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曉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胡月曉

鑽石式典藏、過度投資和樓市泡沫

胡月曉:樓市「房住不炒」長效機制要見效,重心在「住」,而不是「不炒」,根源在於破除閒置。如樓市全面真實居住,房價再高也無泡沫。
3天前

「資產、貨幣」雙充裕時代的投資之道

胡月曉:資產、貨幣雙充裕時代最顯著變化是市場結構分化,市場分化取代了板塊輪動,對普通投資者來說,投資代理人選擇成為了投資決策中心。
2021年2月10日

樓市泡沫和食利者階層的形成

胡月曉:近期樓市調控加劇。樓市在加劇社會財富分化的同時,誕生了新的食利者階層;要建設創新社會,就要抑制樓市泡沫。
2021年1月27日

華盛頓抗議背後的政治經濟學

胡月曉:美國街頭抗議來自政治極化,那麼根源在哪裡?經濟低迷並不一定帶來政治極化,兩級分化、中產消融,才是帶來政治極化的直接原因。
2021年1月13日

反壟斷、全球化與內卷化

胡月曉:反壟斷並非反對資本集中和企業規模的擴大;當出現限制競爭、贏者通吃、價格歧視等非規範競爭行為時,反壟斷監管必然要走上前台。
2020年12月29日

展望2021:「雙循環」與經濟安全

胡月曉:「雙循環」的經濟發展新格局,是對中國經濟發展新階段的確認——內需型經濟主導方式的確立。
2020年12月8日

信用市場違約「漣漪」平穩化

胡月曉:信用違約增加,並不會改變中國「寬信用」發展的態勢;中國結構性政策改善流動性結構的效力正在呈現,貨幣政策正常化也將得到延續。
2020年11月17日

數位貨幣:前路仍漫漫

胡月曉:多國央行開展數位貨幣試點,表明技術體系已基本成熟;數位貨幣的大規模運用是否做好準備?傳統貨幣進化到數位貨幣的道路仍很漫長。
2020年10月28日

理性泡沫時代的金融投資變化

胡月曉:負利率時代掩蓋了西方資本市場功能泡沫的本質,讓泡沫顯得理性化。不過,只要是泡沫,不論理性與否,終歸會破,問題是什麼時候破。
2020年10月10日

人民幣還會繼續升值麼?

胡月曉:在資本項目未完全放開前,人民幣作為有管制貨幣的匯率運行特徵,不會改變。美元主導國際貨幣格局無可撼動,人民幣持續升值幾無可能。
2020年9月17日

寬鬆已成西方央行「鴉片」

胡月曉:西方貨幣寬鬆,制止了金融恐慌,穩定了市場,而且還「製造」了資本市場的「繁榮」。寬鬆貨幣就如西方經濟發展的鴉片,戒掉何易?
2020年9月1日

中國經濟轉型,如何突破約束條件?

胡月曉:提升企業家精神,是當前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前置條件。宏觀的經濟轉型,必然是微觀主體積極發揮主觀能動創造性的過程。
2020年8月24日

歐美金融市場將分道揚鑣

胡月曉:展望未來,歐洲金融市場平穩運行將是大概率事件。相比之下,縱使美聯儲空前擴張行為讓美股再度「牛起」,但美股長期牛市趨勢已終結。
2020年8月5日

美股「水席盛宴」難持續

胡月曉:一個依靠「放水」、沒有經濟支撐的股市,縱然企業因報表修復而顯得很健康,卻隨時有可能面臨深度調整。
2020年7月20日

金融如何讓利?唯破樓市泡沫

胡月曉:金融高利潤並不是「盤剝」實體經濟的結果。與深受樓市泡沫傷害的實體經濟不同,金融是樓市泡沫的受益方。
2020年7月8日

爭鳴:赤字替代與貨幣進化

胡月曉:赤字和赤字貨幣化,兩者都不是洪水猛獸。為了貨幣和信用體系的正常運轉,現代經濟體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當的赤字規模。
2020年6月30日

月收入低於1千:是收入低還是物價貴?

胡月曉:6億人月均收入1000元,全國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萬元,如何解讀?月均千元如何變成低收入?低收入如何提高消費?
2020年6月17日

大宗商品價格,決定人民幣走勢?

胡月曉:從經濟金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近期貶值走勢,難以得出合理解釋。只有回到貨幣匯率的價格購買力比較,才可以釐清近期脈絡。
2020年5月20日

資本專制、市場分層和樓市泡沫

胡月曉:樓市泡沫和市場分層互為促進。 各方利益糾葛強化資本專制勢力,最終結果是整個社會支付房價上漲的成本。樓市治理理念如何更新?
2020年4月28日

提高貨幣積極性:「定向降準+反向降息」,是否可行?

胡月曉:維持貨幣中性前提下,入額降低融資成本?「定向降準+反向降息」組合模式,將能更有效提升貨幣乘數;未來6個月內,或許只有降息。
2020年4月21日

抗疫刺激宜緩不宜急

胡月曉:不同於以往供求失衡或需求下降,由於疫情帶來的衝擊使供求雙萎縮,大力度、快節奏出台的各類激勵方案,其負面作用將遠超正面作用。
2020年4月16日

房產泡沫背後的貧富差距和勞動力市場效率

胡月曉:房地產泡沫阻礙了人口流動。房地產作為財富分配主管道,不利於經濟可持續增長,也傷害勞動力市場效率,不利於中國經濟轉型的推進。
2020年4月10日

海外股災是否會演變為金融危機?

胡月曉:在中國經濟復工復產有序推進背景下,中國經濟中長期好轉態勢構成了資本市場的堅實支撐,波動率回落後對海外資本的吸引力將增強。
2020年3月24日

美聯儲何必匆匆降息

胡月曉:降息後市場沒能扭轉頹勢,不僅緣於疫情嚴重性超預期,更重要的是美聯儲的行為,已嚴重扭轉了它一貫的市場形象和自我宣稱的政策目標。
2020年3月17日

新冠疫情會影響中國經濟麼?

胡月曉: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基本上是短期的,長遠影響主要通過行為。短期影響顯然是不利,但對經濟結構和醫療發展則有正面作用。
2020年2月18日

中國股市核心資產機會不變

胡月曉:中國股市的結構性行情機會,仍將集中在核心資產領域。「新冠」疫情的短期擾動,不會改變中國股市核心資產的機會。
2020年2月3日

探尋負利率時代的中國利率下限

胡月曉:負利率時代背景下,中國利率下行趨勢將持續,初期還要求有更大力度的下降,但不會降到海外接近零利率的水平,中外利差將長期存在。
2019年11月19日

降準仍在軌,降息也在途

胡月曉:經濟轉型帶來的經濟持續底部徘徊,使得企業經營難度上升,疊加基建投資重要性的上升,讓「降成本」成為下一步「供給側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風險的成長、適應與共生

胡月曉:中國經濟轉型時期,「散點式」違約將成常態,但隨著越來越多產業進入成熟期後期,違約現象將減少。
2019年8月21日

兩率並軌仍任重道遠

胡月曉:只有統一的金融大市場,才能有完善的利率傳導機制,才會有完善的利率體系。進而實施兩率並軌,實現最終意義上的利率市場化。
2019年7月29日

貨幣不緊,經濟不興

胡月曉: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歐美貨幣當局都面臨通脹過低的問題,繼續走下去就不得不面臨兩個選擇:是推高通脹預期?還是再擴大貨幣寬鬆?
2019年6月26日