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政策失誤給美聯儲帶來壓力

Fulcrum董事長戴維斯:隨著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隨著中國經濟放緩,西方投資者轉向終極的安全感來源——美聯儲。但美聯儲會不會改變今年加息的既定政策呢?
2015年8月31日

治理機制是理解新興市場的關鍵

諮詢機構Ecstrat創始人史密斯:新興市場與發達市場之間的差異不再對投資者有用,投資者應聚焦單個國家,利用「治理機制」分類作為分析的起點。
2015年8月31日

人民幣貶值引發通縮擔憂

法國巴黎銀行穆特金:對近期全球金融市場的劇烈波動,一種解釋是,投資者日益擔心全球「通脹減速」並非被強硬的央行措施手刃的巨龍,而是浴火重生的鳳凰。
2015年8月31日

「中國世紀」提早結束了?

路透社前任總編輯史進德:不管是好是壞,中國的不透明製造了傳奇,攪動了情緒。然而,情緒投資也會回歸均值。中國應該會越來越富,但是傳奇無法製造,夢想不能強求。
2015年8月28日

中國在市場和干預之間進退兩難

FT亞洲版主編皮林:中國政策制定者發現自己在市場和政府干預之間進退兩難。他們推高了股市,結果不得不讓股市跌下來;他們抑制了信貸,結果只能再次打開閘門;他們宣布要實施大刀闊斧的國企改革,結果卻無所作為。世界因此摸不清楚中國前進的方向。
2015年8月28日

中國城市污染源訊息公開程度有所提高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中國城市污染源訊息公開平均得分由去年的28.5分提高至今年的44分,但重點企業排放數據公開和環評訊息公開這兩項仍亟待加強。
2015年8月28日

新興市場「忘了」結構性改革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部主管盧賓:面對經濟困境,新興市場國家應該競相推行經濟改革。然而,就比較明確的改革戰略而言,經濟學家只能列出兩個國家。
2015年8月27日

正視全球儲蓄過剩時代

安邦諮詢:當前世界經濟復甦脆弱的主要原因,就在於全球儲蓄過剩。當太多的錢追逐太少的投資機會時,就會出現世界經濟復甦乏力的狀況。
2015年8月27日

為什麼應該擔心中國?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中國政府試圖阻止股市泡沫破裂,引導人民幣貶值,表明他們擔心中國經濟。中國的選項包括貨幣貶值、超低利率,甚至還有量化寬鬆。這些選項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動蕩。全球儲蓄過剩可能變得更嚴重。那會讓所有人都受到影響。
2015年8月27日

中國經濟疲弱對全球影響甚微

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史劍道:中國經濟疲弱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影響甚微,最重要的原因在於,至少四年里中國沒有對全球經濟真正做出貢獻。GDP常常是不重要的,而中國公布的GDP尤其不重要。想要評估中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請忽略GDP,從貿易著手。
2015年8月26日

評級機構仍然很重要

斯特恩商學院魯比尼:發現風險很困難,但不能讓別人代替做這件事。評級機構採用一套節奏緩慢的專門方法,而要發現快速變化的全球經濟中潛藏的風險,需要系統性、數據驅動的分析。
2015年8月26日

美聯儲應該加息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佩爾紹德:如果貨幣政策要推動金融穩定及持續經濟增長,就不應只對最新的通脹數據做出反應。過度依賴量化寬鬆,可能是世界仍未擺脫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
2015年8月26日

破除「資源詛咒」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馮明:「資源詛咒」的本質是「制度詛咒」和「產業結構詛咒」,如果它們能夠得到矯正,自然資源就會成為一種有利的要素稟賦。
2015年8月25日

美聯儲看來要犯嚴重錯誤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對當前局勢的合理評估似乎表明,美聯儲在最近的將來加息將是一個嚴重錯誤,它將危及美國央行的所有三大目標:物價穩定、充分就業和金融穩定。
2015年8月25日

中國模式已走到盡頭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馬格努斯:當單個考察時,股市和匯市行情,甚至聳人聽聞的天津爆炸事故,似乎僅僅是運氣糟糕的結果。然而,對這些情況綜合考察會發現,它們標誌著中國的經濟模式和政治模式似乎「魔力」不再。
2015年8月25日

