?未來趨勢將是一個錢變少的時代,階層躍升會放緩,軟階層時代正在緩步來到。財政赤字貨幣化,有用麼?
2020年5月25日

兩會:「超常規」刺激為何缺位?

周浩:為什麼不願意「超常規「?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願意。中國有較高儲蓄率,經常項目仍然保持順差,政策考量是什麼?
2020年5月25日

「德國歐洲」與「歐洲的德國」

斯蒂芬斯:歐盟唯有在德國希望它發揮作用的情況下才能發揮作用。這要求德國政界人士鼓勵人民接受「歐洲的德國」。
2020年5月25日

通縮:美國經濟繁榮的真正殺手

摩爾:加重新冠疫情災難的是,威脅美國經濟繁榮的經濟疾病——通縮——正在悄然蔓延。與新冠疫情不同的是,它沒有任何減弱跡象。
2020年5月25日

《外國公司問責法》:中國企業在美面臨退市風險?

劉裘蒂:5月20日,美國參議院以全數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重新燃爆中國企業可能被「集體退市」的憂慮。
2020年5月22日

德國的債務冒險

張冬方:這些年來,德國一直極為執著地實行以收支平衡為目標的「黑零」財政政策。而如今德國即將融入高負債的全球大家庭。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雙赤字」新興市場的抉擇

周茂華:疫情超預期衝擊引發各界對非常規財政政策討論,但新興市場與發達經濟體在經濟結構、金融環境等存在差異,前者應審慎對待非常規政策。
2020年5月22日

疫情結束後一定會發生通脹嗎?

沃爾夫:疫情應對措施導致的公共債務上升和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大推高了通脹幾率,但其他結構性變化意味著這個幾率並不大。
2020年5月21日

咖啡背後的平衡

邱慈觀、張旭華:與星巴克相比,瑞幸並未重視ESG。本文以盈利和社會良心之間的平衡為題,談談這個未見瑞幸重視,星巴克卻必須面對的議題。
2020年5月20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中的選擇

程實、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時衝擊全球總供給和總需求的大背景下,為避免經濟陷入「債務-通縮」惡性循環,非常之時須有非常之舉。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銀行業面臨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灝: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國家行業的各種問題。銀行業是連接國家、企業和個人的一個樞紐,這次疫情更是一場決定升留級,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美國會「賴帳」麼?

周浩:賴帳是一種違約行為,美國這大量國債由海外投資人持有的,真正要考慮的是違約成本。賴帳對美國來說,有百害而無一利。
2020年5月19日

疫後世界取決於場景重構能力

陳序:作為供應鏈和數據流樞紐,當城市遭遇「幕間效應」,當難以從刺激傳統產業與需求場景中獲得更大邊際收益時,科技創新是不是一劑解藥?
2020年5月19日

政府是否應該繼續為企業提供支持?

瑞占:封鎖可能持續更長時間,無限期支持企業的成本會讓政府倍感壓力,也可能會對企業造成損害。
2020年5月19日

爭鳴:中國要不要赤字貨幣化

鍾正生、張璐:赤字貨幣化涉及三個問題:償債、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穩定金融市場預期。中國有較大增長潛力和改革空間,不宜採取赤字貨幣化。
2020年5月19日

主流經濟學vs現代貨幣理論:誰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為主流經濟學存在重大缺陷,才給了MMT挑戰機會,然而MMT對理解重要問題同樣存在偏差。要解決世界經濟難題,我們需要回歸常識。
2020年5月19日

疫情讓「一帶一路」進入「重點項目維持」階段

丁學良:在歷經高速擴張、我稱為「九九歸一」的第一階段後,「一帶一路」在去年春夏開始局部收縮調整,而疫情又將它迅速推入第三階段。
2020年5月18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實屬無奈之舉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開啟QE應對危機的背景下,財政赤字貨幣化是無奈之舉,不應被當成常態化政策而反對,更不應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全球供應鏈中斷可能導致1970年代滯脹重現

羅奇:被壓抑需求的釋放可能將引發一輪市場意料不到的通脹飆升。全球供應鏈中斷也為這一結果埋下了種子。
2020年5月9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