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印度富人不快樂

卡茲明:莫迪連任後,印度一些商界人士曾謹慎樂觀地認為,總理將把注意力轉向重振經濟。但這一希望落空了。
2019年8月12日

無限增長只是個神話

斯米爾:摩爾定律只是特例,絕大多數有形事物不會以那麼快的速度增長,其年增長率大多在1%至3%這個區間內。
2019年8月12日

歐元須準備迎接多重衝擊

布恩:誕生20年來,歐元被證明具有韌性。未來幾年將有進一步的考驗,但也將是改進單一貨幣治理架構的契機。
2019年8月12日

投資者必須考慮通脹上升風險

雷德伍德:投資者需要自問,貨幣和財政刺激政策能否達到預期?寬鬆舉措是否會用力過猛,從而改變發達國家多年來低通脹的局面?
2019年8月9日

人民幣匯率破7,意味著什麼?

伍治堅:人民幣匯率是一個「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幣匯率應對中美貿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範作用甚於實際效果。
2019年8月7日

人民幣破7的四大問題:下一步如何走

徐瑾:人民幣破7,主動還是被動?貶值對抗關稅,有用沒用?人民幣下一步如何?投資者如何應對?人民幣決定因素,是中國的資產回報率。
2019年8月6日

人民幣「黑天鵝」為何再飛起?

周浩:人民幣破7,事實上打開了貶值空間,市場將出現更多的波動;劇烈波動並非常態,最終市場仍然會在一個新波動水平上尋找到均衡。
2019年8月6日

貿易戰為美國製造業套上枷鎖

格林:貿易摩擦不僅導致中國對美國商品的需求下降,還擾亂了美國製造商的供應鏈和庫存管理。經營企業就像掛著重物參加鐵人三項比賽。
2019年8月5日

海外資金為什麼投資中國?

趙雪:貿易摩擦升溫,引發外資撤離中國金融市場的擔憂。只要大環境不發生顯著改變,境內金融市場對外資的長期吸引力只會越來越大。
2019年8月5日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哈丁:在美國利率已經低得驚人之際,美聯儲宣布10多年來首次降息。全球範圍的持續低利率是一種深刻改變,是時候思考它的影響了。
2019年8月1日

從政治局會議看下半年政策走勢

沈建光:擴內需穩外貿是「六穩」的重要抓手。制度性改革與擴大開放是下半年經濟工作重點;這對短期有一些挑戰,長期來看是重要的發展機遇。
2019年7月31日

貿易戰如何推動全球政策調整?

戴維斯:人們原本以為,貿易戰會嚴重打擊中國經濟,對美國和歐元區只會造成輕微和短暫的影響,然而結果可能正相反。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脫鉤「論折射了什麼?

邢予青:無論是經濟脫鉤論還是技術脫鉤論,根源是重商主義思維者的失落感;只要中國敞開大門,中美經濟就無法脫鉤。
2019年7月30日

從「斯普尼克時刻「到「華為時刻」,中國企業如何提升競爭力?

夏春:對於中國大部分中小企業來說,相比難以實現的科技創新和難以改變的制度因素,他們實施優質的管理實踐「知易行易」。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貨幣政策的制定和執行

鄒至莊:中美兩國貨幣政策制定執行有何不同?關於制定貨幣政策的方法,經濟學界有兩派不同的意見。這兩派被稱為規律派與酌處權派。
2019年7月29日

兩率並軌仍任重道遠

胡月曉:只有統一的金融大市場,才能有完善的利率傳導機制,才會有完善的利率體系。進而實施兩率並軌,實現最終意義上的利率市場化。
2019年7月29日

對鮑里斯•約翰遜首相任期的三個預測

斯蒂芬斯:英國正經歷嚴重危機,退歐使聯合王國本身的聯盟處於險境。保守黨卻把蔑視真相、沒有底線的約翰遜送入唐寧街10號。
2019年7月29日

讓負利率變得可信

穆加達姆:即將離任的德拉吉能給拉加德留下的最好禮物,就是建立一個讓負利率變得可信的機制。這意味著歐洲央行需要克服兩個障礙。
2019年7月29日

長安十二時辰之外的安祿山

徐瑾:歷史大劇中,看不見的趨勢播種者往往更重要。隨著安史之亂,盛世的五光十色,旦夕間猶如燈滅。真實的安祿山如何上位,其人如何?
2019年7月25日

能否從領導者履歷預判未來成功?

希爾:從鮑里斯•約翰遜到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候選人的履歷能否成為他們開展下一份工作的指南?
2019年7月23日

全球貿易放緩的源頭在哪裡?

邰蒂:在人們擔憂美中貿易戰之際,很容易忽視一個關鍵細節,全球貿易放緩始於近年保護主義浪潮爆發之前很久。
2019年7月22日

唐朝為什麼失敗:長安十二時辰之外

徐瑾:唐玄宗看似是唐朝的轉折點,重用安祿山等胡人蕃將,寵幸楊國忠李林甫是衰落原因麼?唐代的沒落,從唐太宗的盛世就埋下引線。
2019年7月19日

澳門能否取代香港?

梁海明:與其眼睜睜看著企業和富裕階層「遠走他鄉」而無能為力,不如考慮一下與香港一水之隔的澳門,看其能否取代香港的部分角色和功能?
2019年7月18日

美聯儲降息幅度是否會超過「預防性降息」?

戴維斯:市場已篤定美聯儲會降息防範經濟衰退,新的焦點是,美聯儲是否會對政策利率和貨幣政策框架做出更根本的改變?
2019年7月18日

為什麼技術進步讓我們越來越焦慮不安?

陳季冰:技術進步究竟給我們帶來了多少貨真價實的福利?還是我們只是在忙忙碌碌和變動不居中收穫了一些假象而已?
2019年7月18日

理性的全球主義至關重要

沃爾夫:我們必須從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動,這麼做很困難。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將會導致災難。
2019年7月17日

穩定中美關係,需要超越經貿

廖崢嶸:中美穩定關係,需要超越經貿尋找策略。中國國內利益平衡下,政府有較大自由度追求貿易政策最優效果,不妨大膽嘗試單邊開放。
2019年7月17日

中國經濟走出低谷了嗎?

沈建光:如何切實減輕企業負擔、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改善企業中長期預期,對於現階段的中國經濟至關重要。下半年貨幣政策將延續結構性寬鬆。
2019年7月17日

你的公司如何對待「氣候罷工」

克拉克:如果你關心氣候變化,你應該為哪家公司工作?你應該避免去哪家公司工作?9月20日的全球「氣候罷工」活動有望為您提供答案。
2019年7月16日

本輪債務周期會如何收場?

沃爾夫:今天這個高負債和低利率的世界,將毀於通脹的烈焰還是通縮的寒冰?兩種結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中國最大的金融風險是美國

渥克:美國面對金融風險時所表現的無所顧忌,讓中國非常擔心。觸發下一場金融危機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國滿不在乎的態度。
2018年11月15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