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小米的最壞時代和最好時代

Guus Keder、周掌柜:對於小米而言,眼前看起來是低毛利創新尾聲的「最壞時代」,也可能是開啟高毛利研發的「最好時代」。
2019年12月18日

約翰遜大選獲勝,中英關係將如何發展?

連晨超:英國在經濟、金融、基礎設施等領域可能加強同中國的聯繫,而中英關係在安全、政治等問題上將面臨更大風險。
2019年12月18日

謹慎評估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成果

李國剛、余智:既要看到這份協議的臨時性、偶然性,也要看到現有貿易戰的規模仍然沒有降低多少,深層矛盾沒有解決。
2019年12月18日

「保6」爭論需要立足市場

周浩:高深的理論、複雜的模型、新穎的方法、全面的數據,都很難讓大家得出信服結論。一線問題得不到解答,宏觀討論將缺乏市場意義。
2019年12月17日

央行需要解釋負利率的好處

尤尼烏斯:各國央行需要說老實話,坦承商業銀行將負利率傳遞給客戶是正確做法,因為實行負利率的本意就是希望家庭少存錢、多消費。
2019年12月17日

中國泛半導體產業發展之辯:成就、隱憂與反思

張原峰:中國核心半導體初期產業發展幾乎全部依賴政府決策,看似一盤棋卻陷入明爭暗鬥,在初級水平上周而復始,難以跳脫技術門檻的束縛。
2019年12月17日

面對未來, 「核心素養」是否足夠?

徐海娜:近年源自歐美的「21世紀核心素養」等名詞風靡,成為很多國家制定教育政策的基礎。然而如此培養的學生是否有足夠的能力面對未來挑戰?
2019年12月17日

美中為什麼「意外」達成貿易協議?

鄧聿文:儘管事情看起來很「意外」,但既然已經發生,肯定就有它的理由,中國和美國雙方都需要是問題的實質。
2019年12月17日

歐洲聯邦是所有問題的最終答案嗎?

歐陽俊:歐盟危機正在逐步解除,歐洲一體化已分化成多速並進的格局。英國正在恢復為獨立一極,擔負起大西洋兩岸紐帶的重任。
2019年12月16日

不應壓制股東聲音

弗里德:美國證交會正在推進一項提案,擬加大投資者將特定議題提交全體股東投票表決的難度。此舉很不明智。
2019年12月16日

一周世界輿論聚焦:美國對朝核政策恐有大變,中國應有明確立場

曹辛:朝鮮可能在歷史上第一次真正實現部分實際擁核,對中國來說,這可以被理解為重大安全戰略層面的挫折。
2019年12月16日

為何大勝後的約翰遜自稱「人民的政府」?

何越:約翰遜將保守黨轉型成了「人民的政府」,他竟然成功佔領了一些曾經長期支持工黨的最鐵「人民」的心。
2019年12月13日

民族國家的凝聚力被高估了

加內什:民族主義者在2016年取得突破,但這也使他們鼓吹的理念受到「壓力測試」,帶來了一些不可預測的後果。
2019年12月13日

2020年全球投資展望

陳敏蘭:明年全球經濟增長將低於趨勢水平,但賣出資產而持有現金、並等待市場下跌再入市並非良策,這將對回報造成更大拖累。
2019年12月13日

保羅•沃爾克生前對美國的最後警告

沃爾克:自二戰結束以來,我們從未見過一位總統如此公開地試圖向美聯儲發號施令。如今虛無主義勢力還試圖詆毀美國民主制度的幾大支柱。
2019年12月13日

不應讓自動駕駛汽車與人類共享車道

蔡特:讓自動駕駛汽車與我們共用複雜而混亂的道路,目前的算法還難以解決相關問題。最簡單的方法是給它們劃定專用公路和車道。
2019年12月12日

以歷史視野看中美貿易戰

梁國勇:「第一階段協議」能否儘快簽署,進而阻止關稅升級非常關鍵。否則,僅僅一份「停火協定」,貿易談判的前景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2019年12月12日

影響力投資不僅僅是為了拯救世界

戈登:影響力投資不僅能為經濟、環境和社會帶來可持續效益,還能為投資者帶來高額的回報。
2019年12月12日

書評:《困難時期的好經濟學》

克拉布特里:本書進一步闡述了前沿的經濟學研究可以幫助解決許多棘手的問題,從幫助社區從貿易衝擊中恢復、到設定理想的移民水平。
2019年12月11日

投資者應關注東歐與高加索地區

查克拉巴蒂:與歐盟建立合作關係的「東部夥伴關係」六國近年取得了重大進展,是值得值得關注的投資對象。
2019年12月11日

美國右翼應該擁抱「暗深勢力」

加內什:一些美國右翼人士不信任政府行政官僚,但是這些「暗深勢力」的作用不可低估。
2019年12月11日

WTO改革2019新進展(下篇)

盧鋒:隨著新興經濟體與發展中成員發展,WTO成員收入水平差距初步減少;這些變化既是WTO部分促成的結果,又反轉對WTO提出改革要求。
2019年12月11日

重建烏托邦:中國科幻熱的緣起、危機與希望

彭思萌:在第五屆中國國際科幻大會上,幾位著名科幻作家、活動組織者和科幻學者接受採訪,談他們對當前科幻熱潮的看法。
2019年12月11日

與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凱文•費瑟斯通教授談脫歐

何越:費瑟斯通教授接受採訪認為,脫歐為英國人展示了一個殘酷的現實——與歐盟分手的過程可能非常不美妙。
2019年12月11日

敬畏大規模評估的力量:什麼是不能測量的

袁振國、趙勇:大規模評估只能非常有限地測量部分對個人、社會成功至關重要的能力,無法衡量廣泛的有價值的教育成果以及知識、技能和個人品質的獨特組合。
2019年12月10日

伍德福德的盛衰記:我們能學到什麼?

伍治堅:伍德福德曾被譽為」英國的巴菲特」,他怎麼會在短短几年之內從神壇跌落?背後到底有哪些原因?從中我們可以學到些什麼?
2019年12月10日

新興市場債券的下一個10年

格里爾:新興市場債務波動性和風險較高,但仍頗具誘惑力。對試圖投資這一資產類別的投資者來說,未來10年會給他們帶來什麼?
2019年12月9日

西方國家需就烏克蘭問題作出抉擇

巴伯:烏克蘭是冷戰後歐洲秩序中的關鍵國家,只要烏克蘭在這一秩序中的地位仍未確定,歐洲大陸的穩定就得不到保證。
2019年12月9日

從溫斯坦到浙大馮鋼,保持爭議很有必要

呂頻:「傳統文化保證中國很少發生性騷擾」的宣傳不太成功,因為遮蓋不住現實:中國性騷擾嚴重且被高度默許。
2017年11月6日

不必擔憂日本爆發債務危機

哈丁:20年來對日本「財政末日」的警告不絕於耳,但債務危機從未爆發,反而是對危機的不合理擔憂導致了政策錯誤。
2017年9月14日
|‹上一頁‹‹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