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放過」人民幣匯率可能引發國內反彈

特朗普背棄了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競選承諾。民主黨人表示正在起草一份對華強硬的貿易一攬子計劃,以對他施壓。
2017年4月14日

中國一季度GDP的四大看點

從信貸風險到國營和私營部門之間的鴻溝,從通脹到泡沫,在中國下周一公布首季經濟增速之前,有四件事值得留意。
2017年4月14日

中國主導海外能源投資

數據顯示,中國兩大發展銀行去年對外放貸增長40%,至484億美元,數倍於世行等多邊發展機構發放給能源基礎設施的貸款總和。
2017年4月12日

對中美「百日談判」結果拭目以待

如果習近平願為中美關係穩定付出高昂代價,就說明對中國施壓有用,而世界將會看清特朗普在瘋狂表象下是否存有理性。
2017年4月11日

中美以「百日計劃」暫時化解貿易戰風險

「習特會」最重要的成果是提出了解決中美貿易失衡的百日計劃,在擔心特朗普挑起貿易戰的人士看來,這項成果令人鼓舞。
2017年4月10日

「特習會」能為特朗普帶來什麼?

習近平可以很容易地為特朗普提供的為數不多的大禮,是為美國的基礎設施領域和製造業腹地帶來更多中國投資。
2017年4月5日

僱主裁員「新三十六計」

企業使出各種手法讓員工走人。一家美國公司副總裁直言不諱地說:「我總是尋找我能『管理出門』的人。」
2017年3月31日

倫敦恐襲預示未來襲擊模式

英國發生的襲擊與去年柏林和尼斯遭遇的恐襲相似:獨狼襲擊者在沒有支持網路為其提供武器和訓練的情況下單幹。
2017年3月23日

分析:中國離「債務清算日」有多遠?

中國央行緊跟美聯儲提高了借款成本。但現階段的中國經濟能夠應對這種收緊嗎?經濟學家喬伊列娃認為不能。
2017年3月17日

集裝箱航運業:波動性、不確定性和擾亂

在託運人促請承運人提高運費後,全球航運業有一些起色,但保護主義抬頭和運力過剩意味著,未來仍充滿變數。
2017年3月16日

為什麼要關心荷蘭大選?

為什麼所有人會把關注焦點轉向荷蘭大選?原因是,極右翼民粹政黨有可能成為第一大黨,壯大歐洲極右派的聲勢。
2017年3月15日

菲律賓「轉向中國」有收穫?

中國對菲律賓香蕉解除禁令並增加進口,這引出了一個問題:杜特爾特上台後轉向中國的戰略是否獲得了足夠多的回報?
2017年3月15日

經濟數據造假的只有遼寧一省?

FT檢視了中國北方四省,發現其煤炭、鋼鐵和石油產值變化模式與遼寧相仿,GDP卻不像遼寧那樣在去年出現萎縮。
2017年3月14日

在線MBA教育時代來臨

跡象表明,在線MBA有可能成為最受歡迎的選擇。教育機構和學生開始接受完全或主要通過在線方式取得的文憑。
2017年3月13日

「兩會」政府工作報告避談資本管制

中國去年重啟資本管制措施是倒退,還是必要之舉?兩會代表議論紛紛,但總理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卻隻字不提。
2017年3月10日

以全球視角關注糧食短缺問題

南蘇丹部分地區宣布遭遇飢荒表明,在歐洲萵苣和小胡瓜短缺廣受媒體關注之際,我們有必要清醒地面對現實。
2017年3月10日

美國下一步對朝鮮的三個選項

美朝達成協議;胡蘿卜加大棒;先發制人的打擊——這是下周出訪亞洲的美國國務卿手中僅有的三個對朝選項。
2017年3月10日

中國如何消化過剩玉米庫存?

中國正想方設法,減少近年來積累的過剩的玉米等農產品庫存。與此同時,中國也在進行國有農業領域的大重組。
2017年3月9日

特朗普為美國工人叫屈有道理嗎?

過去20年里,亞洲在全球產出中的佔比大幅上升,而北美、歐洲和拉美均出現下降,不過北美降幅沒有後兩者大。
2017年3月8日

研發「沉默殺手」剋星

全球製藥商押注,未來數年超重人群中比較多見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大增,帶來每年350億美元的新藥市場。
2017年3月7日

特朗普指控奧巴馬竊聽其電話

特朗普的指控存在三種可能情況,一種是奧巴馬非法下令竊聽,一種是監聽取得了合法授權,還有一種是特朗普在捏造事實。
2017年3月6日

中國改革步伐有待加快

習近平在首個任期內取得了諸多成績,但他所承諾的數百項將決定中國經濟未來走向的大膽改革尚未兌現。
2017年3月6日

定增:中國金融監管「打地鼠」的新對象

再融資新規旨在限制非公開發行的規模、頻率和折價空間。投資者為其歡呼,但銀行家不太相信其對中國企業的好處。
2017年2月23日

分析: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中國帖子」

如果把特朗普談論中國的帖子濃縮成一個主題,立場其實相當穩定:全球秩序已變化,美國到底做了什麼準備?
2017年2月22日

從金正男之死看朝鮮與東南亞商業聯繫

金正男遭暗殺事件引發了朝馬兩國間的外交衝突,但此事也讓人注意到了朝鮮與東南亞國家之間日益增進的商業聯繫。
2017年2月21日

中國越來越難以牽制朝鮮

中國尋求與麻煩不斷的鄰國改善關係,卻遭遇雙重挫折。比起朝鮮試射導彈,金正男被殺更加有損中國的權威。
2017年2月17日

中國面對「建得太多」後遺症

中國始於年初的房價下滑趨勢正在加劇,6月成為5年來降幅最猛的一個月。一位政府學者認為,要實現讓每個家庭都擁有住房的目標,靠現有住房存量已綽綽有餘。
2014年8月26日

廣信破產的啟示

15年前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時,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表示,中國有能力替其還債,「問題是這種債務是不是應該由政府來償還」。如今,人們再次對中國影子銀行提出了同樣性質的問題。
2014年2月6日

中國欲讓國企更像民企

三中全會仍把國企擺在中國經濟的制高點上,但這一表述可能有些誤導。一些計劃中的改革將削弱國企特權,讓它們更注重效率,換句話說就是變得更像民企。
2013年11月20日

中國央行悄然調整貨幣政策執行方式

近期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執行方式明顯變化,對公開市場操作運用顯著增多,這背後既有金融體系市場化原因,也有政治原因。
2012年11月8日

中國將逐步放鬆資本管制

中國央行發表的三步規劃,是有關中國將放鬆資本管制的迄今為止最具體的公開提議。如果該規劃得到實施,今後十年全球經濟格局將經歷徹底變化。但中國的金融改革將十分謹慎,不會採取大刀闊斧的方式。
2012年2月24日
|‹上一頁‹‹1516171819202122232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