不要神化中國政府的經濟管理能力

美國《時代周刊》駐北京記者舒曼:很多人以為,中國政府官員們對經濟的管理,比西方那些平庸的同行更有水平。其實,他們同樣「善於」搞砸本國經濟。
2015年8月24日

天津港爆炸背後的制度裸奔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天津港爆炸硝煙似乎快要過去。如果不能以切實的反思與改革應對此次事故,類似的悲劇就難以避免,就無法告慰九泉之下的逝去者。
2015年8月24日

資本金充足是銀行抵禦危機王道

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如果銀行資本金充足,有關欺詐的法律法規也能得到更嚴格的執行,那麼,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原本很有可能轉瞬即逝。
2015年8月24日

重新定義新興市場:選擇最佳矩陣

FT新興市場主編金奇: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起的「重新定義新興市場」大辯論中,各國專家提出了替代新興市場定義的數種定義方法,闡述了不同的定義標準和矩陣。
2015年8月24日

中國不再為世界經濟遮風擋雨

滙豐高級經濟顧問簡世勛: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超過了任何國家,並像沙袋一樣吸收著各種可能引發全球衰退的風險衝擊。這一角色使中國經濟問題重重。本月人民幣匯率調整標誌著一個轉變,也意味著世界可能需要一個新的「減震器」。
2015年8月21日

「印度製造」何時能超越「中國製造」?

FT亞洲版主編皮林: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和人民幣波動,讓樂觀者估計,印度製造業騰飛的時機已經到來。但看似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印度,振興製造業仍面臨可畏的障礙。
2015年8月21日

希臘債務危機對中國的警示

長江商學院李偉:希臘債務危機提醒我們,提升本國的核心競爭力,不是一味的訴諸於再分配和高福利政策或沉迷於短暫財富槓桿效應,而是直面當前中國嚴重的經濟結構失衡。
2015年8月20日

經濟學家如何進行經濟預測?

FT中文網撰稿人夏春:四位經濟學家關於毛氏時代經濟研究引發諸多討論,新聞熱點和學術關注點有何不同?經濟學界如何看待文革遺產?為什麼大多數人熱衷於追逐專家預測?
2015年8月18日

油價下滑暴露俄羅斯弱點

英國能源專家巴特勒:普京肯定記得,當年蘇聯解體的一大原因是能源價格暴跌。如果說有什麼不同,那就是現在的俄羅斯比那時更弱。
2015年8月17日

中國人節約習慣的由來

Opera Advisors董事博克斯韋爾:社會保障不足造就了中國源遠流長的節約文化。要讓信心不足的中國人消費,政府花幾年時間進行勸導顯然不夠。
2015年8月31日

企業放眼長遠未必好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對於企業業績從長計議的質疑是恰當的。當初,日本企業的交叉持股使管理層免受市場壓力,結果這些缺乏紀律的企業浪費了各自在業內的領先地位。
2015年8月27日

中國沒有「泰勒規則」

中國東方證券邵宇、池光勝:中國存在「自然利率」缺失和「目標通脹率」軟約束問題,而且由於央行與市場溝通的不暢使市場不易形成遠期利率和通脹率的穩定預期。
2015年8月20日

中國離建立利率走廊還有多遠?

中國華創證券鍾正生:人民幣匯市上的「壓力測試」已經塵埃落定,我們可以把目光從匯率政策再度轉到利率政策。實施利率走廊的兩個條件是什麼?建立利率走廊,中國還欠缺什麼?
2015年8月20日

人民幣貶值會對金融市場產生什麼影響?

恆豐銀行蔡浩:人民幣貶值帶動出口、提振中國經濟的預期,無疑會對股市形成利好和支撐,但因此導致的市場流動性波動短期會利空債市。
2015年8月17日

「一帶一路」應輕裝上陣

香港經濟學者梁海明:「一帶一路」下,中國率先走出去的產業都很「重」,如高鐵等,但實際上也應考慮「輕」項目,如影視和美食。此外,還需更講究「男女搭配」。
2015年8月17日

希臘國債危機無解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鄒至莊:有兩種方法能解決希臘國債問題:一是由債主國家或IMF答應不用償還或延遲償還的時間,二是由希臘增加稅收或減少支出,但二者都行不通。
2015年7月3日
|‹上一頁‹‹27427527627727827928028128228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